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事二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稗事二則
作者:袁枚 清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09

尹文端公母徐氏,江寧人,為相國小妻。相國家法嚴,文端總督兩江,夫人猶青衣侍屏匽。文端調雲、貴,入覲,世宗從容問:「汝母受封乎?」公叩頭免冠,將有所奏。世宗曰:「止。朕知汝意。汝庶生也,嫡母封,生母未封,朕即有旨。」公拜謝出,相國怒曰:「汝欲尊所生,未啟我而遽奏上,乃以主眷壓翁耶?」擊以杖,墮孔雀翎。徐夫人為跽請乃已。世宗聞之,翌日命內監、宮娥各四人捧翟茀、翬衣至相國第,扶夫人榻上,代為櫛沐、袨服、鑭飾,花釵爛然。八旗命婦皆嚴妝來,圍夫人而賀者,相環也。頃之,滿、漢內閣學士捧璽書高呼入曰:「有詔。」相國與夫人跪,乃宣讀曰:「大學士尹泰,非藉其子繼善之賢,不得入相。非側室徐氏,繼善何由生?著敕封徐氏為一品夫人。尹泰先肅謝夫人,再如詔行禮。」宣畢,四宮娥擁夫人南面坐,四內監引相國拜夫人。夫人驚,踧踖欲起,四宮娥強按之不得動。既,乃重行夫婦合巹結褵之儀,內府梨園亦至,管弦鏗鏘,肴烝紛羅,諸命婦各起持觴為相國夫人壽。酒罷,大歡笑去。

後三十年,文端側室張夫人受封,文端謝恩奏及之。上曰:「朕實不知先帝有此事,乃竟暗合。豈非卿家家運耶?」公繼室鄂夫人,鄂文端公猶女也。兩文端相見,鄂老矣,歎曰:「吾日夜思抽身退,未知能否?」夫人曰:「女聞古之君子,事君能致其身。又曰明哲保身,未聞有抽身者。」兩文端為之莞然。


田文鏡總督河東,以不喜科目聞。王士俊宰祥符,謁田。田問出身,王眉蹙口澀,若為萬不得已者而對曰:「士俊不肖,某科翰林也。」田以為測己,愈惡之。每見嗔喝,吹毛索瘢,王憂懣不食。幕府客裘香山,高士也。被酒大言曰:「制軍有意相督過,將早晚劾公。公去無名,可惜。不如擇一有名事去。」問:「何事?」曰:「今新增河南鹼地稅,民不能堪。公以狀啟田,田必據此劾公。公雖去,公名傳矣。曷若萎藋授印,低頭出衙乎?」王深然之,繕稿數千言,通牒大府。布政使楊文乾心嗛田所為,而屈於勢不能言。忽得王牒,驚曰:「此何時,尚有奇男子耶?」呼僮焚香,供牒再拜。遲明,田果具疏劾王。楊佯助田怒,謾曰:「狡哉王令,知公憎之,故借此求名。若據彼牒劾奏,是落伊度內也。且罪止罷官,不如姑舍是而別摘他罪中之,使轉身不得。」田頷之。王感楊恩,私誓如父子然。

亡何,天子擢楊巡撫廣東。士俊送出境,悲不能自止。楊亦泫然曰:「事未可知,何忍遽別?姑行一驛乎?」既又留之曰:「事未可知,姑再一驛乎?」王自度無全理,惘惘相隨。忽見北來飛騎捧黃封授楊,楊下輿北向九叩首,招王曰:「我乞汝同往廣東,天子許以府道用矣。速歸辦裝可也。」王至廣東,授肇高廉道,尋擢布政使。田文鏡卒,竟督河東,代其位。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