箋註陶淵明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録 箋註陶淵明集 卷第一
晉 陶潛 撰 宋 李公煥 箋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巾箱本
卷第二

箋註陶淵明集卷之一

 詩四言

   劉後村曰四言自曹氏父子王仲

   宣陸士衡後惟陶公最髙停雲榮

   木等篇殆突過建安矣又曰四言

   尤難以三百五篇在前故也

  停雲

   停雲思親友也罇湛新醪湛讀曰沉

   列𥘉榮願言不從歎息彌襟

靄靄停雲濛𪷟時雨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静𭔃東軒春醪獨撫良朋悠邈搔首延佇

○停雲靄靄時雨𪷟𪷟八表同昏平陸成

二句盖寓飈囬霧塞陵遷谷變之意有酒有酒閒飲東牎

願言懷人舟車靡從○東園之樹枝條再

榮競用新好以招余情謂相招以事新朝也人亦有

言日月于征安得促席說彼平生○翩翩

飛鳥息我庭柯歛翮閒止好聲相和豈無

他人念子寔多願言不𫉬抱恨如何

   髙元之曰以停雲名篇乃周詩六

   義二曰賦四曰興之遺義也

  時運

   時運游暮春也春服旣成景物斯

   和偶影獨游欣慨交心

邁邁時運穆穆良朝襲我春服薄言東郊

山滌餘靄宇曖微霄有風自南翼彼新苗

○洋洋平津乃漱乃濯邈邈遐景載欣載

矚之欲切視也稱心而言人亦易足揮兹一觴

陶然自樂○延目中流悠悠清沂魚衣切水名出

童冠齊業閒詠以歸我愛其静寤寐交

揮但恨殊丗邈不可追○斯晨斯夕言息

其廬花藥分列林竹翳如清琴横床濁酒

半壷黄唐莫逮慨獨在余史記曰黄帝爲有熊帝堯爲陶

   湯東澗曰閒詠以歸我愛其静靜

   之爲言謂其無外慕也亦庻乎知

   浴沂者之心矣

  榮木

   榮木念將老也日月推遷已復有

   夏緫角聞道白首無成

采采榮木結根于兹晨耀其華夕已䘮之

人生(⿱艹石)𭔃顦顇與憔悴同有時静言孔念中心

悵而○采采榮木于兹托根䌓華朝起慨

暮不存貞脆由人禍福無門匪道曷依匪

善奚敦○嗟予小子禀兹固陋徂年旣流

業不増舊志彼不舎安此日冨或曰志當作忘荀子

功在不舎詩一醉日冨盖自咎其廢學而樂飲云爾我之懷矣怛焉

内疚○先師遺訓余豈云墜四十無聞斯

不足畏脂我名車䇿我名𩦸千里雖遥孰

敢不至

   趙泉山曰四十無聞斯不足畏按

   晉元興三年甲辰劉敬宣以破桓

   歆功遷建威將軍江州刺史鎭潯

   陽辟靖節參其軍事時靖節年四

   十也靖節當年抱經濟之器藩輔

   交辟遭時不競將以振復宗國爲

   己任回翔十載卒屈于戎幕佐吏

   用是志不𫉬騁而良圗弗集明年

   决䇿歸休矣

  贈長沙公族祖

   長沙公於余爲族一作余於長沙公爲族

   同岀大司馬漢髙帝時陶舎昭穆旣逺巳

   爲路人經過潯陽臨别贈此

同源分流人易丗踈慨然寤歎念兹厥𥘉

禮服遂悠𡻕月𦕈徂感彼行路眷然躊躇

○於穆令族允構斯堂諧氣冬暄映懷圭

