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75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七十五首
第一百七十六首

與余竹泉退酒[编辑]

薄暮歸程,春風料峭,不識據鞍顧盼者,尚能禁耐否?忘年好友,每相見,輒依依不忍去;不自知其情之何以綿結也。尤喜足下雄飲善飯,矍鑠如平日,爲快慰者久之。昨攜青州二從事,僕人用其一而返其二,彼以爲忠主也,獨不解白衣送酒故事;僕陋如此,主可知矣!計惟留此黃嬌,遲足下於綠肥紅瘦中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