破高麗賜酺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破高麗賜酺詔
作者:李世民 唐
(唐太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07

上帝明威,鼓雷霆而震曜;先王仗順,用甲兵而吊伐。故能經綸九野,清滌八荒。二十七征,元王創其鴻業;五十二戰,黃運垂其大名。騰有國之英猷,光列代之通典。朕荷構乾象,大庇群生,池濛汜而苑扶桑,紐天紘而疆日域。蠢茲皮服,敢亂天常。但折彼螽股,何俟五丁之力;射其雀目,無假萬弩之機。然以先聖救焚,成言援手,自惟己任,是用躬親。故知矢石交前,非勝岩廊之道;介胄為飾,不逮旒冕之容。若命將以授戈,愧奉身而役物;爰親征而沐雨,務勞形以安眾。一義宜鑒,所向弗違。

自涉遼陽,受降之城累築;曾未期月,獻凱之歌日奏。傳烽告捷,異往昔之照甘泉;資敵為糧,矯向時之挽紅粟。復以今日中攻其安市城,重圍四布,勢同三板之危;縣命短晨,哀其守陴之哭。高麗偽主掃其境內,罄茲驍銳,咸發從軍。爰自平壤,長驅影援,有徒十五萬連旗三十里。煙火稽天。若黃虵之吐霧;彀騎橫野,邁赤蟻之為群。朕私心計其地形,屈指籌其破日。分命眾將,各稟新書,臨事設奇,因機制變。行軍大總管李勣,率總管虢國公張士貴等馬步軍十四總管,當其西南面。又命趙國公無忌,率馬步軍二十六總管,馳自東穀。合其來道;抵背扼喉,塞其歸路。朕乃潛師偃旆,登於北山,候彼交鋒,於茲聳轡。若處中天之闕,俯周宮於目前;如登太嶽之岑,觀魯封於掌內。出其不意。凶徒遂擾,初為一陣,四拒勣軍。及此三分,因而大潰。流血川溢,滄波為之暫丹;斬級彌山,顱骨以之成嶽。蓋由鏑鋒交下,玉石同湮,雖則可哀,理無兼濟。其兵將大耨薩延壽惠真,率其餘眾,一心輸款。但高麗國政本(闕)二人今總委偽軍,又輪不返,大慶允集,益深祗懼,可歸美清廟,昭告懋功,頒示萬邦,賜酺三日。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