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製雜說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禦制雜說序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禦制雜說序
作者:徐鉉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81

臣聞軒后之神也,畏愛止乎三百。唐虞之聖也,倦勤及乎耄期。文王之明夷也,爻象周於六虛。宣父之感麟也,裦貶流於百代。乃知功利之及物者,與形器而有限。道德之垂憲者,將造物而常新。是故體仁者必懇懇於立言,務遠者必勤勤於宏道。然則封泰山告成功七十二家,正禮樂刪詩書一人而已,大矣哉立教之難也。

有唐基命,長發祥符。舊物重甄,斯文不墜。皇上高明博厚,濬哲文思。既承累聖之資,仍就甘盤之學。鴻才綺縟,理絕名言。默識泉深,事符影響。自祇膺眷命,欽若重熙。廣大孝以厚時風,勵惟精而勤庶政。宥萬民而罪已,體百姓以為心。俗富刑清,時安歲稔。其或萬歲暇豫,禁禦晏居。接對侍臣,宵分乃罷。討論墳典,昧旦而興。口無擇言,手不釋卷。嘗從容謂近臣曰:「卿輩從公之暇,莫若為學為文。為學為文,莫若討論六籍。遊先王之道義不成,不失為古儒也。今之為學,所宗者小說,所尚者刀筆,故發言奮藻,則在古人之下風,以是故也。」其高識遠量,又如此焉。昔魏武帝有言老而勤學,而所著止於兵書。吳大帝亦云學問自益,而無聞述作。風化之旨,彼其恧歟?屬者國步中艱,兵鋒始戢。惜民力而屈己,畏天命而側身。靜處凝神,和光戢耀。而或深惟邃古,遐考萬殊。懼時運之難並,鑒謨猷之可久。於是屬思天人之際,遊心今古之間。觸緒研幾,因文見意。縱橫毫翰,炳煥縑緗。以為百王之季,六樂道喪,移風易俗之用,蕩而無止,慆心堙耳之聲,流而不反,故演樂記焉。堯舜既往,魏晉已還,授受非公,爭奪萌起,故論享國延促焉。三正不修,法弊無救,甘心於季世之偽,絕意於還淳之理,故論古今淳薄焉。戰國之後,右武賤儒,以狙詐為智能,以經藝為迂闊。此風不革,世難未已,故論儒術焉。父子恭愛之情,君臣去就之分,則裦申生,明荀彧,俾死生大義,皎然明白。推是而往無弗臻,皆天地之深心,聖賢之密意,禮樂之極致,教化之本源,六籍之微辭,群疑互見,莫不近如指掌,煥若發蒙。萬物之動,不能逃其形,百王之變,不能異其趣,洋洋乎大人之謨訓也。夫天工不能獨運,元後不能獨理。故有道無時,孟子所以諮嗟。有君無臣,鄭公所以歎恨。庶乎斯民有幸,大道將行,舉而錯之域中,則三五之功,何遠乎爾?

臣又聞將順致美,鋪陳耿光。布堯言於萬邦,稱漢德於殊俗,蓋詞臣職也。若乃向明而理,負扆而朝,慶賞威刑,豫遊言動,則有太史氏存焉。又若雅頌文賦,凡三十卷,鴻筆麗藻,玉振金相,則有中書舍人集賢殿學士徐鍇所撰禦集序詳矣。今立言之作。未即宣行。理冠皇墳,謙稱雜說。臣鉉以密侍禁掖,首獲觀瞻。有詔冠篇,勒成三卷。而三卷之中,文義既廣,又分上下焉。凡一百篇,要道備矣。將五千而竝久,與二曜以同明。昭示孫謨,永光冊府。謹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