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真逸史/第33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禪真逸史
◀上一回 第三十三回 計入香閨貽異寶 俠逢朔郡慶良緣 下一回▶


  詩曰:

幽閨寂寞暗傷神,著雨嬌花力不勝。
蘭麝遶廊通秘室,清芬滿座絕紅塵。
燈前眼角傳心事,月下心同得異珍。
百歲良緣從此定,何殊玉杵會雲英。

  話說春香引張善相直入小姐臥房,到得房前,不敢進去,閃在簾子外探頭張望。春香和小姐正在繡几上撫牙牌消遣,小姐忽然抬頭,見簾外似一個人影移動,對春香道:「夜深之際,為何簾外似有人窺望,你去看來。」春香丟了牙牌,往簾外一覷,假意失驚道:「呀!張官人何故在此?」張善相道:「小生聞知小姐貴體不安,特來問候,就送羅帕在此。」春香忙轉身笑道:「小姐,你道簾外的是誰?」小姐道:「甚是奇怪,我聽得像一個男子聲音。」春香道:「就是那東軒下有病的張官人,他說聞知小姐玉體不安,特來問候,就送羅帕來還小姐。」小姐道:「夜靜更深,他何由得至此處?你接了羅帕,好好地快打發他出去。」春香道:「張官人特送帕兒來還,況且求之不得,今又為小姐染恙,竭誠而來,也是一片好心。小姐無一言,就這等匆匆的打發他去,似覺拂情,太薄倖了也,連小姐款待他的意思都沒了。依春香說,便見一面,有何妨礙!」小姐道:「既然如此,請他進來。」

  春香隨出簾請張善相進房,向燈前深深作揖。小姐答禮,分賓主而坐。張善相躬身啟道:「小生聞小姐貴恙,如患在身,不避斧鉞,敬候起居。」小姐道聲多謝,即教臘梅烹茶,春香侍立于側。張善相仔細看那臥房,果然十分清趣,但見:

    紗廚籠碧,幽幽檀麝襲人來。繡戶凝香,皎皎月華當戶自。粧臺無半點塵埃,臥室有千般精潔。雕花小几,膽瓶中丹桂一枝芳。素白羅幃水墨點幾處梅花瘦。博山爐觀音正面,翡翠屏寶鴨斜飛。案頭列詩韻錦箋,壁上掛清琴古畫。牙牌慢撫,鴛鴦不刺剪刀閒。書史勤觀,筆硯常親鸞鏡掩。正是:

  深閨那許閑人到,惟有蟾光透瑣窗。

張善相看了,頓覺精神開爽,滿室春生。坐了一會,茶罷,燈下偷覷小姐玉容,更加秀麗。

  張善相神魂飄蕩,再啟道:「小生不才,避難貴園,偶拾羅帕,感蒙夫人小姐錯愛,如至親一般看覷,恩同山岳,將何為報?」小姐含笑答道:「些須小惠,何以報為?」張善相又帶笑低言道:「聞小姐玉體不安,小生驚惶無地,私祝神明,願以身代。只求小姐身心安樂,小生雀躍不勝。」小姐道:「賤軀不安,因惜花起早,愛月眠遲,感了些風露之氣。今已稍可,敢勞垂顧。昨宵遺帕,不意君收;尊恙已痊,合當擲還,深感大德。」張善相謝道:「小姐分付,焉敢不從!香羅在此,小生敬納粧臺,特申寸悃。」遂袖中取出羅帕,雙手奉上。小姐命春香接過來,收於袖內。張善相道:「佳詞雅逸清新,非慧敏天成,不能道隻字。小生自幼攻書,博覽古今,閱人多矣。佳人世代不乏,如:紂之妲己,桀之妹喜,周之褒姒,文公之南威,芒蘿之西子,臨邛之卓文君,班氏之曹大家,齊之莊姜,晉之驪姬,秦之蘇若蘭趙陽臺,其餘楚娃宋艷趙女燕姬,不一而足,未更僕數。然其間美色者未必有美才,美才者未必有美德。求其德色雙絕才情兼美如小姐者,百無一二,真絕代之嬌姿,傾城之名媛,所謂人眼平生未曾見者也。小生何幸,得拜蘭閨,身親珠玉。昨宵不寐,偶占俚語,敬和瑤詞,併求小姐斧削。倘蒙不鄙,慨然指教,感佩非淺。」說罷,袖中取出片紙奉將過來。小姐命春香接了,展開香几之上。小姐舉目觀看,也是一首卜算子,和著前韻。詞道:

