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諡繆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秦穆諡繆論
作者:皮日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7

聖人務安民,不先置不仁,以見其仁焉。不先用不德,以見其德焉。苟如是,是見危者已墜而欲援,觀鬥者將死而方救。噫!其亦不仁矣。以高辛之仁化用一摯,摯之不善,天下之民輔堯以為君。以唐堯之仁化用一鯀,鯀之不績,天下之民噪禹以為功。夫如是,摯之與鯀,是高辛唐堯誠用之也,非先置也。推其誠而用之,人民尚倍之如是,況先置者耶?當晉獻驪姬之亂後,奚齊卓子之死餘,重耳在翟,夷吾居秦。以秦穆之力,制翟而安晉,其能必矣。夫重耳之賢也,天下知之。又其從者足以相人國,如先立之,必能誅亂公子,去暴大夫,翼德於成周,宣化於汾晉。而穆公反取公子縶之言,乃先置夷吾,是為惠公。公之入也,背內外之賂,誅本立之臣,烝先父之室。故生民興誦,死者無報。卒身獲於秦,而子殺於晉。嗚乎!致是也,非晉人之罪,秦人之罪也。夫摯立八年,不善而去。鯀用三載,弗績而誅。況晉惠公之在位,作宗廟之蠹蠍,為社稷之稂莠,一立十五年,其為害也大矣。今之學者以秦穆為繆,尚疑其諡。得斯文也,可以諡繆為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