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005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四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五首
第六首

與陳天度(請婉轉釋愆)[编辑]

枌鄉碩望,久切心儀。頃自永郡寄誦誨言,快同親炙。承示棄書讀律,竊以吾丈機雲才藻,燕許文章,鯤化鵬遊,得時則駕,何遽無心青紫,轉作抱牘依人計耶?

湄浪跡六年,自慚駑下,不能作昂昂千里之駒。屈指辛亥之冬,就食遼西,去夏至津門,今春晉省,閱四月,始就平舒。數年來館不過副席,俸不過百金,內而顧家,外而應世,探我行囊,惟有清風明月耳。

讀所寄舅氏書,責以捐職之命,遲遲未報,咎何能辭。念自家道中落,承舅氏逾格矜憐,蛇雀有知,豈敢忘德?所以遲之又久者,限於力,非盲於心也。一秩清銜,矢報有日,尚祈吾丈婉曲言之,俾不至開罪尊親。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