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57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五十七首
第一百五十八首

勸陳浩如回里[编辑]

寶三來,得手書,慰念無似!香谷先生,十年淬礪,今果雙熊五馬,擢守名疆。而轉計負累之深,逢時之晚,此離巢舊燕,所爲一憂一喜也。承囑硯地,無不關懷,惟左近無機可乘,容緩圖以報。

弟以孱弱之軀,寄勞形之地,宵燈晨硯,愁病兼之。回思二十年來,歷境何嘗不順,至今母柩未返,旅囊仍空,惟留此半擔琴書,一肩風雨,作東西南北之人,每自尋思,不勝感慨!因念足下游歷燕豫,幾及廿年,蒼蒼者變而爲白矣。客中花月,諒已飽嘗,故國蓴鱸,豈終無意?况令郎克自樹立,則菽水無待己謀,何必以垂老多病之身,爲背井離鄉之客。昔放翁有句云:「及身強健得還鄉。」弟嘗三復斯言,低徊不置。自知苦累未滿,家食難安,而舉此以勸足下者,實緣數年知愛,一往情深,伸紙吮毫,不禁喋喋。如果鄙言可採,卽與香谷先生同舟南下,計榴紅蒲綠時,儘達家園。爾時回首風塵,得毋笑許子之明於謀人、拙於謀己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