    閨怨寫幽窗,筆筆銀鉤勁。詞調清新泣素秋,客況思鄉井。恭荷美人憐,不隻離鴻影。惺惺從古惜惺惺,休怯鴛幃冷。

        仲秋月夕,廣寧張善相題和。

小姐看罷,收于袖內。

  時已更深,回顧眾婢,或坐或臥,或蹲或倚,盡皆睡著,止有春香立在桌側翻白眼,見那眼皮兒再也掙不起。小姐看了微笑,對張善相低言道:「偶寫俚詞,蒙君雅和。君今還是回家,還往他處逃避?視君才貌,必非池中之物,何不求取功名,以圖榮顯。」張善相道:「承小姐美情,小生家在城中世德坊下,家祖張太公字完淳,年已八旬。家君諱我,頗有萬貫貲財,但未曾出身榮耀。小生今因誤傷人命,懼禍斷不敢歸家。某有結義密友二人,杜伏威薛舉,總角之交,異姓骨肉。三人立志,共圖王霸之業。他二人已先到河南去了,我今欲去投他,博一個封妻廕子。若不衣錦,決不還鄉!」小姐道:「君已聘誰家之女為妻了?」張善相道:「小生今年一十六歲,未曾聘妻。蓋因小生立誓在前:若無才貌雙絕宦室門楣,決不成雙。不是小生自誇,我乃文武全才,豈是尋常女子可配?小生上識天文,下知地理,讀孔孟諸子百家之書,習六韜三略孫吳之法,力能舉鼎,術可驅神。若無小姐這般人物,小生終身誓不娶妻。」小姐聽罷,笑而不言。

  張善相問道:「小姐亦曾受聘否?」小姐道:「妾今年亦是一十六歲,未曾受聘。」張善相驚道:「某與小姐同庚,且才貌相當,真乃天緣奇遇。然小姐雖有名門宦族公子王孫為聘,此輩惟知飲酒食肉醉舞謳歌,那知惜玉憐香,風流博雅,可惜將小姐一生埋沒。若不嫌貧賤,與小生結……」張善相說到結字,即閉口不言。小姐聽了,不覺潸然淚下。

  張善相見小姐下淚,勸慰道:「小生斗膽妄言,實出肺腑,望小姐莫責。」小姐拭淚道:「君言雖未終,妾心豈不悟?蘇秦豈常貧賤者乎!但此事非妾所得專,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且郎君之言,亦難全信。」張善相道:「小生並不會編謊,且說何處是脫空?」小姐道:「其他亦是可信,適所言力能舉鼎,術可驅神,二語恐未必然。」張善相道:「小姐不信,請嘗試之。」

  此時春香靠著桌兒也睡著了,張善相與小姐同出香閨,至薔薇架邊,天上月明如晝。善相見傍有石鼓墩兒一,約重千觔。善相默念助力神咒,暗喝一聲:「疾!」將手舉那石墩,一如無物,離地四尺有餘。小姐怕跌下來,忙道:「是了。」張善相放下道:「若要驅神,恐驚了小姐,只喚一朵彩雲與小姐看便了。」乃捻訣念咒,喝聲:「疾!」只見月傍登時雲氣聚合,化成五色,鮮明可愛,如錦繡上托著明珠一般。小姐看了,大喜道:「君言非謬,妾已知之。只是富貴之時,恐把妾身拋棄,別諧佳偶耳。」張善相就對月跪下,盟誓道:「小生張善相,年一十六歲,某月某日生,若榮貴之後,忘了段府琳瑛小姐恩倩,願死刀劍之下,葬于魚腹之中,永不得還鄉。」誓畢,亦挽小姐,請其盟誓。小姐道:「君放手,妾自立誓便了。」張善相不敢囉唣,拱手而立。

  小姐從容斂衽,向月萬福道:「妾段氏琳瑛,年一十六歲,某月某日生。今夕星月之前,與張生善相期百年結髮,永效于飛,苟有負心,神明殛之!」誓畢,張善相欣喜不勝,便欲摟小姐之肩接唇。小姐推開正色道:「今夕之誓,亦為君非凡品,妾終身有托耳,豈可作敗倫傷化之事!妾果如此,淫女子也。君亦何取于妾,妾異日何表于君,倘事不諧,妾願白首閨中,永不作他人之婦,一死以謝君耳。」張善相道:「小姐如此用情,心堅金石,小生粉身不足以報。皦月在上,如張生不得與段小姐同諧連理,成合巹之歡,亦願終身不娶,永作鰥夫!」小姐道:「雖如此說,妾與君皆是空言,將何物表情,為異日合巹之證?」善相道:「小生逃難,並無一物。敢借小姐香羅,各分其半,小姐之詞,小生收執,小生之詞,寫在那半幅上,小姐收執,何如?」

