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021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十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十一首
第二十二首

與孫香度(述近况)[编辑]

客臘封篆,記與足下把酒言歡;今春返自都門,又剪西窗之燭。流光如駛,瞬息一年。翹首江雲,企懷奚似!每致一齋書,必承垂詢,深感注存。乃以筆耒爲傭,冗懶相半,遂致南鴻嚦嚦,一紙未伸。歉甚歉甚!

足下安硯濮陽,噪聲油幄。行見大江南北,譽美紅渠;更喜地近鄉園,又與菱舟一方共事。福人福地,何造物之位置獨厚也。

弟今歲晉省者三,晉郡者六,因人成事,何敢言勞。詎秋間母病子殤,事多拂逆,急擬治裝南返;而空囊羞澀,素手難歸。昨得家報,知老母安全,是以聽罷子規,又停征棹。然而白頭有老,黃口無兒,千里鄉雲,倍增縷縷矣。春初所失,追如其數。黃鶴去而復返,知我貧也。承念附及,不備不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