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第01篇牧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管子卷第一
牧民第一國頌 四維 四順 士經 六親五法
作者:管仲
形勢第二

凡有地牧民者,務在四時,四時所以生成萬物也。守在倉廩。食者,人之天也。國多財則遠者來,地辟舉則民留處,舉,盡也。言地盡闢則人留而安居處也。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上服度則六親固,服,行也。上行禮度則六親各得其所,故能感恩而結固之。四維張則君令行。故省刑之要,在禁文巧;文巧者,刑罰所由生。守國之度,在飾四維;順民之經,在明鬼神,祗山川,鬼神、山川皆有尊卑之序,故敬明之。敬宗廟,恭祖舊。謂恭承先祖之舊法。不務天時則財不生,不務地利則倉廩不盈。野蕪曠則民乃菅,菅,當爲姦。上無量則民乃妄。文巧不禁則民乃淫,不璋兩原則刑乃繁。璋,當爲章。章,明也。兩原,謂妄之原,上無量也;淫之原,不禁文巧也,能明此法者則刑簡。不明鬼神則陋民不悟,不悟鬼神有尊卑之異也。不祗山川則威令不聞,言能登封降禪,祗祀山川,則威令遠聞。不敬宗廟則民乃上校,校,効也。君無所尊,人亦效之。不恭祖舊則孝悌不備。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右國頌頌,容也。謂陳爲國之形容。

國有四維。一維絶則傾,二維絶則危,三維絶則覆,四維絶則滅。傾可正也,危可安也,覆可起也,滅不可復錯也。何謂四維?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禮不踰節,義不自進,自進,謂不由薦舉也。廉不蔽惡,隱蔽其惡,非貞廉也。恥不從枉。詭隨邪枉,無羞之人。故不踰節則上位安,不自進則民無巧詐,不蔽惡則行自全,不從枉則邪事不生。

右四維

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民惡憂勞,我佚樂之;民惡貧賤,我富貴之;民惡危墜,我存安之;民惡滅絶,我生育之。能佚樂之則民爲之憂勞,君於平康,能佚樂人,及其危,人必爲之憂勞。下三順皆然。能富貴之則民爲之貧賤,能存安之則民爲之危墜,能生育之則民爲之滅絶。故刑罰不足以畏其意,殺戮不足以服其心。畏意、服心,在於順其所欲,不在刑罰殺戮。故刑罰繁而意不恐,則令不行矣。殺戮衆而心不服,則上位危矣。故從其四欲,則遠者自親;行其四惡,則近者叛之。故知予之爲取者,政之寶也。謂與之生全,取其死難也。

右四順

錯國於不傾之地,積於不涸之倉,固,竭也。藏於不竭之府,下令於流水之原。使民於不爭之官,明必死之路,開必得之門。不爲不可成,不求不可得,不處不可久,不行不可復。錯國於不傾之地者,授有德也。積於不涸之倉者,務五穀也。藏於不竭之府者,養桑麻育六畜也。下令於流水之原者,令順民心也。使民於不爭之官者,使各爲其所長也。各長其所長,則順而悅,故不爭也。明必死之路者,嚴刑罰也。開必得之門者,信慶賞也。不爲不可成者,量民力也。不求不可得者,不彊民以其所惡也。不處不可久者,不偷取一世也。謂所處必可使百代常行。不行不可復者,不欺其民也。復,重也。欺民之事,不可重行也。故授有德則國安,務五穀則食足,養桑麻、育六畜則民富,令順民心則威令行,使民各爲其所長則用備,嚴刑罰則民遠邪,信慶賞則民輕難,量民力則事無不成,不彊民以其所惡則詐僞不生,不偷取一世則民無怨心,不欺其民則下親其上。

右士經士,事也。經,常也。謂陳事之可以常行者也。

以家爲鄉,鄉不可爲也。言有家之親,斥以爲鄉之疎,必生怨,故不可爲也。下三事同此。以鄉爲國,國不可爲也。以國爲天下,天下不可爲也。以家爲家,一親也。以鄉爲鄉,二親也。以國爲國,三親也。以天下爲天下。四親也。毋曰不同生,遠者不聽。謂家也。言有家之親,而謂之曰不與汝同家而生,用此以相疎遠者必不聽。下同。毋曰不同鄉,遠者不行。毋曰不同國,遠者不從。如地如天,何私何親?五親也。如月如日,唯君之節。六親也。天地日月,取其耀臨。言人君親下,當如天地日月之無私也。御民之轡,在上之所貴。言人從上之所貴,若馬之從轡。道民之門,在上之所先。上所先行,人必行。人必從之,若由門矣。召民之路,在上之所好惡。故君求之則臣得之,君將求之,臣已先索得之也。君嗜之則臣食之,君好之則臣服之,君惡之則臣匿之。一法也。毋蔽汝惡,毋異汝度,汝,君也。賢者將不汝助。言室滿室,言堂滿堂,是謂聖王。二法也。言堂室事而令滿,取其露見不隱也。城郭溝渠不足以固守,兵甲彊力不足以應敵,博地多財不足以有衆。言城郭、兵甲、博地不足以固守、應敵、有衆。其固守、應敵、有衆,更在有道者也。唯有道者能備患於未形也,故禍不萌。三法也。天下不患無臣,患無君以使之。天下不患無財,患無人以分之。可以分與財者,賢人也。故知時者可立以爲長,無私者可置以爲政。審於時而察於用而能備官者,可奉以爲君也。四法也。緩者後於事,𠫤於財者失所親,信小人者失士。五法也。

右六親五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