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10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零九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一十首
第一百一十一首

慰天津太守李被議[编辑]

薄遊津淀,借庇棠蔭者五六年矣。平日心維口頌,謂閣下之才猷治行,殆卽古所稱良二千石者;識拔有真,旦晚定邀薦擢。得省抄,乃知閣下忽有意外之議。天生偉人,不能寄屏藩,持節鉞,以衣被羣生;卽此一麾出守,亦復中遭顛躓。此人人所扼腕,非獨傾心有素者聞而錯愕也。然皓魄當空,乍虧旋復,將來赴都引見,定荷殊恩。雖鵬翅之偶垂,豈鴻肩之就息?是則閣下所能自信,而亦湄可代爲操券者。刻由山左返館,塵硯久封,有需拂拭,未克躬趨鈴閣,一罄下懷;惟日祝熊幰重來,爲寒士大廈之庇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