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歐陽文忠公文 (王安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祭歐陽文忠公文
作者:王安石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臨川文鈔/16卷》和《臨川文集/卷086

夫事有人力之可致,猶不可期,況乎天理之溟,又安可得而推?惟公生有聞於當時,死有傳於後世,苟能如此足矣,而亦又何悲?

如公器質之深厚,智識之高遠,而輔學術之精微,故充於文章,見於議論,豪健俊偉,怪巧瑰琦。其積於中者,浩如江河之停蓄;其發於外者,爛如日星之光輝。其清音幽韻,淒如飄風急雨之驟至;其雄辭閎辯,快如輕車駿馬之奔馳。世之學者,無問乎識與不識,而讀其文,則其人可知。

嗚呼,自公仕宦四十年,上下往復,感世路之崎嶇。雖屯困躓,竄斥流離,而終不可掩者,以其公議之是非。既壓復起,遂顯於世,果敢之氣,剛正之節,至晚而不衰。方仁宗皇帝臨朝之末年,顧念後事,謂如公者,可寄以社稷之安危。及夫發謀決策,從容指顧,立定大計,謂千載而一時。功名成就,不居而去。其出處進退,又庶乎英魄靈氣,不隨異物腐敗,而長在乎箕山之側,與潁水之湄。然天下之無賢不肖,且猶為涕泣而歔欷,而況朝士大夫,平昔遊從,又予心之所向慕而瞻依。

嗚呼,盛衰興廢之理,自古如此,而臨風相望不能忘情者,念公之不可復見,而其誰與歸?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