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028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十七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十八首
第二十九首

與龔未齋(譽其待人之厚)[编辑]

吾黨傾心丰采,幾如士仰荊州。平時嚮往有心,而天緣不假,奉教無從。今春因藹堂而得見先生,卽荷忘年投分,垂愛逾常。頻飫郇氏之廚,屢醉公瑾之醴,銘心若篆,留齒猶芬。兼以藹堂之將入省也,而假以一廛,安其片席,綢繆委曲,無微不至。先生之愛人以德,更於此想見一斑矣。臨行雨絲風片,春到清明,不知路上行人,幾問杏花村酒。想此日琴裝已卸,坐東閣而對殘梅,雅興當復不淺也。

弟以鳩心之拙,謬作螳臂之當,橐筆素餐,正如南郭先生,齊門溷食,應不免爲當道所嗤。惟望玉律之頒,藉獲金針之度,則此感豈有旣耶?

阮昔侯於廿一日赴磁州。破題兒第一夜,鍾情如先生,當亦爲之黯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