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98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九十八首
第一百九十九首

謝任問松惠帖(論處世法及告患病並謝惠帖)[编辑]

潭城與上谷,猶邾魯也。兩奉書而未一答,雖冗病使然,實無解於疏節矣!屈計中秋合併,而子不果來。遂使廣寒深瑣,徹夜風淒雨冷,元亮懷人,益無聊賴。卽辰稻香菰熟,紫蟹初肥,拈殘金線之餘,計惟酒賦琴歌,方足消此佳日也。前書云云,不無感慨!然緇衣風邈,黃鳥歌興,舉世茫茫,大率類此;吾儕生逢其會,以行雲流水處之,爲第一應世法耳。

弟筆耕依舊,夏間非暑卽寒,竟無三日之健,入秋漸就痊可;而兩鬢絲添,亦復人隨秋老,如何!如何!承示《祭先儒王陽明公》文,極豪邁跌宕之致;當道以體裁未合,故易之,附錄呈覽。《秋碧堂帖》,惠賜良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