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六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二十七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二十八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二十七

 七言絶句

   過文貞宋公墓

廣州去闕幾千里中使㗸恩信貴僚莫訝簡驩無一

語太平勲業見風標

   沙丘宫

齊梁覇趙何雄壯探鷇囙鋒遽懦庸千古興亡酷相

似武靈而後有莊宗

   栢郷道中

聮鏕時喜𥬇談𨳩不覺凄風漲靣埃曉日迫亭橋畔

路青山一道柳邊來

   大都小雪時聞兩廣捷至

雪飜廣栢飄梅粉雲覆宫墻抹竹煙預爲新年傳喜

    夜到甘泉

   宫杖亡宋物也左丞姚公以

   上所賜出示坐客故有此作效王建體

六宫催上木蘭舟百色輸來不敢留親見紫宸新製

杖金盤龍地玉虬頭

   過中山府

紅旗鐡馬響春冰儒將清邊丗莫驚遼吏不知溏泊

險使來先問二蘇名

   過梁門

漠漠蒼溏海氣霾銅梁北照遂城開不知陂漲能遮

甚萬𮪍藪潚索戰來

   毳幕卓歇圗

牙旗風軟馬蕭蕭渭水歸來氣更豪想得龍沙西北

道際天秋草黒山髙

   題花光墨梅二絶

   蜀僧超然字仲仁居衡陽花光山避靖康亂

   徙江南之柯山與叅政陳簡齋並舍而居山

   谷所爲研墨作梅超凢入聖法當冠四海而

   名後丗甞有移船來近花光住冩盡南枝與

   北枝之句其丰度可想見矣趙雲夢題云如

   王謝子弟倒冠落佩舉止欹傾自有一種風

   味盖前朝髙丞相家物暗香踈影溪雪春風

   四圗今失其溪雪見爲宋漢臣所收僧號花

   光道人東坡山谷少游皆有贈詩

滿溪明月影扶踈只枉緇塵㸃雪膚展放畫圗還記

孤山離落漲西湖

破墨能開雪裏芳道人花供老猶香移船要近花光

住𥬇殺涪公有底忙

   𥙿卿李兄來别復效樂天體以贈

晤語從游喜任眞玉堂僧舍幾相親河梁莫厭重携

手明日共爲千里人

   題朱彦暉三陪手卷謂木 庵陪飯竇 漢卿陪針陳學士陪口也陳時可字秀玉

余年五十覺籠東左臂偏枯右耳聾説道燕城陪手

客此針傳授到朱公

   江村訪友圖

江東宰相說風流賈嗣呉潜果孰優今日國亡

岀時須來訂晉陽秋

㢘公作牧古無雙聞道旌招别楚邦何計挽留

我似來謀及鹿門龐

SKchar茆屋枕江濆杖屨來𫾣月下門不是愛梅多㸔

竹冷香踈影坐黄昏

   韓幹𦘕照夜白圖

開元天子燕遊多一骨承恩玉色瑳所養自來非所

用雨中蜀棧要青騾

纓紱騶衣一色紅玉華光照𫟍門空昭陵六駿秋風

裏辛苦文皇百戰功

沉香亭下牡丹芳宫漏穿花夜宴央輦路傳呼停鳯

燭内家歸詫玉麟光松窓雜錄云開元中明皇甞乗照夜白與太真妃賞牡丹於沉香亭

政捐 --捐金鑑九齡歸聲色糊塗醉不知天意種深天寳

禍故生尤物配妖SKchar

   題何侍御所藏雪霽江行圖

雪霽澄江照眼開常年十月蔽兵埃而今風物真堪

𦘕滚滚行啇兩浙來

