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22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二十二首
第一百二十三首

復周松濤(述虧累甚重)[编辑]

秋杪返自山左,得七月間惠寄之書。足下千人而英,有庾杲、王仲宣之蘊負;加以長卿四壁,又極蕭條,是區區者,何足以資展布?「自古稻粱多不足。」讀少陵詩,每爲感慨久之!賤眷於花朝後抵東,異鄉團聚,非爲不美;而日用應酬,所謂「彼善於此」則有之,未能大有所節。分發前已報捐,保陽廬舍,因此而去,又增百級債臺;捧檄遙遙,尚難以歲月計也。

令兄有無就緒?近來得館難,而欲得上友之平心則尤難!亦惟引少陵「只今雞鶩亂爲羣」之句,以自安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