  小姐道:「妾與君皆因此帕,得結同心,如此甚好。妾更有一物,乃妾嬰兒時所弄,珍藏至今,是玉人一雙,一作男形,一作女相,出自異域,其香無比,價值連城,家君因征外國得來,見妾心愛,付妾珍藏。今贈一與君,永為表證。」張善相大喜,遂同進閨中,春香兀自未醒。小姐出帕,剪為兩半,付張善相寫詞。張善相磨得墨濃,剔起燈煤,寫那和的卜算子詞於帕上。小姐開箱,取兩個玉人出來,有一尺長,異香滿室,果奇寶也。張善相寫完,送與小姐。小姐將自寫的香羅半幅,裹了女形的玉人,付與善相道:「只此一言,永無異說。君功名成就,早早遣媒妁向家君議此親事,切勿遲延,使妾有白頭之嘆,作九泉怨悵之孤魂也。」善相雙手接了,倒身拜謝,小姐亦答禮。

  兩個相憐相惜,不覺漏下五鼓,將次雞鳴。那春香驚將醒來,往下一塌,撲的一聲,把額角向桌沿上一磕,登時磕起一大塊來。春香負疼,欲哭不得,欲笑不得。小姐與張善相看了,俱各好笑。小姐罵道:「這些賤人,這等好睡!快掌燈送張官人出去。」春香去叫起臘梅來,臘梅骨都了嘴,只立著不做聲。小姐叫:「快去生竹爐,烹茶來喫。」臘梅方纔走去生火。張善相指著壁上掛的古琴道:「茶尚未熟,久聞小姐善此,請教一曲何如?」小姐道:「久懶于此,恐亦生疏。」張善相對春香道:「煩姐姐把琴桌兒移在月下,安放石邊。」春香只得移出天井中石邊,口裏道:「露冷颼颼的,做這等的事!」張善相將琴放在桌上,掇個小杌兒,請小姐彈琴。小姐道:「君亦諳此,請先教一曲。」善相道:「小生寄指而已,何敢弄斧班門?然而將為引玉,豈憚拋磚。」乃轉軫調絃,鼓雉朝飛一曲。小姐道:「此乃無妻之曲,君何鼓之!今日正當鼓關雎。」張善相大喜,於是改絃為徵音,鼓關雎十段:

一段王雎善匹,二段大鬧周召,
三段即物興人,四段舉德稱行,
五段風化天下,六段相與和鳴,
七段禮正婚姻,八段德侔天地,
九段配享宗周,十段睢鳩和樂。

共十段曲終。張善相彈畢,請小姐彈。小姐不得已,改絃為宮調,鼓陽春一曲,命春香將博山爐焚起一爐好香來彈。

一段氣轉鴻鈞,二段陽間大地,
三段三陽開泰,四段萬彙敷榮,
五段江山秀麗,六段花柳爭妍,
七段鶯歌燕舞,八段錦城春色,
九段帝里和風,十段青黃促駕,
十一段春風舞雲,十二段綠戰紅酣,十三段留連芳草。

共十三段曲終。

  張善相傾聽之餘,自愧弗及,低聲道:「小姐指法精妙,音韻絕佳,但此秋氣似與陽春不合,小姐能鼓秋鴻否?」小姐道:「雖不盡善,當為君作之。」於是改絃為姑洗清商之調,鼓秋鴻一曲。臘梅傾茶來,小姐與張善相飲畢,乃鼓云:

一段凌雲渡江,二段知時賓秋,
三段月明依渚,四段群呼相聚,
五段傍蘆而宿,六段知時悲秋,
七段平沙晚落,八段延頸相依,
九段蘆花夜月,十段南思浦水,
十一段北望關山,十二段顧影相弔,
十三段沖入秋旻,十四段風急行斜,
十五段寫破秋空,十六段遠落平沙,
十七段驚霜叫月,十八段知時報更,
十九段爭蘆相咄,二十段群飛出渚,
廿一段排雲出塞,廿二段一舉萬里,
廿三段列序橫空,廿四段銜蘆避戈,
廿五段盤序相依,廿六段情同友愛,
廿七段雲中孤影,廿八段問信衡陽,
廿九段萬里傳書,三十段入雲避影,
卅一段列陣驚寒,卅二段至南懷北,
卅三段引陣沖雲,卅四段知春出塞,
卅五段天衢遠舉,卅六段聲斷楚雲。

