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077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七十六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七十七首
第七十八首

復陳笠山(勸耐心待時告香育已死)[编辑]

前得靜海郵寄之書,乃返省時留寄者,種種委曲衷情,讀之不禁三歎!然丈夫懷才負異,何患無物色之加。柯亭椽竹,得蔡中郎而名始著;其間顯晦遲早,有數存焉;而要之大器終無久掩耳。幸耐心安之,以俟知者。

僕處累年積困之餘,近以仕途已開,妄思取進,無羅求雀,自知想出非非,不過抱此隱衷,勉盡人事,成否未可定也。

香育熱腸好友,不期送別南關,竟成永訣,聞之泣數行下!聞香度菱舟,尚在江左,昨以一函慰之。生芻一束,遠莫能將,不過藉數行作薤露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