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60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六十首
第一百六十一首

卻周松濤稱呼[编辑]

去歲閏夏之杪,曾致一函於北路廳署,正以未奉瓊報爲疑。嗣聞漪園言,乃知塞外青油,已安徐榻。頃奉手翰,謂去夏曾頒雙鯉,而弟尺素之投,未識曾否達覽?豈往者來者,均付石頭渡口耶?

足下以南金東箭之材,爲泛綠依紅之客,交孚針芥,福萃琴樽,此鄙人意計中事,得書爲欣慰者久之。

弟來此孤竹,荏苒年餘賓主相投,室家無恙,足以告慰知己。漪園才華意氣,卓爾不羣,乃天不永年,一朝千古,可勝悼歎!幸乃郎年已弱冠,華實兼之,可謂故人有後。柩屬現寄灤城,中秋前當料理南返也。至弟叨附蘭譜,齒列雁行,足下不以弟視而以兄稱,似乎謙非所宜,抑將拒而不納耶?此後幸勿乃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