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六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九十七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九十八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九十七

玉堂嘉話卷之五

燕展築南城係金海陵天徳二年見蔡無可大覺寺

碑史記不載蕭何修未央宫事此非細事馬迁漢史

而不見書何謂

青居山古果州也

唐張嘉貞為相弟嘉祐官金吾將軍每上朝軒蓋騶

導盈閭巷時号所居為鳴珂里

源乾曜為相建言大臣子併求京軄俊乂率任外官

非平施之道臣二息俱任京官請出以𥙷外以示自

近始詔可又議者言執政與國同休戚不崇異無以

責成功上乃詔中書門下共食實户三百堂封自此

裴耀卿迁長安令舊有配户和市法人厭苦之裴一

切責豪門坐賈豫給以直僦欺之弊遂絶

李之儀端叔說遺教經係徐季海書李善尺牘東坡

所謂手簡三昧者也三昩者正定也

李屏山釋迦賛蓋出王勃成道記李但約散文而爲

韻語耳其達磨讃曰楖𭬒者称杖也

遺山新渠記有云水至平而善利物今以至平而爲

不平不争而爲必争雖有万折必東之心終有七遇

皆北之𫝑

佛書曰獅子吼者言說法與無畏也四万八千言大

數也甞讀後宋布衣徐理所進律鑑書其序云律者

以實統虚者也何謂虚氣與聲也氣之在天地間或

聚或散聲之無色無形故氣成於管聲成於樂首取

司馬遷法度又説班固所作律志全取對韻説期於

必中選也

鹿庵命擬復立按察司手詔以一身之微惟万事之

統不皇夙夜常切憂勤顧七道之提刑擴六條而從

事近因省華偶值停閑然非違稽緩之愆縱令弗問

恐伺便譸張之者爲害滋𭰹仍轉側以詳思非監臨

而罔益㨿所在按察司照依巳降條畫依舊設立施

行於戯鷹隼當摶擊之任不與護恐為返傷琴瑟旣

更張之餘識大躰乃為稱重出

樂天毎作SKchar詩成須令其家老嫗聽讀能通解其旨

意詞為之定體此無他不過通俗近人情而巳特表

而出之且為艱澁無謂之戒

西溪云正大七年亳州節使趙庭王詔别有擢用其

子贄時為省知除SKchar既定省公問以召之之意贄曰

以嫌疑故特回避而公拜禮部尚書入賀以成之

鹿庵先生説爲學務要精熟當鎔成汁㵼成錠團成

塊按成餅惲以謂作文字尤當如是又云東坡草字

爲冩時肘着紙上故筆轉處多不园草書體貴輕筆

當持重楷書筆貴精謹而體尚寛綽又説

顔子壽夭不當只去顔子身上論它自堯舜巳降皐

夔稷契周孔和氣所生者多矣至於顔子命數偶夭

亦不足怪譬如人家昆仲五人有三箇賢的必有两

箇不肖的

(⿱艹石)思説天之分界南至臨邑郡北至鐡勒部日去

地八万里交趾國日中人影在南

王黄華西京留守𠫊題名記説起武靈王既破林胡

始城雲中秦紹漢襲其名不改元魏之興也爲京師

焉西際大河東連上谷南阨中山北控五原廣袤千

餘里䂓以為甸服逮遼徳于晉晉割山前代北十有

六州以賂之遼即魏之故基攷位為宫闕是曰西京

六典云父之姊妹其姪稱之曰女伯女叔

唐盧坦傳舊制官階勲俱三品始聴設㦸後雖轉四

品非貶削者㦸不奪自貞元已來京師立㦸者不十

八家

唐陸贄傳云人君徳合於天曰皇合於地曰帝合於

人曰王父天地以飬人治物得其冝者曰天子皆大

名也三代而上所稱象其德不敢有加焉至秦乃兼

曰皇帝流及後世皆称之君始有聖劉天元之號故

人主重輕不在称謂視其德何如尔

宋弘道説其舅劉景玄先生善記一日友人與逰市

取染工暦令讀數面試之一覽背誦不一字差义徒

單侍講與孟觧元駕之亦善誦記取新刋稼軒樂府

呉子音前序一閱即誦亦一字不遺詳定官張孝純

説一士人候某官疾既去遺一藁於坐視之蓋預作

祭文也一日又問一病友友曰且休放入待探懐無

𥙊文相見聞者大𥬇米先生端州斧柯山石説

