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064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六十三首 秋水軒尺牘
第六十四首
第六十五首

戲復陳笠山新婚出門[编辑]

甫入東牀,又嗟南浦,此行殊難爲懷矣。江左之行,僕早知不果。今重以大阮之言,而又牽於細君之愛,心猿一片,少安毋躁,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