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52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五十二首
第一百五十三首

與滄州刺史周(謝餽贐)[编辑]

自依蓮宇,荏苒三年。蒙閣下寄以腹心,委以幾務,古人魚水之契,難以喻斯。臨行極承見愛之深,堅訂重聯之約,而出疆有導,餽贐有文,高誼稠情,無微不至,古所謂感恩知己,殆於閣下兼之矣!卽辰起居何似?想九重丹詔,瞬教彩鳳銜來,西望矞雲,曷勝企禱!

弟以菲材而遭知遇,原圖日久相依,乃以猘犬橫噬,不得不作避地之舉。然望諸君去不忘燕,廉將軍老猶思趙,古人風義,弟嘗慨焉慕之;果使時地相宜,終當不負息壤也。

別後沿途留滯,十六日至沙河驛。因小女吉期在邇,是以徑至灤陽,先了向平之願,再登元禮之門。惟是甫別一旬,地逾千里,悵美人兮不見,託永好兮何如?追念前歡,殊難爲抱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