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46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四十六首
第一百四十七首

應沈聿新借銀[编辑]

小窗剪燭,快慰渴思;滿擬信宿綰留,不意歸興太濃,啟關而逸。開篆後,正以蒲輪適館,未蒙枉顧爲疑;頃得手書,始知一片巫雲,尚未出岫,何返旆之匆遽,而辭家之濡滯也。承諭緩急,付去廿金,實由傾橐無多,故未如數,祈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