小姐彈畢,張善相不住口的稱羨。

  忽聞古寺鐘鳴,鄰雞三唱。張善相道:「小生正欲請教指法,奈何天色將明,又聞小姐善于簫管,不知肯略略見教否?」小姐道:「東方欲明,請教有日。簫管之音聞于內閣,母親必加叱辱,此非今日所宜也。」命紅蓮掌燈,同臘梅快送張官人出外,明夜再得請正。張善相沒奈何,勢不可留,只得別了小姐,怏怏而出,心中好生留戀。轉過了薔薇架,走至清暉堂。紅蓮道:「這一回磕睡上來,身子困倦覺冷,官人自出去,我等進去睡也。」說罷,與臘梅關了角門兒,自進去了。

  張善相獨自一個,如失魂的,淒涼寂寞。就坐在堂中椅子上,思量:「小姐情濃意合,雖不能近身,而脂香粉色,領會已盡。蒙賜玉人,異香撲鼻。只聞說海外有香玉,實未曾見,果然有此等寶物,就如小姐一般,何日得共枕同衾,酬我心願?」展轉躊躕,不覺頓足懷恨起來,道:「我張思皇聰明了半世,這會兒恁般愚懦?適間小姐雖是假狠,甚覺情濃。趁丫鬟們俱睡熟之時,把小姐緊緊摟住,便是太湖石邊寒冷,也說不得,那怕他叫喚起來。失此機會,知道明夜何如?倘明夜再得進見,挨至五更,定行此法,不由小姐不從,休得差了主意。」自言自語,在堂中不住的走過東走過西,心中好不能放下。

  天色已明,忽聽得呀的一聲,門開處,見小丫鬟翠翹,挾著一把篠帚出清暉堂來掃地,看見了善相,大驚道:「官人緣何起得這般蚤,怎生樣進來的?」張善相道:「我薄衾單枕睡不著,故等不得天明起來,見這條廳門昨晚失關,信步走進來一看。」

  正說間,聞得老夫人叫翠翹,張善相一溜煙跑出清暉堂,過了茶廳,由東廊至軒內坐了,取出那玉人來細看,實是碾得細巧,眉髮絲絲可數,臉兒如活的一般,標緻得緊,果然非中國玉工所能造也。看了一會道:「如此奇逢,豈可無題詠以記之?」乃調長相思一闕云:

    喜相逢,美相逢,美人深沉繡閣中,眉稍兩意濃。彼心同,此心同。見處雖親合處空,愁聞野寺鐘。

情意不盡,再成南鄉子一闕云:

    何事久參商,昨夕桃源誤阮郎。羅結同心,雙帶挽鴛鴦,贈個人兒王有香。夜短兩情長,並下瑤階拜月黃。海誓山盟,牢記取分張,坐對西風泣數行。

軒內亦有文房四寶,張善相取幅箋兒寫了,疊做箇同心方勝兒,顛倒寫鴛鴦兩字在上,只待春香姐出來,央他寄與小姐,看小姐如何答我,便知今夜的消息了。正痴痴的望春香,不意倒是翠翹送漱水出來說道:「老夫人叫官人梳洗了,請進清暉堂有話講。」張善相心內狐疑,不知有甚麼話說。於是梳洗畢,緊藏了玉人羅帕,帶了箋兒,隨翠翹至堂中,老夫人已先在彼了。

  原來翠翹掃地與張善相說話時,夫人聽得,叫進房中,問與誰說話,翠翹答是張官人,因茶廳門昨晚失關,故進來一看。夫人聽了,心中大疑,忖道:「自東軒至此有許多門戶,難道都是失關的?況堂後貼近著女兒臥房了,張生緣何到得此間?莫信直中直,須防仁不仁,做出些事來怎了?不如打發他離卻我門便是。」因此請張善相進來相見。禮畢,夫人道:「幸喜貴恙已痊,本欲再留數日,昨相公有家報回來,說朝廷欽差相公巡邊,因便回家一省。倘一時到來,難以迴避,即刻郎君可作速回家。若欲遠行,當具盤費相贈。」遂命雲娥捧出白銀拾兩,「送與張官人聊為路費,莫嫌輕微。」張善相聽說,如千刀刺心,又如啞子喫黃連,有苦說不出。欲待承命,滿望著今日夜間完成好事,怎忍就去了,況不曾與小姐一別。欲不應允,夫人明明趕我起身,怎生延捱得?出于無奈,答道:「小子避難,偶入貴園,感夫人不行叱逐,又蒙調治,賤恙得愈。此德此恩,粉身難報。今早正欲拜辭夫人,往南訪一敝友,以圖後報。適蒙見呼,即此告辭。叨擾已多,心實不安,況賜腆儀,決不敢領。」夫人道:「郎君不受薄禮,即是見怪老身,望勿推卻。」張善相不敢再推,只得收下,拜了數拜,逕出園門。心中思念小姐不得一面為別,怎忍得飄然而去?含淚慢慢地走著。有詩為證:

