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13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一十三首
第二百一十四首

謝山西方伯王招入幕(以年老不便遠行辭就館)[编辑]

暌違榘範,幾度蟾圓。依慕私忱,時勞夢轂!頃奉台翰,敬稔大人績履崇膺,勛祺懋介,溥郇膏於三晉,渥帝眷於九重。驤首薇垣,良符慰頌。

湄識慙固陋,學愧迂疎,辱荷中丞知遇之深,並蒙大人吹噓之力,加以居停慫勸,極思一遂登龍。惟湄卅載浪遊,刻以先人窀穸未營,思歸綦切;且晚年得子,尚在孩提,舍之遠行,未免呱呱在念;挈之同往,又覺處處擔心。是以曩歲張蘭渚中丞,致信蔣相國,再四相招,未克應命;去冬那繹堂大府,情殷求舊,亦恐因此羈絆,婉爲之辭。恨相逢之已晚,非託故以辭徵。顧以駑劣而見賞孫陽,惟有昂首長鳴,自呼負負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