栢臺霜信肅江楓寒入黄茅瘴巳空一線暮江春雪

外枉將新意詫清䧺

炎瘴消殘一雪餘勾呉無地不亨衢江山正要燕公

筆却㸃騾綱入𦘕圖

   滕王蝶蟻圖劉侍御家藏

兩翅輕翾暈粉金内人無計撲羅𬓛南昌閣底花如

霧迷殺春香一寸心

槐壤紛紛事暫歡枕中栩栩伴周閑丹青欲識滕

意湏着人間比夢間

粉香金翠夣能甜細冩春悰入筆尖却恐尋香飛便

去六宫争下水晶簾王建宫詞有傳得滕王蛺蝶圖之句

   夏日玉堂即事

悠悠時事百年心歳月徒成昨與今萬一寸長能及

物不愁華髪已盈簮

失時巳抱周人恨濟物長深永叔懐鈴索不鳴朝日

静坐㸔簾影轉苔堦

丗願登瀛不作卿玉堂更比憲臺清只縁白獸樽中

醴當日元王爲穆生

隂隂槐幄羃閑庭静佀藍田縣事㕔細草近縁春雨

過暎堦侵户一時青

日長上直玉堂廬思入閑雲待卷舒重爲盛時難𠕅

遇等閑羞老蠧書魚

  故開府儀同三司中書左丞相贈太尉謚忠

  武史公挽詞有序

   維大元國至元十二年歳乙亥二月七日

   中書左丞相忠武史公以疾薨于位訃聞天

   下痛悼嘆哲人之云亡哀斯民之無禄在某

   又有感焉而不能已者𥘉壬子歳公受封於

   衞其年秋來視師某以諸生啓事上謁特SKchar2

   焉録用實資藉之俾進其所未至以需

   逮中綂建號之明歳公入當鈞軸時某掌記

   中堂館門下者半歳首奏擢除翰林修撰兼

   内省都司旣而以事詿得公辨明免歸至元

   改元緫尹都督移鎮東魯辟某克幕官遵公

   命也公之意盖欲革舊事行新用也九年壬

   申銯御史得調平陽謁公授嗾去曰(⿱艹石)綿歷

   頗乆同列貴和餘復何云 朝 議經制南

   伐詔公開府襄州節制諸軍又將以僚属召

   㝷輿疾北還事雖不果於菲薄寔加重嗚呼

   昔韓愈從事汴州於隴西公有惓惓不忘者

   在裴中令爲可知不肖某何敢望昌𥠖之清

   光而忠武勲德爲丗宗臣逺邁中令而某也

   始終沐公裁成𡖉翼使聲光爝耀於時其感

   戴當何如哉一旦遡六樹之悲風痛吾儕之

   安仰此李平廖立淚下而霑𬓛者也爰𢋫薤

   露之歌用表素旂之末前十章頌公德業之

   萬一後五章攄平昔頋遇辱知之厚傳武侯

   於近代敢躡蹤張拭之文賛𠑽國於麟臺庻

   張本揚雄之作尚兾

   神靈鑒兹誠悃其詞曰

𥙷衮功深作帝箴片言能霈萬方霖白頭無地酬知

巳重爲蒼生淚滿𬓛

㓂鄧髙勲上將材丹青圗𦘕冠雲臺舉頭納納乾坤

大辛苦中原百戰來

南臨江漢北無垠英衛軍機祐預仁百代盛從青史

見漢家群后有元臣

遺表陳情不及𥝠南征無SKchar殺爲嬉身雖不覩呉平

後羊祐恩威有素規

元勲髙在麒麟上曠度初無智勇名欲見令公隂德

厚一門八子緫公卿

幾年黄閣見調元福浸蒼生奠枕眠兩號改元幾二

紀不交波及海南天

閫節堂堂五路尊継承諸姪動天閽推恩不爲夷齊

讓要慰先臣地下䰟

身後論功誓不磨德鞬髙塜欝峩嵳千年零落丘山

底忍聽唐鐃作露歌

上計歸來愈謹忠又從潜邸識

真龍十年浴鳯池邊夣不到歌鐘甲第雄

逆齋節制𥨸桓丈䲔鬣飜波海氣昏堂上有兵能制

勝一言料死苙中豚時予都司中堂公聞逆璮突入濟南有豨入圈無能爲之句至成擒竟如所料