花發妒狂風,濃雲蔽月宮。
鏡分銀燭冷,簪斷寶奩空。
楚館歌喉絕,陽臺好夢終。
璧沉珠玉碎,水漲路途窮。

走不數箭之地,只聽得背後有人高叫:「張官人,慢行且往,我小人有話相稟。」

  張善相立住了腳看時,卻是段府管大門的孟老兒,向前問道:「老管家,有甚話說?」孟老兒低聲附耳道:「春香說官人借了我外甥女兒一付梳掠,他要用的,如何將去了,那裏去另買?瞞著奶奶,特叫我來喚官人轉去一問,看看放在何處,好收拾。」張善相道:「正是,拜別夫人忙了些箇,並忘了還春香梳掠,當得奉還他。」孟老兒自去了。

  張善相忙忙轉來,一面走著,心裏想道:「畢竟是那人有何言語,假以梳掠為名。今番再見,必有發付小生之話了。」再說春香天明起來,去老夫人房中問候。正走間,聽得夫人在堂上打發張善相出門,心下大驚,展轉躊躕,沒做理會處。急急跑到小姐房內道:「不好了!不知何故,夫人如此這般,打發張官人起身,出門去了。」小姐慌道:「這等說,張郎已去,不曾與他一別。可憐孤身落魄,一時催逼出門,不知何往。你快去叫你娘舅,悄悄通知張官人,教他轉來,傳示他篤志功名,以圖婚事,不可有負昨夕之情。說我不能出來一面,如有歸鴻返北,便中寄箇音信來,莫做了斷線的鷂子。」春香領命,急急叫孟老兒追張善相轉來,自己立于門內等候。不多時,張善相喘吁吁地走近前來,二人相見,攜手而哭。張善相含淚道:「早上夫人發付我出門,不知是何緣故,一時如此催逼,無奈拜別而行。適纔孟老喚轉小生,小姐有何分付?」春香道:「不要提起。昨夜郎君回軒之後,小姐和衣睡了,倏忽間天色大明。我勉強掙醒起來,去到老夫人處來,夫人已在堂上打發官人起身。我聞知心如刀割,報與小姐知道。小姐徬徨失措,不曾與官人一別,和我計議,叫我娘舅老孟請郎君轉來,托言失還了梳掠,以訴衷曲。小姐道,郎君孤身落魄,行色匆匆,未曾稍盡微情。恐夫人見疑,又不能出來一面,令賤妾傳示你,野店風霜,切宜自重,玉女羅帕,留作後日相見之證。願郎君此去,前程萬里,早遂功名,永諧姻眷,不可負卻小姐一片至情。若有鱗便,專候好音,誓不他適。但不知郎君此一行,卻往何處去也?」語未畢,淚隨言下。

  張善相揮淚道:「小生蒙小姐和姐姐如此錯愛,死亦甘心。小生此去,尋那兩個契友,共圖王霸之業,斷不小就功名。倘得進步,必有音相報。願小姐不負初心,永堅帕玉。姐姐休要棄舊憐新,和小生再諧連理。但我今要見小姐一面,還可得見麼?」春香道:「老夫人坐在堂前,誰敢引官人進見,官人富貴了,切莫負卻小姐深恩,賤妾薄意。苟有變更,必然斷送小姐性命。」張善相道:「小生若忘小姐和姐姐大恩,死于萬刃之下!」春香道:「君出此誓,足見真情,速去莫遲,慮人看破。」張善相將箋兒遞與春香道:「乞寄與小姐,用伸鄙情。」灑淚而別。有詩為證:

