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蘭第二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答蘭第二書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7

來書極言唐詩之弊,故以學宋為解。所陳諸弊,僕不以病唐人,乃以病吾子。何也?子亦知孔子之道,歷萬世而無弊者乎?然鄉之氓,有學孔子者,終日「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人但呼為飲食之人,不呼為孔子也。是豈孔子之弊哉?子之弊唐,毋乃類是!

且弊有多寡,學者當擇其寡者而趨之。程、朱講學,陸、王亦講學。其於聖道,互有是非。然天下士多遵程、朱,少遵陸、王。故何也?程、朱流弊,不過迂拘;陸、王之弊,一再傳而奸猾竄焉。其弊大,故其教不昌。唐詩之弊,子既知之矣;宋詩之弊,而子亦知之乎?不依永,故律亡;不潤色,故彩晦。又往往疊韻如蝦蟆繁聲,無理取鬧。或使事太僻,如生客闌入,舉座寡歡。其他禪障理障,蝆詞替語,皆日遠夫性情。病此者,近今吾浙為尤。雖瑜瑕不掩,有可傳者存,然西施之顰,伯牛之癩,固不如其勿顰勿癩也。況非西施與伯牛乎?

說者曰:黃河之水,泥沙俱下,才大者無訾焉。不知所以然者,正黃河之才小耳。獨不見夫江海乎?清瀾浮天,纖塵不飛,所有者萬怪百靈,珊瑚木難,黃金銀為宮闕而已。焉睹所謂泥沙者哉?善學詩者,當學江海,勿學黃河。然其要總在識。作史者才、學、識缺一不可,而識為尤。其道如射然。弓矢,學也。運弓矢者,才也。有以領之,使至乎當中之鵠,而不病於旁穿側出者,識也。作詩有識,則不徇人,不矜己,不受古欺,不為習囿。杜稱多師為師,《書》稱主善為師。自唐、虞以來,百千名家,皆同源異流,一以貫之者也,何暇取唐、宋國號,而擾擾焉分界於胸中哉?吾子亦先澄其識而已矣,毋輕論詩。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