先皇登極公封衛賞識初縁啓事陳二十年間門下

客愧無椽筆賛經綸

昻藏緑野堂前鶴飲啄當年在鳯池一諾見推連省

署九泉埋骨荷深知中統二年余在上都公館焉日陪侍左右

幕圍火烈燕巢傾北際誰能託死生一語保全微命

去聖安方丈記辭行

拂衣歸去老田園木屑筠頭苦見憐尺一起爲蓮幕

客東平門下又三年

征南開府控襄州舒也何爲預唱籌報徳愧無千字

誄峴山南望淚空流

   萬壽節同宋太常弘道出左掖門口號

禁漏穿花夜已央宫槐籠曉色蒼蒼慇懃一㸃東華

日先到紅鸞扇影光

隔夜端門分板位平明簮笏列鵷行紫雲低覆千官

拜潤入金爐百和香

羯鼓聲髙吹管清九天合作鳯鸞鳴侍儀賛喝三成

後磬折齊呼萬壽聲

花映嵓廊近紫宸宫官行酒過三廵共携滿䄂香煙

岀散作都城十日春

對品班分玉筍行一時望拜殿西廂百官燕出宫闈

静踈雨𪷟𪷟濕建章

   過王太師廟在夀張縣西三十里

老雨莓苔滿露臺野棠花映廟門開地中鐡戟消沉

盡時有隂風樹杪來

   題開州驛亭壁并序

   昔有宋之三葉也遼人大舉入㓂南抵澶淵

   有併吞席卷之𫝑堯叟以蜀産主議西廵欽

   (⿱艹石)以呉人請狩建業社稷安危在此一舉萊

   公審𫝑明料敵果挺不㧞之忠任投瓊之責

   奮不顧身竟夷國難當時遼舉國之兵膽巳

   墮公北狩一言奚待斃延夀一矢之力也庚

   申秋予應辟東魯道出是邦按轡周覽想河

   流之奔洶仰壁壘之雄峻斯亦宋之金湯也

   遂盤礡回鑾碑下慨然有懷古人臨大節處

   大難胷中素有所定不然淮隂以漢中畧對

   烏得還定三秦武侯以南陽一論遽能西取

   劉璋東向以爭天下者哉

幸蜀廵呉避銳鋒竟從孤注就天功千年草木餘威

在野老猶能說㓂公

   顯宗𦘕三教晤言圖

兩晉玄風倡永嘉晤言新意出承華後人莫作無同

論剖破藩籬即大家

微言𥘉不出吾書正恐雄誇渉誕虚坐上(⿱艹石)拈花葉

問發端當自仲尼居

承華宸翰日重光大定聲明有父皇(⿱艹石)以撫軍監國

論長沙書䟽未容忘

緇衣蔽路樂清修羽客談玄日自由眼孔佀怜吾輩

小終年平地㸔錢流爲儒户印造寳鈔

鬢絲禪榻喜相依休問珠英果是非巳着孔林殘照

裏青衿漸染變緇衣

   徽宗臨張萱宫𮪍圖

𡙇胯頳衫玉帶圍𩦲華翻影下瑶池老徽筆底無留

思貌盡春風出閣儀

碧暈紅絪思有餘較來經國太工夫大風歌裏雲飛

逺不畏髙皇𥬇殺渠

   戊寅歳燕都元夕

萬家簫皷憶升平九陌銀華璧月澄此夕薊門南北

望風簷隨分兩三燈

   九齡忠諌圗

挺笏摧姦論已萌帝心唯恐悞忠貞開元所事呈来

足只欠成都萬里行

  樂土宣鸂𪅍圗宣和畫工

彩羽翬明照影閑蓼汀沙暖睡𥘉殘撃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𭔃謝霜空

鶻輸與江湖百頃寛

   四皓圖

山中日月到華胥澗飲芝餐樂自殊苦被留侯容不

得須教人SKchar事相汚

   送南SKchar徐子懌兵后還武昌

卧老盧龍塞下春故郷心緒異郷身燈前一展平安

報照眼清江月近人

故里依稀竹樹煙白頭此日是歸年多應秉燭東湖

夜夢裏相㸔一泫然

   王摩詰𮪜山宫圗

安逺門西萬里餘耕桑煙火緫民居只應勤政樓中

