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外交與强盜世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秘密外交與强盜世界
作者:李大釗
1919年5月18日
署名「常」發表。

凡是世界上的土地,只要是世界上知道人的道理的人在那裏過人的生活,我們決不把他認作私有物,拒絕他人。但是强盜政府們要根據着秘密外交拿人類正當生活的地方,當作他們私相授受的禮物,或送給那一個强盜國家、强盜政府,作擴張他那强盜勢力的根據,無論是山東,是山北,是世界上的什麼地方,我們都不承認,都要抗拒的。我們反對歐洲分贜會議所規定對於山東的辦法,並不是本着狹隘的愛國心,乃是反抗侵略主義,反抗强盜世界的强盜行爲。

這回歐戰完了,我們可曾作夢,說什麼人道、平和得了勝利,以後的世界或者不是强盜世界了,或者有點人的世界的采色了。誰知道這些名辭,都只是强盜政府的假招牌。我們且看巴黎會議所議決的事,那一件有一絲一毫人道、正義、平和、光明的影子!那一件不是拿着弱小民族的自由、權利,作幾大强盜國家的犧牲!

威爾遜這位書生,天天在那裏對那些强盜說「正義」、「人道」的話,組織「國際聯盟」哪,希望「永久平和」哪,這眞是對牛彈琴。只落得那些强盜們對他瞪眼,他自己也是對他們嘔氣,希望他的人灰心。

威爾遜君!你不是反對秘密外交嗎?爲什麼他們解決山東問題,還是根據某年月日的倫敦密約,還是根據某年月日的某某軍閥間的秘密協定?須知這些東西都是將來擾亂世界平和的種子。像這樣的平和會議,那有絲毫價值!人家爲保障一國的强盜權利,還有退出和會的決心勇氣,你爲保障世界平和,貫徹自己的主張,竟沒有退出和會的決心勇氣。你自己的主張計畫如今全是大砲空聲,全是曇花幻夢了。我實爲你慚愧!我實爲你悲傷!

常向我們說和我們有同種同文的情誼的日本人啊!你們把這塊山東土地拚命拿在手中究竟於你們民族的生活上有什麼好處?添什麼幸福?依我看來,也不過多養活幾個醜業婦、無賴漢、嗎啡客,在人類社會上多造些罪惡,作些冤孽,給日本民族多留些恥辱的痕迹罷了。這話並不是我太刻薄,試一翻日本的移民史,那一處不是這幾色人先到?除去這幾色人還有什麼人?——那背包賣藥的還是第一等的——在這等地方的商人、紳士、官吏、軍人,也都漸漸丟失了他們的人性,只增長他那殘暴、狡詐、嫉妬、貪淫的性質。結果更要鞏固國內軍閥財閥的勢力,來壓制一般人民,永遠不能翻身。這又何苦呢?

我們厯來對外的信條,總是「以夷制夷」;對內的信條,總是「依重特殊勢力」。這都是根本的大錯。不知道有幾多恥辱、哀痛、失敗、傷心的陳迹,在這兩句話裏包藏。而從他一方面,又把民族的弱點、惰性、狡詐、卑鄙,都從這兩句話裏暴露出來。這囘青島問題,發生在群「夷」相爭,一「夷」得手的時候。當時我們若是不甘屈辱,和他反抗,就作了比利時,也不過一時受些苦痛有些犧牲,到了今日,或者能得點正義人道的援助。那時既低聲下氣,今日却希望旁人援手,要知這種沒骨頭沒志氣的人民,就是正義人道昌明的時代,不能自助的人,也不能受人的幫助,況在强盜世界的裏面,更應該受點罪孽。我們還在這裏天天做夢,希望他人幫助。這種喪失自立性的恥辱,比喪失土地山河的恥辱,更要沈痛萬倍!

大家都罵曹、章、陸這一班人爲賣國賊,恨他們入骨髓,都說政府送掉山東,是我們莫大的恥辱,這抱侵略主義的日本人,是我們莫大的仇敵。我却以爲世界上的事,不是那樣簡單的。這作惡的人,不僅是曹、章、陸一班人,現在的世界仍然是强盜世界啊!日本人要我們的山東,政府答應送給他,都還不算我們頂大的恥辱。我們還是沒有自立性,沒有自決的膽子,仍然希望共同管理,在那「以夷制夷」四個大字下討一種偷安苟且的生活,這眞是民族的莫大恥辱啊!日本所以還能拿他那侵略主義在世界上橫行的原故,全因爲現在的世界,還是强盜世界。那麼不止奪取山東的是我們的仇敵,這强盜世界中的一切强盜團體、秘密外交這一類的一切强盜行爲,都是我們的仇敵啊!我們若是沒有民族自決、世界改造的精神,把這强盜世界推翻,單是打死幾個人,開幾個公民大會,也還是沒有效果。我們的三大信誓是:

改造强盜世界,

不認秘密外交,

實行民族自決。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