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096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九十五首 秋水軒尺牘
第九十六首
第九十七首

唁沈一齋喪母[编辑]

頃自舊縣回,案頭置有令叔手書,以爲尋常問候耳,展誦之下,驚知老伯母大人錦堂棄養,使弟書未卒讀,而淚下涔涔也。

猶記乙夏同館會川,正值慈航北上,蒙伯母飲之食之,視同猶子。今春登堂拜謁,猶得仰接音容;而今已矣!陶母之徽音遽渺,巨卿之雞黍難期。追念疇曩,能無嗚咽!

閣下秉性純孝,哀毀自不待言;然罔極深恩,雖云莫報,而板輿迎養,蓮幕承歡,此數年中,亦自有其樂融融者。况此後之顯揚,方興未艾,則式憑之靈爽,屬望無窮。尚祈順變節哀,以慰泉壤。弟因館事羈身,不獲躬親叩奠,臨書含涕,悲與歉俱!薄具楮儀,伏冀鑒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