夢百倍華清樂不如

憶昔風流王右相開元親侍玉堂廬細吟凝碧池頭

句政恐丹青是諌書

   跋張龍丘簮花圗

醉吟賞盡洛陽春老與坡僊作近隣未礙一枝長在

眼静庵方寸本無塵龍丘子晚居黄崗號静菴居士与東坡為隣

   荆氏周急圗

九縣飈馳到𣏌天禾㕓櫛比豈容全指囷能継前賢

舉亦是農家識事權

   宣和梅蘭圗

暈碧裁紅奪化權氷SKchar芳魄闘春妍只應五柞宫中

夣不到幽香淡影邊

木有寒梅草有蘭色香冝作一圗看曽憂荆𣏌生庭

户歳暮芟夷有至難

   題張寶臣手卷

華𥚑織翠萬金身名動春坊劒字新全佀當年天䇿

府經綸王業半儒臣

   跛船子和尚圗

戢戢波間萬鮪遊一鈎那得盡廻頭何如収却綸竿

坐明月千江任自由

   漁樵閑話圗

艤舟㢮檐兩欣然千古興亡話眼前忘却前溪歸路

晚暝煙横合碧山巔

   觀稼

朝餐不再腹爲虚多稼雲連仰兩濡今日東城看佳

色愈知糞壤是金珠

今年薪桂米量珠日聽閭閻有殍夫縱使積金髙北

斗不知能濟此飢無

煙鋪雲委泛晴光平逺風來粒米香鄒孟最深王道

本徑從五畒論耕桑

   雨後看山

西山盡日塵土靣一雨晚來膏沐容晴霽最堪圖畫

處白雲零亂㸃髙峯

   竹林七賢圗

森森煙玉太行秋七子倘徉結勝遊𥬇殺阿戎真俗

物出山能幾執牙籌

魏晉清談倡(⿱艹石)徒永嘉東播洛爲墟大書不削陽秋

筆更着丹青詫隠居

   讀文中子傳

書成復性才稱訓道見原人本自文聖學操存元不

易白溪猶有淺深分

   山壑萬松圗

髯龍落落不凢材萬壑蒼煙鬱未開絶佀澗阿幽隱

士苦嫌塵土不歸來

巖風謖謖泛秋聲展放横披眼便明酷似龍門山正

北兩崖隂合記經行

大厦欹傾要棟梁萬材於此欝蒼蒼正須叮嘱工師

輩爲桷爲攘細選量

構厦先論大匠賢杗楹椳闑不相捐 --捐何當剪伐長材

外乞與坡仙作竈煙

   讀開元天寳間事

庭燔錦繡𥘉年事嬌枉情過乆復歸鄒孟一言垂至

戒大臣無切格君非

常山不屈平生節中令能明死後忠未(⿱艹石)廣平還具

眼當朝終不賞邊功

   李龍眠二駿圗

突嚙相忘絡腦覊沙平春静草凄迷後人莫作丹青

㸔特爲南華釋馬蹄

遼夏㝷⿱眀皿静塞塵駧駧歸逸華山雲當時騋牝三千

匹辦與龍眠䇿𦘕勲

   候㢘相病

詩書素業清時樂草木平泉四季春識取相君無妄

疾自來憂道不憂貧

金華恩眷見來深李泌𥘉無冨貴心琴裏南風如觧

愠正煩吹起𫝊岩霖一作況是岱雲能寸合肯教空作傅岩隂

當年匹馬走雷風氣壓秦川百二雄今日露花欄檻

底秋絲争吐㸔青蟲

貧不能移貴不驕丈夫到此是雄豪何當慰滿蒼生

望卧㸔東山月影髙

   明皇按樂圗

羽曲調音到克諧宫中花柳四時開五絃儘有南薰

手却唤花奴觧穢來

興慶宫池水殿深帝心横潰溺哇滛讓皇交愛情何

切獨爲君王辨八音

逸圖零落衘前幈心醉華清按樂聲擊損碧梧縁底

事促教秋雨劒𨵿行

   李伯時二馬圖

肉𩦲連錢汗血無絶足日與駑頑俱何當與馭彪將

髀蹴踏逋孽閩東隅

   承顔堂

舉丗紛紛説奉承色窮愉婉古難能近因細讀蘇公

傳眷戀庭闈有足稱

   太子府戊寅夏六月廿日

   千秋節同承㫖姚公尚書許公行香口號

入朝巳盡三嚴皷禮佛重行繞殿香洞户啓時宫燭

