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048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四十七首 秋水軒尺牘
第四十八首
第四十九首

謝龔未齋賀母壽(並告賓主相投及新得子)[编辑]

花朝日蒲輪適館,弟爲母氏稱觴,不獲走送。駒光一瞬,已值三秋;想見酒賦琴歌,定與黃花並逸,可爲健羨。

家慈壽辰,得荷鴻章寵賚,頓使萱室生輝。而且金母木公,同臨壽宇,交梨火棗,羅列仙珍,銘謝何可言喻!

別後停雲在望,落月增懷。祗以時政綦嚴,未敢以通候尺書,輕付郵羽。而疏慵之嘲,要亦難以盡解也。

弟羈身僻壤,幾同海外之人。差喜主人風月襟期,得以一觴一詠,破此岑寂。前月望日,內人幸舉一子,他日爲龍爲犬,未可預期。不過抱弄有人,博得家慈含飴一笑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