端州石出髙要縣斧柯山山前臨大溪其絶頂匠者

於此鑿石歳乆乃成洞穴今已極𭰹𮟏洞中常有水

至春冬水涸採石中隂黒無所覩但以手捫石隨大

小取之凡石理之精鹿即良工徃洞中上不能别至

於瑕玷璺脉須出洞乃可識故有累日月而不得一

佳者大抵以石中有眼者為最貴丗謂之鸜鵒眼蓋

石文精羙如木之有節也不知者反以爲石病吁可

痛哉凡取石有四曰上嵓下巖西坑後歴上岩之石

最精下岩次之惟上嵓之石乃有眼之羙者皆緑黄

二色相重多者自外至心凢八九重其狀皆圎以色

鮮羙重數而园正者為上其大者尤爲稀有絶大者

乃如弹丸有布列硯中或如北斗或如五星心房之

形者價不减數万其生於墨池之外謂之髙眼其内

者爲低眼曰髙眼者以其不為墨所漬掩常可覩於

前也無眼者雖資質甚羙不出千錢石之品有數種

其色正紫而微有青(⿰氵閠)無芒叩之無聲此近水者也

其色微紫而不𭰹重近日視之略似有芒叩之有聲

此嵓壁之石二者最爲發墨乃石至精者其次青紫

叄半或紫而近赤或青多紫少皆石之下也端人爲

硯凡色之不佳者須用佛桒花染漬之𥘉亦可愛經

水即如故又山有自然團子或云剖其璞而得焉謂

之子石又謂石之有金線者爲羙此正其病也端人

亦不取云准材之大者尤爲難得毎購求方六七寸

而亡病脉者固亦少矣比歳所貢方硯者五皆以及

爲凖然止於岩石之中品或眼工人輙鏨去之恐異

日復求不可必致也

太常新藥𥙊時開邸嶺上

祖宗於藩邸文其辝曰惟我

烈祖誕受  上帝之命肇造區夏

先皇帝嗣守大業卒其伐功圖惟奉荅神祐光昭前

烈而祀典闕如爰命多方旁求先王之樂八音遏逸

未潰于成今予小子肅將

天子之明命俾殿南服聞時周禮將具于我魯邦

命攸司是徴是舉匪攸敢𥝠聞庻用畢我先志以對

天之休神其格思翰林斈士徐威卿先生辝也官至集賢院大斈士

金登科記序道散而有六經六經散而有子史子史

之是非取證於六經六經之折中必本諸道道也者

⿺辶商治之路天下之理具焉二帝三王所傳是巳三代

而上道見於事業而不在於文章三代而下道寓於

文章而不純於事業故郷舉里選取人之事業也射

䇿較藝取人之文章也两漢以經術取士六朝以薦

舉得人莫不稽舉於經傳子史焉隋合南北始有科

舉自是盛於唐増光於宋迄于金又合遼宋之法而

潤色之卒不以六藝爲致治之成法進士之目名以

鄉貢進士者本周之鄉舉之遺意也試之以賦義䇿

論者本漢射策之遺法也金天㑹改元始設科舉有

詞賦有經義有同進士有同三傳有同學䆒凡五等

詞賦於東西两京或蔚朔平顯等州或凉庭試試期

不限定月日試處亦不限定州府詞賦之𥘉以經傳

子史内出題次又令逐年改一經亦許注内出題以

書詩易禮春秋爲次盖循遼舊也至夫眷三年浙津

府試迨及海陵天德三年親試于上京貞元二年

都于燕自後止試於浙津府𭣣遼宋之後正隆二年

以五經三史正文内出題明昌二年改今群經子史

内出題仍與本傳此詞賦之大略也經義之𥘉詔試

真定府所放號七十二賢搒迨及蔚州浙津今昜書

詩禮春秋專治一经内出題蓋循宋舊也天德三年

罷去經義及諸科止以詞賦取人明昌𥘉詔復興經

義此經義之大略也天眷二年令大河已南别開舉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謂之南選貞元二年迁都于燕遂合南北通試于

正隆二年令毎二年一次開闢立定程限月日更

不擇日以定為例府試𥘉分六路次九路後十路此

限定月日分格也天德二年詔舉人鄉府省御四試

中第明昌三年罷去御試止三試中第府試五人取

一名合試依大定間例不過五百人後以舉人漸多

㑹試四人取一名得者常不下八九百人御試取奏

㫖此限定塲數人數格也自天眷二年淅津放第於

廣陽門西一僧寺門上唱名至迁都后命宣陽門上

唱名後為定例此唱名之格也明昌𥘉五舉終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直赴御試不中者别作恩榜賜同進士出身㑹元御