木落難禁別思悲,晚風吹月上征衣。
一溝流水孤村遠,幾點歸鴉又夕暉。

不題春香含淚回覆小姐。

  且說張善相別了春香,心下悲切,珠淚偷彈,只得拽開腳步,取路前進。一連行了數日,早到黃河地面。當日天晚,投一客店安宿,正飲酒間,對座有三箇客商,也在那裏喫飯。一個道:「如今買賣做不得了,天下變亂,兵戈載道,糧稅愈重,盜賊日增,如何是好!」一個道:「變亂之事,何代無之?但未知何日太平,我等得不見兵革,方纔歡慶。」一個道:「目今新出那兩員年少大將,有萬夫不當之勇,部下數十員猛將,四五萬精兵,佔據延州朔州南安數郡,稱為正副元帥,四遠無人敢當。小弟向日發些糧食過河,被他攔住,自分一死,不料那少年元帥寬宏大度,將我糧食只抽十分之三,又差軍士護送過河。這樣好人,定成大事,非小可也!」張善相聽見,心下暗想:「莫非就是杜薛二兄?我今正要尋他,不如問個端的,省得一路尋訪。」當下便拱手問道:「尊客,這兩位少年將軍怎生模樣?是何處人氏?姓甚名誰?近日何處住紮?」那客人答道:「一路聽得人傳說,一個姓杜,頂平額闊,一個姓薛,大臉長軀,年紀俱不過二九,但不知他是甚名字,何處出身。如今現在朔州屯兵。」張善相道:「承教了。」說罷安放一夜,安然成寐。

  次早還了店錢,取路急投朔州郡來。不數日到得城外,抬頭看,果然好座城池,城上遍插旌旗,密布鹿角。張善相高叫門,城上軍士問了來意,忙下城入帥府報知。把門官傳報進去:「有姓張的故人叫門。」薛舉道:「有甚姓張的故人,莫非張三弟來到?」杜伏威道:「朱儉去久,未見回音,恐不是三弟。」二人同出帥府,騎馬上城樓觀看。張善相早已望見,高聲道:「杜薛二兄,別來無恙?」杜伏威薛舉見了大喜道:「賢弟遠路風塵不易。」令軍士牽一匹駿騎,開門迎接。三人並馬入城,同入帥府堂上,拂了塵土,相見已畢,敘問契闊之情。

  杜伏威道:「自與賢弟分手,一路受盡艱辛,歷遍苦楚。不期變生肘掖,身人囹圄。上托林老爺法助,又賴諸賢併力,三弟福庇,倉猝起兵,連得數郡。又叨薛二弟血戰之勞,戰無不克,攻無不取。但寢食夢寐,無一刻不思賢弟,今得相見,足慰平日鬱想之懷,林老爺好麼?」薛舉道:「自別三弟來此,杜大哥相挈,連戰連捷。智勇之土,歸附而來,兵精糧足,眼見得有幾分成事。前特差將佐朱儉齎書禮拜謁林老爺問安,兼請賢弟同謀進取,為何不與朱儉同來?」張善相道:「林老爺身體康健的。小弟為一事逃難而來,未曾與甚朱儉相會。」杜伏威忙問:「三弟有何事故?」張善相將騎馬踏人,乘夜避入段府,花園得夢,夫人小姐相留事情,從頭備細說了。杜伏威道:「騎馬試劍,是吾等分內之事,不足為過。難得段宅夫人小姐如此相愛,實是因禍得福,天賜良緣。旦夕間必為賢弟成就此親事。」於是請查訥繆公端諸將上堂相見,大排筵席慶賀,連日飲酒歡聚。

  忽一日朱儉回來,逕入帥府參見。薛舉道:「前差你去勾當,為何許久纔回?」朱儉道:「小人承元帥嚴命廣寧縣公幹,幸得一路無阻,先見林住持老爺,獻上書禮。林老爺不勝歡喜,看書罷,問小人就回,還是要往他處去,小人道還要進城,去參見張太公喬梓,就請三相公同往朔州,與二位元帥共贊軍機。林住持笑道,不必去了,莊內即請出張太公父子來相見,備說三相公走馬傷人,地方告在本縣,太公用錢捺案不行,都于莊內躲避,三相公逃竄,不知去向。張太公晝夜思念苦楚,淚眼不乾。林老爺卜一神數,說道:在外平安,有因禍得福之喜。太公略覺心寬。留小人住了數日,方得拜別起行。林老爺有回書在此,再三拜覆二位元帥。」說罷,將書呈上。杜伏威等三人一同看書,書云:

    視汝書,已悉往事。今聞連捷,又兼戮讎葬父,皆人子所當為之事,可喜可喜!近者張郎,因馳馬誤傷人命,不知逃竄何方,以致構訟。太公父子,幾被縲絏。賴錢神著力,暫爾寧貼。吾料張郎必投汝處,可同贊軍機,共拯黎庶,莫徒恃勇妄殺,以為愉快也。只此至囑。