璋爰采春花載警秋霜我曰欽哉實宗之

光○伊余云遘在長忘同𥬇言未乆逝焉

西東遥遥三湘寰宇記湘潭湘郷湘源爲三湘滔滔九江

山川阻逺行李時通○何以冩心貽此話

言進簣雖微終焉爲山敬哉離人臨路悽

然𣢾襟或遼音問其先

   楊誠齋曰同源分流人易丗踈慨

   然寤歎念兹厥𥘉老泉族譜引正

   淵明詩意而淵明字少意多尤

   㴠詠

   西蜀張縯辨證曰年譜以此詩爲

   元嘉乙丑作按晉書載長沙公侃

   卒長子夏以罪廢次子瞻之子宏

   襲爵宏卒子綽之嗣綽之卒子延

   壽嗣宋受晋禪延壽降爲呉昌侯

   (⿱艹石)謂詩作於元嘉則延壽已改封

   呉昌非長沙矣先生詩云伊余云

   遘在長忘同盖先生丗次爲長視

   延壽乃諸父行序云余於長沙公

   爲族或云長沙公於余爲族皆以

   族字斷句不稱爲祖盖長沙公爲

   大宗之傳先生不欲以長自居故

   詩稱於穆令族序稱於余爲族又

   云我曰欽哉實宗之光皆敬宗之

   義也如年譜以族祖族孫爲稱乃

   是延壽之子延壽已爲呉昌侯其

  子又安得稱長沙公哉要是此詩

  作於延壽未改封之前

  酬丁柴桑柴桑𠎅陽故里

有客有客爰來爰止秉直司聦于惠百里

飡勝如歸聆善(⿱艹石)始○匪惟諧也屢有良

由載言載眺以冩我憂放歡一遇旣醉還

休寔欣心期方從我遊

 荅龐參軍

  龐爲衛軍參軍從江陵使上都過

   潯陽見贈

衡門之下有琴有書載彈載詠爰得我娯

豈無他好樂是幽居朝爲灌園夕偃蓬廬

〇人之所寳尚或未珍不有同愛云胡以

親我求良友寔覯懐人懽心孔洽棟宇惟

時新居南里之南村即栗里隣新居隣也○伊余懐人欣德

孜孜我有㫖酒與汝樂之乃陳好言乃著

新詩一日不見如何不思○嘉遊未斁誓

將離分送爾于路衘觴無欣依依舊楚邈

邈西雲之子之逺良話曷聞○昔我云别

倉庚載鳴今也遇之霰雪飄零大藩有命

作使上京豈忘宴安王事靡寕○慘慘寒

日肅肅其風翩彼方舟容裔江中勗哉征

人在始思終敬兹良辰以保爾躬

  勸農

悠悠上古厥𥘉生人傲然自足抱朴含眞

智巧旣萌資待靡因誰其贍之實頼哲人

〇哲人伊何時爲后稷贍之伊何實曰播

殖舜旣躬耕禹亦稼穡逺(⿱艹石)周典八政始

食○熈熈令音猗猗原陸卉木繁榮和風

清穆紛紛士女趍時競逐桑婦宵征農夫

野𪧐○氣莭易過和澤難乆冀缺携儷

僖三十三年舅季使過兾見兾缺耨其妻饁之敬相待如賔與之歸沮溺結

耦相彼賢逹猶勤壟畒矧伊衆庶曵𥚑拱

手〇民生在勤勤則不匱宴安自逸𡻕暮

奚冀儋石不儲儋石言一儋一石應劭曰齊人名甖爲儋石受二斛

漢書音義曰儋一斗之儲飢寒交至顧爾儔列能不懷

愧○孔耽道德樊湏是鄙董樂琴書田園

不履(⿱艹石)能超然投迹髙𮜿敢不歛祍敬讃

德美

  命子

悠悠我祖爰自陶唐邈爲虞賔歴丗重光

陶丗之先曰伊祈氏升唐侯爲天子後遜于虞作游陶立故號陶唐氏而謚曰堯取

散冝氏之女曰女皇生丹朱復有庶子九人及舜初郊于唐以丹朱爲尸因封於唐

御龍勤夏豕韋翼啇時董父好龍舜命豢龍於陶丘而堯之庶

子奉先之祀於陶丘者或丗業豢龍逮夏帝孔甲時天降雌雄龍二于庭有劉累者

