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44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四十四首
第一百四十五首

慰陳笠山喪子(慰喪子並告擬運柩回南)[编辑]

良友迢迢,菊花寂寂,感懷時序,不禁憮然!前由漪園處,寄示手緘,驚知令郎玉折,深爲惋悼!時有內控之案,居停奉檄星馳,僕亦與之偕往,慰問遲遲,良由於此。吾儕依人作客,惟是膝前愛子,相與爲歡;不意蘭芽甫茁,疾雨遽摧。西河北郭之傷,在足下情難自已;然達人知命,要不必以已然之事,作無益之悲。且二令郎令愛,先後出花,慶符吉相,雙珠在握,亦可藉以自寬矣。

僕自遭失恃,百事俱灰,所最難安者,慈櫬孤懸,奉歸無力;每思入土爲安之義,無不夢寐係之。重九前二日,爲先母小祥;秋霜春露,忽然一週。本擬匍匐東歸,稍申哀薦;乃因館務牽絆,未遂烏私,徒自望雲灑淚耳。三女年已及筓,正當許字。祗以南方戚好,闊絕多年,千里聯姻,殊難擇偶;而北方作伐者,大都紈袴一流,又不當意。且內人母女情深,亦不忍以異日言旋,遠離割愛。向平之願,坐是因循。小兒隨館讀書,姿稟尚不甚鈍;惟是十寒一暴,作輟相尋,正如野馬籠頭,驟難馴致,恐景升兒終成豚犬耳。至於服官一念,心灰意冷。憶當年竭力報捐,原期借矮屋之微糈,供高堂之祿養;而今已矣!未捧毛檄,先泣莪詩,僕復何心,尚圖進取!所冀稍餘資斧,扶柩南歸,俾得窀穸早安,不致久委風露,則此願爲已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