薛舉指著張善相問朱儉道:「這位將軍,誠庵你可曾認得他麼?」朱儉道:「小人正要動問,此位將軍卻是何人?未曾拜識。」杜伏威笑道:「這位正是張三相公也。誠庵未到,他已先來,所謂不期而會。」朱儉大喜道:「張相公何不早言,只是袖手而笑?」朱儉起身又拜。張善相扶住道:「勞誠庵遠涉,失迓為罪。老祖老父在林住持爺莊上,不得盡情,莫怪,莫怪!」朱儉道:「承元帥重委,何敢言勞!尊駕已到,亦不負小人走一遭也。」眾皆歡喜,重設席慶賀。

  忽探馬報:「武州郡刺史田龍秋用大將馮謙為前鋒,自為後隊,共起馬步軍兵二萬,戰將數十員,殺奔前來,速請元帥軍師調兵迎敵。」杜伏威聚集大小將士商議。查訥道:「田刺史為人,某所素知。本貫河內人氏,托親韓長鸞之勢而得顯位,無才無德,不足介意。但馮謙這廝,原是軍衛出身,不惟驍勇過人,更有奇幻之術。若先得除此人,田龍秋自然喪膽。」薛舉道:「古云妖不勝德。我等往往血戰,非圖利祿,不過除暴救民,為蒼生計也。皇天祐我,豈懼彼妖術?我明日出軍,務教大捷。」張善相道:「敵兵遠來,利于速戰,宜堅守何如?」杜伏威道:「三弟之言雖善,然今敵已臨城,若不接戰,是示怯也。必須大殺一場,使彼膽落,則後無人敢正視朔州矣。」

  計議未畢,馮謙軍馬已到,將城四面圍遶。杜伏威道:「今日之戰,眾將誰敢任前鋒先出?」只見一人攘臂向前,威風可畏,高聲叫道:「小將願為前部先鋒!」眾人看之,卻是繆一麟。查訥道:「公端為先鋒,允稱其職。」就著薛元帥曹汝豐為左右救護,率領精兵一萬,大開南門出戰。馮謙見敵軍出城,號令眾軍退數箭之地,排開陣勢,鼓聲大振。繆一麟一馬當先,高叫道:「我老爺招集義兵,上除暴虐,下救生靈,汝等匹夫大膽攻城,是不知天命也!」對陣門旗開處,閃出一員大將,身騎劣馬,手舞大刀,正是馮謙。怎生裝束?但見:

    韜略深明志氣高,全憑法術善興妖。護身鎧甲金星燦,嵌頂盔纓烈火飄。騎猛獸執鋼刀,威風凜凜顯英豪。袋中試取弓和箭,曾向圍場奪錦標。

馮謙拍馬向前喝道:「無知潑賊,蠢爾狂徒!不知安分,敢據城叛亂。天兵壓境,即刻化為齏粉,尚敢胡說!」

  繆一麟大怒,躍馬挺鎗就刺。馮謙舞刀,劈面砍來。二人戰三十餘合,不分勝負。曹汝豐看見馮謙刀法愈精,繆一麟鎗法漸漸散亂,心下想道:「先鋒若有疏失,豈不大喪銳氣?」便舞起大刀,拍馬殺出助戰。馮謙接著交鋒,並無懼怯。三箇鏖戰良久,馮謙虛砍一刀,帶轉馬便走,繆一麟曹汝豐兩匹馬緊緊追來。看看趕近,馮謙斜放大刀,取出寶雕弓,搭上翎毛箭,扯滿弓弦,回身一箭,卻好射著曹汝豐右臂。曹汝豐棄刀于地,繆一主麟單馬救護回陣。馮謙拍馬趕來,大叫:「潑賊休走!」將及陣門,側邊惱犯了一員年少英雄,騎著烏錐馬,手挺方天畫戟,大喝道:「逆賊慢來,薛爺在此!」馮謙撇了繆一麟,接住薛舉廝殺。二人又戰五十餘合,馮謙架隔不住,橫拖大刀,撥馬而走。薛舉繆一麟招動大兵隨後掩來。

