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041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四十首 秋水軒尺牘
第四十一首
第四十二首

向陳笠山索信(詢其姪及友人館事並索信)[编辑]

紅籀初啟,適館者皆著鞭就道矣。舍姪安州之薦,迄無音耗,豈非咄咄怪事?訒齋定仍其舊,傍人門戶,易地皆然,可以久則久,未始非時中之道也。聞霽堂有豐潤之訂,不知干旌束帛,何日相招?弟僻處海隅,見聞多梗,足下非嵆中散一流,胡不以翩翩華札,惠及遠人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