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衛大司空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答衛大司空書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6

枚隸公屬下,蒙訓儉以養廉,引身相率,意良厚也。第平素讀書覽古所得者,似與君子意旨有殊,請聲之於左右。

公昔刺海州,衣布含脫粟,後居高位如故,可謂不欺其志者。然枚以為公之所以率性者,當在是;所以自足與教人者,當不在是。孔子曰:「奢則不遜,儉則固。與其不遜也寧固。」是時卿大夫歌《雍》舞《佾》,多不遜者,故夫子有為言之。若子之服食起居,《鄉黨》一書甚具,蓋未嘗儉也。考史:管仲奢,晏嬰儉,皆君子;元載奢,盧杞儉,皆小人。然則君子小人之分,不在奢與儉也明矣。

人之好尚不能盡同。文王嗜菖蒲菹,曾絜嗜羊棗。天下之嗜菖蒲菹、羊棗者,必不止文王與曾點也。因文王、曾點而菖蒲菹、羊棗特傳,非菖蒲菹、羊棗之能傳文王、曾點也。奢儉之適情,亦猶食味之適口而已矣。雖然,朝廷有體,聖人有經,不可以好尚異也。禮:享宴、肴饌、弁帶、革舄,有公、侯、卿、大夫、士之別。本朝《會典》尤詳言之。先王豫知後之人必有奢以亂制、儉以沽名者,故戒奢黜儉,而一束之於禮。孔子曰:「非禮勿視。」非特奢於視者非禮也,其過儉之視,亦非禮也。曰:「非禮勿聽。」非特奢於聽者非禮也,其過儉之聽,亦非禮也。公為大臣,宜率天下歸於禮,不宜率天下歸於儉。若積俸錢以遺所不知誰何之人,而徒取朝廷倚賴之身,而惡衣惡食以僇苦之,是為子孫計,貪甚矣,而何儉焉?若曰非此恐清名不立,是為好名計,貪甚矣,而何儉焉?《檀弓》曰:「國奢則示之以儉。」今朝廷節用愛民。國未奢也,而公又何儉之示焉!

本朝湯潛庵、陸稼書皆以儉名者也。然兩人之所以成名,公當深求之,勿貌襲之。如敝車羸馬,皆可以為湯、陸,則凡「食不厭精,膾不厭細」者,亦皆可以為孔子矣。夫不趨至樂之境,以貌襲孔子,乃趨至苦之境,以貌襲湯、陸,擇術者不若是拙也。

公巡撫廣西,劾謝濟世子,並劾濟世,枚以為過矣。昔令尹子文、王猛、房、杜,皆賢相,其子皆不肖,當時不咎其父。謝雖迂怪,非中行之士。然當田文鏡隆赫時,朝臣嘿嘿,而謝為三日御史,露章批鱗,卒戍窮邊,口無二辭,可不謂豪傑哉?有人如此,不為之全其晚節為後世勸,而使衰年縲絏,填死牢戶。天下之人,聞而悲之。以公所為,得毋奢於刑而儉於德乎?然則公之所奢,枚之所儉,盍亦兩勉之而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