實堯之裔累以擾 龍事孔甲賜之姓御龍氏龍一雌死帝旣饗復求御龍氏懼迁

魯山祝融之後封於豕韋啇武丁㓕之以封劉累之胄穆穆司徒

載啇民七族陶氏其一也陶氏授民是爲司徒盖豕韋之後陶姓始經見於此

族以昌原陶姓氏族之所自來也○紛紛戰國漠漠衰

周鳯隱於林幽人在丘逸蚪遶雲蚪竒摎切俗作

蛇非無角龍也奔鯨駭流二句喻狂𭧂縱横之乱也天集有漢

眷予𢚓侯髙帝功臣表開封𢚓侯陶舎以左司馬從漢破代封侯

於赫𢚓侯運當攀龍撫劒夙邁𩔰茲武功

書誓山河啓土開封髙帝與功臣盟云使黄河如帶㤗山如礪

國以求有爰及苗裔書誓山河謂此盟也亹亹丞相孝景二年陶青爲丞

允廸前蹤○渾渾長源蔚蔚洪柯群川

載道衆條載羅一句喻枝𣲖之分散時有語黙運因

隆窊窊烏𤓰切凹也二句言陶青之後未有𩔰者也在我中𣈆業

融長沙按别傳陶侃字士衡仕中晋在軍四十一載位至八州都督封長沙

郡公薨於成帝咸和九年追贈大司馬謚曰栺桓桓長沙伊勲

伊德天子疇我專征南國功遂辭歸臨寵

不忒孰謂斯心而近可得言長沙公心期之髙逺也

肅矣我祖慎終如始直方二臺惠和千里

陶荗麟譜以岱爲祖按此詩云惠和千里當從晋史以茂爲祖陶茂爲武昌大守

於皇仁考淡焉虚止𭔃迹風雲寘兹愠喜

父姿城大守生五子史失載〇嗟余寡陋瞻望弗及顧

慚華鬢負影𨾏立三千之罪無後爲急我

誠念哉𫩜聞爾泣〇卜云嘉日占亦良時

名汝曰儼字汝求思温恭朝夕念兹在兹

尚想孔伋庻其企而孔伋因求思而言韋玄成詩誰謂華髙企

其齊而誰謂徳難厲其庶而〇厲夜生子遽而求火

大地篇厲之人半夜生其子遽取火而視之汲汲然惟恐其似己也凡百有

心奚特於我旣見其生實欲其可人亦有

言斯情無假○日居月諸漸免于孩福不

虚至禍亦易來夙興夜寐願爾斯才爾之

不才亦巳焉哉

   張縯曰先生髙蹈獨善宅志超曠

   視世事無一可芥其中者獨於諸

   子拳拳訓誨有命子詩有責子詩

   有告儼等䟽先生旣厚積於躬薄

   取於世其後冝有興者而六代之

   際迄無所聞此亦先生所謂天道

   幽且逺鬼神茫昧然者也靖節之裔不見

   於傳獨𡊮郊𠂀澤謡云陶峴彭澤之後開元中家于崑山

   又曰杜子美嘲先生云有子賢與

   愚何其掛懷抱此固以文爲戯耳

   𩦸子好男兒(⿱艹石)以是嘲子美譽兒

   亦豈不可哉

   趙泉山曰靖節之父史逸其名惟

  載於陶茂麟家譜而其行事亦無

  從考見惟命子詩曰於皇仁考淡

  焉虚止𭔃迹風雲寘兹愠喜其父

   子風規盖相𩔖

  歸鳥

翼翼歸鳥晨去于林逺之八表近憩雲岑

憩起例切息也和風不洽翻翮求心託言歸而求志下文豈思

天路意同顧儔相鳴景庇清隂○翼翼歸鳥載

翔載飛雖不懐游見林情依遇雲頡頏相

鳴而歸遐路誠悠性愛無遺○翼翼歸鳥

馴林徘SKchar豈思天路欣及舊棲雖無昔侣

衆聲毎諧日夕氣清悠然其懷〇翼翼歸

鳥戢羽寒條游不曠林𪧐則森標晨風清

興好音時交矰繳奚施繳之若切矰矢䠶也生絲𫃵也

卷安勞卷與倦同



箋註陶淵明集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