逈五雲朝處少微光

前呈光彩日重輝㓜海風煙動羽旗曲𡨋未終閑委

珮朶頥廟下㸔靈龜将入宫夜夣一大龜飛舞余前明日祝 夀畢遂觀此龜

沉沉蘭殿寳香熏濟濟衣冠四皓賔識取元良無筭

壽歛時多福錫生民時奏停運司

   題沁州杜敬天醉經堂沁春秋時地名

   即文中子祖父故居銅川地

金沙霧散滿懐春緫爲從來味道醇酣適愈深心愈

樂不任桮杓復何人

聖賢真味日陶然王氏遺書有正傳河上丈人如見

問𨚫還糟粕到銅川

飲食誰非飽即嬉至論珎味幾人知六經奥㫖醲於

酒不到沉酣緫啜醨

   李相師詩并序

   㐲臣簾垂坐卜蜀君平禄命雖髙目撃道存

   𡊮客師人倫尤妙嵩嵓處士李君術窺鬼

   鑑洞清霄馳聲於京華二十年閲人於市樓

   幾百輩多因𫝑解棼之說無虗髙過喻之辭

   待詔宫車屢承恩眷直氣曽驚於户牖㣲

   言預兆於禨祥爲賦新詩先書小序

霧𨼆雲驤虎豹文眼中歷歷說承恩羡君風鑒何精

切曽愽紅雲一𥬇温

萬事心藏到隱微一言能發静中機

聖皇臨御思賢切識取新豊馬布衣

   過仁宗陵

   道出黒石渡同宣慰陳慶甫遊仁宗陵後宋

   人曽有詩云干戈銷弭歳年登邊將無功吏

   不能四十三年那忍說暗垂𩀱淚過昭陵

   晦翁語録

猗蘭被路柏圍城此日秋禾滿廢陵伊洛水南崧少

後丙年六月記來曽

   題承顔堂卷

   近讀程氏遺書論曽子耘𤓰誤斬其根曽晳

   建入杖以擊其背曽子仆地不知人事良乆

   而蘇欣然而進曰大人用力教參得無疾乎

   乃退援琴而歌使知體康孔子聞而怒曽子

   至孝如此亦有這些失處(⿱艹石)是舜百事從父

   母只殺他不得又問申生待烹之事如何曰

   此只是恭也(⿱艹石)舜湏逃也前日題此卷詩意

   偶與此合喜爲録附其後

小雅報勞天囯極南陔致養戒何深浚完井廪從多

故一順能全是舜心

   題禮宗所題宫扇

拱手深宫四十年只將詩酒闘清妍料應一片江湖

夢不到謝玄淝水邊

   跋嘉祐熈寕間李昭珙所受告身三通

愛樹懷賢自昔然眼中真宰見差肩因思近代文明

㝡無佀嘉熈慶曆年

   跋秦王擒竇建徳圖

天命人心巳有歸怒麛抗嶽欲奚爲自將五載飛揚

舉辦作秦王破陣辭

   王昭君出塞圖

絶色當年冠漢宫誰移尤物使和戎流連不重君王

慾延夀丹青似有功用程晏論

朔漠風沙異紫臺琵琶心事欲誰開人生正有新知

樂猶勝昭陽赤鳯來

   讀趙飛燕傳

木門蒼莨向夜開富平騶𮪍欲誰猜微行笑殺張公

子併引昭陽赤鳯來

   題𭶑䑕賦後

䑕喻雄深過柳州𥨸時欺𭧂果誰尤惠卿未死舒王

在悄悄孤懷爲國SKchar

社䑕城狐固細微不勞區處動嫌疑何當論報堂階

下免使區區(⿱艹石)輩欺

𧲣豕磨牙到𭧂殘容身應媿豸爲SKchar咄哉此輩何爲

者未用區區計靣謾

   黄筌蜂蝶圖

翅粉翻香卷鐡鬚亭亭花影小華胥黄生筆底留深

思似與齊丘釋化書

鳯輦隨渠即幸臨隔花望断翠嬪心春風上下撲不

得飛過𦘕欄情更深

   題劉君用可菴手卷

忤物能全古未聞正湏多可應時人保身猶落婁公

後唾辱湏防潔靣嗔

   題樂天不能忘情圖

病來心事轉蹉跎身外猶嫌長物多况是春歸留不

得侍兒無用蹙𩀱蛾