試不中者令傍末安揷府元𬒳黜者許来舉直赴部

𥘉貞祐三年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人年五十以上者便行該恩此該

恩之格也大定三年孟宗獻四元登第特受奉直大

夫第二第三人授儒林𭅺餘皆從仕𭅺後不得為例

明昌問以及第者多第一甲取五六人狀元授一十

一官第二第三人授九官餘皆受三官此授官之法

也進士第一任丞簿軍防判弟二任縣令此除受之

格也近披閱金國登科顯官陞相位及名卿士大夫

間見迭出代不乏人所以翼賛百平如大定明昌五

十餘載朝野閑暇時和歳豐則輔相佐佑所益居多

科舉亦無負於國家矣是知科舉豈徒習其言説誦

其句讀摛章繪句而巳哉篆刻雕蟲而巳哉固將率

性修道以人文化成天下上則安冨尊榮下則孝悌

忠信而建万丗之長䇿科舉之功不其大乎國家所

以稽古重道者以六經載道所以重科舉也後丗所

以重科舉者以維持六經能傳帝王之道也科舉之

功不其大乎庚子歳季秋朔日東原李丗弼序

唐人黃金臺詩燕昭北築黃金臺四方豪俊乗風來

秦家燒書殺儒客肘腋之間千里隔去年八月幽州

道昭王墓前哭秋草今年五月咸陽関秦家城外悲

河山河上関頭車馬路殘日青煙五陵樹徒單顒𨊱

云此詩議論深長甚可學也

皇甫湜編年紀傳論

古史編年至漢司馬迁始更其制而爲紀傳相承且

編年之作豈非以事繋日以日繫月以月繫時以時

繫年者哉司馬氏作紀以項羽承秦以吕后接之亦

以厯年不可中廢故也

均輸法起桒弘羊謂市井百貨皆輸官坊啇賈不復

貿昜

唐禮部貟外郎爲瑞錦窠貟外𠫊前有大石碎諸州

廢印於上又掌圖冩祥瑞令狐楚元和𥘉任此貟外

郎甞有詩曰移石幾囬𫾣廢印開箱何處送新圖是

也退朝録

䟽廣云賢而多財則損其志愚而多財則益其過且

冨者衆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子孫不𣣔益其過而生

怨待君子以誠治小人以術反是為不仁不智矣■

東銘佀乎兼愛其實理一而分殊

漢制州郡佐史自長史以下皆太守刺史自辟如杜

髙則楊震所辟李膺則胡廣所辟

唐制採訪節度官属自判官巳下得自辟舉未報則

称攝巳命則同正如杜甫則嚴武所辟韓愈則董晉

所辟

三司使謂鹽鐡度支置制條例司

歐叅政云天下之事惟宰相得行倠臺諌得言

漢時長安北七百里即匈奴之地

長城始築自趙簡子議者亘千里人治一歩役三十

秦制商鞅佐秦以爲地利不盡更以二百四十歩爲

畒百畒紿一夫又以秦地曠而人寡晉狹而人夥誘

三晉之人耕而優其田宅復及子孫使秦人應敵於

外非農與戰不得入官太率百人以五十爲農五十

人習戰故兵強國冨

漢故事漢興七年長樂宫成諸侯朝畢復置酒侍坐

殿上伏尊以卑次起上夀故事上燾四㑹曲注言但

有鍾皷無SKchar詩魏青龍二年以古置酒曲代四㑹曲

又易古詩爲羽觴行用爲上壽

古者司㑹今之尚書也周官司㑹以參互考日成以

月要考月成以歳㑹考歳成以周知四國之治以詔

王及冢宰廢置

笮復引一索其名爲笮人懸半空度彼絶壑此獨孤

及招北客辝也

天子之門以通十二子謂甲與子爲支干之首緫而

言之也六壬壬爲水其數皆六如六丙六丁之𩔖

百六之會

章㑹統元漢以黄帝上元甲子爲首至太和元年

積之數至百六十年爲一厄也漢律厯志

髙麗官制其品從論穿執傘有陪蓋為從傘也金國

𥘉問宋索金文玉𠕋宋曽𠕋爲東懷國温公通鑑無

髙祖廢孝恵留侯招四皓從太子事伊川易傳取之

者善其智而能諌以明納約之義温公去之者爲後

世慮逺矣去取之意两不相悖學者當黙識之

楊龜山云箕子疑亦可死而佯狂以避蓋以父師之

義死之則傷勇矣

老荘之學衡麓胡先生云老荘見周未文勝人皆從

事於儀物度數不復以誠信爲主故欲掃除弊迹以

趍乎本真而矯枉太過立言有失玄虚幽眇不切事

情遂使末流遺略禮法忽弃實徳浮游波蕩其爲丗

害更甚於文滅質

漢開西域三十六國後稍分至五十餘國皆在匃奴

之西烏孫國之南逺者万有二千餘里近者不下九

千餘里或問上蔡先生講論經典二三其説者當何

從謝荅曰用得即是驗之於心而安體之於身而■

行斯是矣如求之或過於幽𭰹證之或出於穿■■

將破碎大體不見聖賢之用心冝無取焉

刘元城云説得一丈不如行取一尺

