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在這二十三年裏做些什麼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所以挑选这个题目,是因为今天是国庆纪念会,在已往的几个纪念会,和报纸的言论,差不多都是悲观的,都觉着在这二十三年中没作些什么,甚至于革命者也承认革命尚未成功,也不知道他们自己所做出来的成绩,以至于悲观。我以为悲观固然是应该的,像先烈的流血、奋斗,无非是希望着打倒专制,享受点人群自由,可是到现在还有人在歌颂专制,欢迎独裁,我们在今天的纪念会上应该悲现,应该替先烈抱屈。但从另一方面算一算我们的账,先烈的性命,也许不白牺牲,先烈的热血也许不白流,那么这个账算什么呢?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看:一、破坏的,二、建设的。

  破坏的是什么呢?

  在旁的国家,往往有统治者,有良风美德的中心,故往往可以不流血而改革。在我们中国,根本就没有这良风美德的中心,自古以来根本就没有贵族、资产、知识阶级在上头领导着,根本就是平民化的社会,忽然在上面加上一层压力,凭着祖宗偶然的成功的异族,用吃人的礼教包庇这高压的手段,在这状况之下,非破坏不可,因为中国根本就没有领袖阶级,所以好坏风气都由民间来的,往往民间运动一出来,就会被上面压力制止的。清末北京演新戏,只要御史奏上一本,立刻就可被摧残了。还有1898年的帝制改革一百天里头,建树了不少的新政,当时很惹起全世界的注意。但是不久,老太太出来了,一声令下,把所有的新政都摧毁净尽,办新政的人们死的死,亡的亡了。假如没有辛亥的成功,推倒高压势力的话,恐怕在这二十三年里更没有什么建树了,所以我们第一要算一算,破坏的究竟是些什么?

  皇帝的打倒,两次复辟的消灭!

  除非再由外面来一个高压势力,我想我们中国不会再有帝制了,所以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大改革,不但皇帝被打倒了,像什么三宫、六院、太监、贵胄……种种制度,都被皇帝带走了,这层压迫打破了以后,人民可以自由了。例如妇女剪发,在二十三年前,能这样容易吗?在二十三年前男女能够同校吗?从前京师大学堂只许二十几岁的青年讲经读文,一点改革也不许,学监是戴红缨帽的,一切一切,都是换汤不换药,在那时虽然说是“天高皇帝远”,但不许你动,你就不敢动,现在是大大的改变了。特别是政治上的改革,很显明的看出来,至于古文、骈文、非刑种种,都被打倒了。

  至于建设方面呢?虽然人民还没达到自由平等的地步,但物质建设上不能不承认有很快的进步,例如交通方面,陇海、平绥等路都拉长了,公路的发展,虽然在商业上价值不大,但也较胜于无啊!譬如在民初甘肃的商会代表到北京来,得走一百零四天,而现在只用十四天就够了,要乘坐飞机,三天就可以到,这样看来,进步不为不多啦。教育方面,王部长在广播电台演说中,他报告全国小学生较民初加四倍,中学生加十倍,大学生加一百倍,固然这样增加是不正当,但进步不能算不快啊!我记得我在中学时代,几何、代数,都是日本人教,其余如博物、理化……没有一个不是日本人教,现在呢?在一百一十个大学里,除去少数有历史关系外,凡科学主任教师都是中国人了,如清华的物理系,和北大的地质系,成绩到那国都说得出了,特别是地质学,不但研究而且有组织,两三个人领导之下,在二十一年中,居然在世界上得有很重要的地位了,可见我们中国的学术是在长足迈进呢!其次我们要看看社会上的改革,如不久以前,天津地方法院判决了一个父母谋害亲女案,因为他们的女儿和人通奸,法律上没追究,而他们任意追究处理,将亲女溺死,判了十三年徒刑,这种改革是多么大!此外如婚姻问题,在上海报纸上天天可以看到“某某意见不合,双方脱离关系……”等启事,这种情形在已往是不允许的,到现在都不认为稀奇了,并且在民法上规定了十一条,只要有其中的某个条件,就可以离异,这不能不承认是社会上一大改革呀!


(本文为1934年10月9日胡适在北平燕京大学国庆纪念会上的演讲,由赵佩珊、张希纲记录,原载1934年10月10日天津《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