里陌鳴珂歳月深柳枝清唱伴長吟一朝並逐春風

散却是維摩示病心

悲鳴駱馬莫回頭說似余情乆倦游滿眼清伊石樓

月杖藜來徃亦風流

龍門八節鑿來平千首新詩貯佛經只爲暮年無可

做又留公案入丹青

青衫憔悴老江州放逐歸來萬事休正有醉吟情未

减又飜新様柳枝愁

春風不到豸冠霜甚是温柔與醉郷展放盡圖還自

𥬇𩯭絲先比樂天蒼年四十二髮巳半白

   題醉仙圖

瑶池清讌丗空聞想像仙桃物外春盡史恍從

見丹靑貌盡醉時真

等是髙陽舊酒徒醉郷真樂到華胥不然有口難言

際同向春風倒一壼

何物諸人作恠顚眼花落井口流涎滔滔緫是胡母

軰強着冠巾作散仙

   公堂即事自箴

兩衙相並無㝷丈一處繁SKchar一寂然間有事來還徇

却俯慚於地仰慚天

   門帖子

不期北里冨薰天 中 朝日九遷喜見上旬壬子

會大家豊足過今年四日壬子

   題杜氏近仁堂

青青庭草我何殊物體方苞戒薙除致飬此心能𩔖

長一軒和氣際堪輿一作一天生意見方輿

我欲斯仁仁即至主人此理乆相安兩椽寓舎中堂

後莫作王孫火𫁘看

心徳由來萬善宗舉斯加彼即冲融不湏苦向遺編

泥收取平時濟物功

漢署𭅺曹寔要津不移居飬幾何人粹然一點慈祥

氣辦與人間作好春

嫂趍井坎爭援手牛爲觳觫免釁鐘天理在人曽間

断多君操守便從容

顔子拳拳善服膺豈徒歸羙重名稱寥寥此意千年

後復禮名家見杜陵

愽愛功多到靖深虛懷猶用近爲箴煩君試閲金華

事何限當機利益心

   跋燕肅牧羊圖

行飲溪流喜降阿歸鞭影淡夕陽坡佀將濈濈維千

角辦作宣王考牧歌

平秩東臯事有餘荒煙平楚散林墟牧人例有繁多

慶簔底秋江夢衆魚

   題温居士𦘕像

盛集賔筵每㑹逢𥬇談端有古人風如公耆舊今能

幾又逐秋江月影空

太真風彩動并門處士流芳寔裔孫今日坐看磐石

上老成雖逺典刑存自稱晉温太頁之後

   題魯人張仲和卿舒嘯亭手卷

蟻穴蜂衙閧事機人心無路到淸夷翛然𥬇煞東皇

客月白風清世不知

千山秋月照螺臺兩吻清風萬壑來吹作半空鸞鳳

去公和元是不凢材

   已𫑗清明日雜詩時廵按南京

東風吹静鎻䆫塵落盡桃花别有春一樹青梅

老小湖山畔翠娥顰

早衙倒向中時散𪧐酒禁持到日西歩繞芳叢

見閑情還與碧雲低

千門萬户記經行瓦礫場中問舊名一片

月照人依舊十分明

■散公堂日晌西暮雲樓閣自髙低呢喃何處飛來

燕佀爲巢新快穏棲

雪妥紅飜㸃綴春桃花錦爛柳條新那知春事都無

意燕子争來強語頻

我近南來石濟津暖煙晴日欲烘春自從入得清明

節連日春隂殢殺人

   汴梁淸明

連日風沙此日晴東君有意作淸明垂鞭醉入宫城

去一片傷心𦘕不成

   寒食日過隆徳宫

當年陸海駭珎藏此日繁華墮渺茫春草不隨人事

換依然分翠入宫墻

   題孫郎中孝友峯

小穿沙囓到玲瓏抵事題爲孝友峯長著紫荆庭樹

影鞠哀天顯表冲容

   館史開府第宅

石欄春静雨留苔江漢堂深又獨來前日平泉門下

客一花一草緫興哀

   宫墻

一片摧頺當道危風前竹色想依依偶逢白髪宫前

叟指顧因渠得禁闈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