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78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七十八首
第一百七十九首

謝通州諸友[编辑]

萍聚而合,蓬飛而分,游轍無常,動增別緒。承諸知己雅誼真摯,飫以華筵,紅燭金樽,興酣德飽,感謝何可言喻!卽辰起居納福,想見虛窗月白,梅影橫斜,好友圍爐,興更不淺也。

弟於初六日抵永,因槐卿章舍親病故,又有樂亭之行,昨始回館,埋頭塵牘,勞狀可知。而追念前歡,宛如昨夢,新交舊契,令人雲樹爲勞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