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張母吳夫人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祭張母吳夫人文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6

嗚呼!夫人之年七十有一,又得良子以養生送死,抑又何悲?而余聞夫人之凶問,不覺絫欷而嗚唈者,蓋為其子自超痛也。今年春,自超成進士。或欲薦以館職,自超曰:「某之舉於鄉也,吾母愀然曰:『汝無所用此!吾第欲汝得妾以子,而常在吾側耳。』」自超歸而從命焉,而妾入室之夕,夫人以卒。

嗚呼!世俗之人願其子舉甲乙、歷科第,而死不恨者眾矣,而天漫以畀自超。有子以繼世,匹夫匹婦之常也,而於自超難之。自超終當有子,而獨不得早歲月,以傷其垂死之母之心。

嗚呼!禹之仁孝也,而痛之以羽淵;周公之弟也,而阨之以管、蔡。以至君臣夫婦朋友之間,其賢者不必相遇,而不賢者巧作之合以生惡。故先兄有言:「乾坤之辟,始於屯而終於未濟。蓋天地之氣有盈竭,數有純奇。物生所值,雖造物者亦不可如何也。」

嗚呼!為父母而得見其子之成立者寡矣!見其成立,而子於兄弟、夫婦、子姓之間苟有恨焉,則無物足以解其憂,而致孝與敬,適足為親心之累。故余不獨為自超痛,又以為凡為父母與為子者痛也。因書之,以馳奠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