楊龜山語游執中云常以晝驗之於妻子以觀其行

之篤與否也夜考之於夢𥧌以卜其志之定與否也

伊川先生云讀書當平其心易其氣闕其疑則聖人

之意見矣

東坡先生云聖人之言當以數句成文而求其意若

學者率以一字爲断遇其不同則異說生焉

朱文公語學者觀書法云且當玩味大意就自已分

上着實體驗不須細碎計較一两字異同學問之道

無它求其放心而已

東坡論老荘之教君臣父子夫婦之間汎汎乎若萍

游於江湖而適所值者商鞅韓非得其所以輕天下

齊万物之術是以敢爲殘忍而無疑大抵於所厚者

薄則無所不薄理𫝑然也

陳履常云士大夫視天下不平之事不當懐不平之

意平居憤憤切齒扼腕誠非為已一旦當事而發之

如决江河其可禦耶必有過甚覆溺之至切爲陳子

之論有大學有所忿疐則不得其正之義要當豁廓

然大公物来而順應之

胡文定公曰有志於學者當以聖人爲則有志於天

下者當以宰相自期降此不足道矣

石徂徠曰士之積道德冨仁義於一身蓋假權位以

布諸行事利於天下也豈有屑屑然謀夫衣食者與

侯師聖曰事君者以行道為志非爲禄也然亦有時

而爲貧(⿱艹石)專以禄為事則厮役之志也

胡衡麓曰士之噐大槩有三志於道德者功名不足

以累其心志於功名者冨貴不足累其心志於冨貴

者苟冨貴而巳則亦無所不至矣孔子所謂鄙夫之

横渠曰德未成而先以功業爲事是代大匠斲鮮不

傷手也尭夫詩曰慎勿輕言天下事伊周元不是庸

陳述古曰大丈夫當容人勿為人所容

伊川云别事人都強得惟識量不可強如鄧艾位三

公年七十處得甚好及因下蜀有功便動了謝安當

謝玄破符堅對客圍棊報至不喜及歸折屐齒強終

不得又云堯舜事業亦只如太虚中一㸃浮雲過目

胡文定公語楊訓曰人家切不要事事足意得常有

些不足處便好人家才事事足意便不恰好事出亦

體消長之理言也

青苗錢如今之預取麥錢也假如即目麥價一貫偕

與五百將來徴麥一石

𦔳役錢國家遇有大役均取錢於民官為雇傭也唐

故事奉使四夷其印章曰大唐入某國之印見蜀王

建丗家

五代呉越貢賦朝廷遣使皆由淄莱泛海歳常漂没

其使

呉越王錢鏐甞游衣錦軍作還郷歌歌曰三節還鄉

𠔃挂錦衣父老遠來相追隨牛斗無孛人無欺呉越

一王駟馬歸

開元二年制選京官有才識者除都督刺史都督

刺史有政迹者除京官使出入常均永為恒式

漢制由𭅺官而出宰百里由郡守而入為三公

漢少府掌山海陂澤之稅以備天子𥝠奉大司農掌

國貨以供軍國之用

漢制武帝北伐乃置萬𮪍太守而馬政兼於郡二千

       一五星行度並議前史之失以示髙

𠃔    一年冬十月五星聚於東井此乃歴數

之   一史而不覺此繆浩曰所繆云何𠃔曰按

星 金水二星常附日而行冬十月日旦在尾箕其

   申南而東井方出寅此二星何因背日而行

   欲神其事不復推之於理後歳餘浩謂𠃔曰

   者本不經心及更考䆒果如君語以前三月

   井非十月也

   暦日詔云惟暦象日月星辰乃能成歳自侯

   采衛要欲同文直學士髙鳴雄飛辝也 重公太原人官至吏部尚書

玊堂嘉話卷之中

玉堂嘉話卷之下

   魏景傳景字同叟淮南高郵之隠君子也身

  骨如削石瞳子碧色有光嘗賣繒於市遇華

   從授錬丹鑄劒長生之術元翁名碧天其師

   蟾海蟾之師曰吕洞賔洞賔之師曰鐘離權

   景凢五世矣

  云龍不識石人不識風SKchar不識𡈽魚不知水

  先生云陽不冬藏春氣發而無力

  十一年十二月十四日

   陽羅洑渡江明年十二月臨安降度宗二庶

   冝中文天祥两淮張丗傑擁入許浦江口時

   見因改𭈹景炎凡十八月十六年為帥臣張

      山口執文天祥至大都囚之

上屡欲赦出相之竟不從十九年十二月𥘉九日戮

扵燕南城柴市

錢譜劉更生傳舜父肓其毋常鬻薪以自給舜時糶

米返置錢扵米囊中以還其母則重華之丗錢巳行

矣此唐代錢之驗也賈逵注夏商金幣三䓁錢為下

䓁先儒所傳有錢明矣梁大司馬顧恊所撰錢譜序

漢尚書郎主作文書起草月賜赤管一𩀱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九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