  不上半里之地,只見馮謙除兜鍪,披髮仗劍,口中暗念靈文,霎時□天昏地暗,日色無光,狂風大作。風過處,只見無數的鬼兵,紅鬚赤髮,頭如車輪,身長丈八,腰紮虎皮,手執鐵棍,亂紛紛空中打將下來。繆一麟心慌,也顧不得薛舉,放馬先自走了。眾軍士被風刮得站身不住,大頭鬼又兇猛打下來,陣腳大亂,四散逃生。薛舉見眾軍俱散,也帶轉馬頭,殺條血路而走。後面馮謙率眾將蜂擁趕來。薛舉見追兵甚急,回身接戰,圓睜虎眼,喊聲若雷,驟馬挺戟直衝入敵陣。馮謙部下諸將一齊迎住。薛舉手起一戟,刺一將于馬下。兩下正奮力交鋒,半空裏大頭鬼拿鐵棍又劈頭打來,薛舉急中省悟,忙念降魔咒,那大頭鬼隨風遠遠四散。薛舉放膽大殺,力敵眾將,挑四將落馬。馮謙慌了,暗射一冷箭,正中薛舉左膝。薛舉帶箭回馬,馮謙與眾將來追,看看趕上,薛舉大喝一聲,轉身飛馬又衝過來,勢如猛虎,眾將不能抵當,紛紛倒退。馮謙大怒,舞刀獨戰,交手三合,被薛舉戟尖刺著袍袖,順手一拖,馮謙險些兒拖下馬來,幸得兩下用得力猛,將袍袖扯斷。馮謙受那一驚,不敢戀戰,拍馬回陣。薛舉緊緊追來,眾將要救馮謙,只得抵死迎住。薛舉一枝畫戟,神出鬼沒,若舞梨花,遍身解數。官軍看了,個個魂驚膽顫,都喝采道:「這小將軍是楚霸王再出世也!」後薛舉至蜀,稱為西秦霸王,亦應眾官軍一時之識。有詩為證:

薛舉英雄不可當,朔州今日賽當陽。
方天戟擺蚊龍尾,到處人稱小霸王。

薛舉正酣戰間,馮謙翻身殺回,戰彀多時,薛舉又挑一將下馬。眾將心驚,正要走,忽然金鼓亂鳴,大隊官軍來到。

  原來是田太守聞報眾將戰不下一個年少賊將,故親統大軍趕來,指麾軍馬,四面圍裹,欲擒薛舉。薛舉抖擻神威,怒目挺戟,盤旋鏖戰。田龍秋見薛舉手舞畫戟,諸將不能近身,急令放箭,四圍攢射。薛舉見箭如飛蝗,忙除下兜鍪抵箭,右手持戟,迎著兵刃,敵軍殺近身的都被搠倒。田龍秋愈怒,親執號旗,催督將士併力來攻,薛舉毫無懼怯。正大戰間,喊聲又起,一彪人馬殺入重圍,勢不可當。敵軍紛紛退避,薛舉乘勢殺出。這是杜伏威見前軍敗回,薛舉單身衝突轉去,恐有疏失,急引一枝生力軍前來救應。隨後張善相繆一麟等又引精兵數千繼進,兩軍混戰,互相折損。直至日色將沉,兩下收軍罷戰。

  查訥接應入城,解甲休息飲酒。繆一麟舉杯道:「薛元帥真天神也!敵將作法,我與諸軍皆退,元帥匹馬反殺進敵陣,如入無人之境,挑他名將十數員落馬,全身而返,今古之所罕見。敬舉一杯。」薛舉接杯道:「乃大元帥與諸君福庇,某何能之有?今日這一場廝殺,彼軍亦膽落矣!邪鬼無蹤,勇夫縮頸。馮謙這廝,被我一戟刺中袍袖,幾乎墜馬,不意袖斷遁去。彼軍圍散數次,近身者刺死不計其數。我左膝上中了一箭,拔出箭鏃,猶覺微痛,這會兒平復如舊。」查訥道:「某聞三國趙雲在長坂坡救主,衝入曹兵重圍中,退而復進者數次,斬將奪旗,無人敢當,人稱虎將。今日元帥大戰不減子龍昔日之勇也!」薛舉道:「趙子龍吾何敢當?但不折銳氣為儌倖耳!」眾皆敬其不伐,於是合席慶賀。薛舉喫得酩酊大醉,扶入帳中睡了不題。

  再說官軍回寨,田龍秋點將,沒了十餘員,心中鬱悶。諸將甚稱薛舉之勇,馮謙道:「賊將青年驍勇,果然難敵。法術不能侵犯,或者彼亦能通法術。今日可惜失計,不曾用得那毒龍妙法,放彼脫去。明日交兵,必須下毒手擒之。」田龍秋道:「全仗將軍妙用,若擒得此人,勝斬數十員賊將。」當晚不題。

  次日,田龍秋馮謙率大軍逼城搦戰,只見城上偃旗息鼓,寂無人聲,心中疑惑,不知是何計策。正是:

雪隱鷺鷥飛始見,柳藏鸚鵡語方知。

畢竟兩下怎生交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禪真逸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