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趙郎將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祭趙郎將文
作者:駱賓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99

惟靈降精辰象,委質昌期。棄筆文場,早徇封侯之誌;彯纓武帳,坐昇戎秩之榮。屬滇浦挻妖,昆明習戰,應星文而動將,奉天罰以揚威,不能宏妙算於五戎,葉神謀於九變,致令王師失律,凶狡憑陵。巂穴南臨,同五溪之深入;邛關北阻,類雙崤之不歸。亭候多虞,故有負於明代;春秋責帥,豈無愧於幽途?夫任賢與能,明君之事也;陳力就列,忠臣之義也。雖見危授命,固誠節之有餘;臨難權機,何智謀之不足?嗚乎哀哉!

某猥以散材,謬專分閫,途經夷落,路踐戎場。停疲驂於九原,悲來有地;痛遺骸於四野,泣下無從。暫輟征旅之勤,爰崇掩骼之義。庶幽靈有托,梧邱息入夢之魂;壯士不還,薤露起送終之曲。嗚乎!九真邊徼,萬里長安,城危疏勒,山峻皋蘭,因原為隴,即壤成棺。夕陰曦而平蕪晦,秋風急而荒戍寒。嗚乎哀哉!異域幽埏,但有新栽松柏;他鄉古木,非複舊邑榆。感平生其若斯,聊申絮酒;倘聰明之不昧,式薦簞醪。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