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白話晚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的幾位同事們,創辦了這個《白話晚報》,要我說幾句話。我且說我對於這個報的希望罷。

  我希望這個報要做到兩個地步:

  第一,要值得一駁。第二,要禁得起一駁。

  怎麼叫做“要值得一駁”呢?北京的報紙實在太多了;一個城裡有七八十種日報,誰也看不了。有好幾種報,誰也不要看。這個時候,何苦又去添出一種報呢?我以為此時在北京,別無辦新報的理由,只有一個理由,就是要出一個有主張的報。說一句話,做一篇文章,辦一個報,至少總要有點主張,至少總要值得人家一駁。若是添出一個不痛不癢,沒有主張的報,給人家隨手丟在紙簍裡去,或是拿去抹桌子,包豆腐乾,那種報便不值得一駁了。

  怎麼說“要禁得起一駁”呢?單有主張,倒也不難。我可以主張張弧做總理,他可以主張討伐西南,你可以主張賣國。但沒有理由的主張,不能“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主張,或是不敢公開討論的主張,都禁不起人家的一駁。這個時代的報紙,不但應該有主張,還應該有學理與見解做主張的根據。根據正確的觀察,參用相當的學理,加上公開的態度,發為公開的主張,那才是“禁得起一駁”的主張了。

  我的幾位同事辦的這個報,一定可以做到這兩個地步的。也許他們還嫌我太不長進,希望太小哩。

  十一,三,七

  (原載《白話晚報》,此報暫未見,刊登具體日期不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