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94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九十四首
第一百九十五首

託原任清河道謀事(擬南返故鄉託謀館)[编辑]

客秋捧襼,正幸舊雨重逢,追陪有自;不意旌麾南指,倏爾暌離。湄又坐昧先知,有失趨送,金臺柳色,猶黯然在念也。嗣聞閣下以繡衣之餘緒,佐鹽筴之鴻圖。固知盛府元僚,非公莫屬;而經綸巨手,要非一榻蓉池,卽爲鸞鳳長棲之地。素心契好,蓋無日不以光復前階,望天南而企視也。

湄游歷燕趙,幾及卅年,先人未奠松楸,後嗣尚虛襁褓,久離鄉井,計實非宜;且上谷人情,近尤惡薄,來春若能擺脫,準擬彈鋏而歸,不復作浪花風絮矣。惟是家無綠壤,囊乏黃金,則返岫閒雲,終當復出。所冀紅依綠泛,得與西子湖光,左右映帶,庶免遠道依人之慮。而浙中僚幕,素乏聲援,汲引之階,尚有藉於援手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