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終論 (皇甫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篤終論
作者:皇甫謐 西晉

玄晏先生以為存亡天地之定制,人理之必至也。故禮六十而制壽,至于九十,各有等差,防終以素,豈流俗之多忌者哉!吾年雖未制壽,然嬰疢彌紀,仍遭喪難,神氣損劣,困頓數矣。常懼夭隕不期,慮終無素,是以略陳至懷。

夫人之所貪者,生也;所惡者,死也。雖貪,不得越期;雖惡,不可逃遁。人之死也,精歇形散,魂無不之,故氣屬于天;寄命終盡,窮體反真,故尸藏于地。是以神不存體,則與氣升降;尸不久寄,與地合形。形神不隔,天地之性也;尸與土并,反真之理也。今生不能保七尺之軀,死何故隔一棺之土?然則衣衾所以穢尸,棺椁所以隔真,故桓司馬石椁不如速朽;季孫璵璠比之暴骸;文公厚葬,春秋以為華元不臣;楊王孫親土,漢書以為賢於秦始皇。如令魂必有知,則人鬼異制,黃泉之親,死多於生,必將備其器物,用待亡者。今若以存況終,非即靈之意也。如其無知,則空奪生用,損之無益,而啟姦心,是招露形之禍,增亡者之毒也。

夫葬者,藏也;藏也者,欲人之不得見也。而大為棺椁,備贈存物,無異於埋金路隅而書表於上也。雖甚愚之人,必將笑之。豐財厚葬以啟姦心,或剖破棺椁,或牽曳形骸,或剝臂捋金環,或捫腸求珠玉。焚如之形,痛於是?自古及今,未有不死之人,又無不發之墓也。故張釋之曰:「使其中有欲,雖固南山猶有隙;使其中無欲,雖無石椁,又何戚焉!」斯言達矣,吾之師也。夫贈終加厚,非厚死也,生者自為也。遂生意於無益,棄死者之所屬,知者所不行也。易稱「古之葬者,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樹」。是以死得歸真,亡不損生。

故吾欲朝死夕葬,夕死朝葬,不設棺椁,不加纏斂,不修沐浴,不造新服,殯唅之物,一皆絕之。吾本欲露形入阬,以身親土,或恐人情染俗來久,頓革理難,今故觕為之制。奢不石椁,儉不露形。氣絕之後,便即時服,幅巾故衣,以籧篨裹尸,麻約二頭,置尸牀上。擇不毛之地,穿阬深十尺,長一丈五尺,廣六尺,阬訖,舉牀就阬,去牀下尸。平生之物,皆無自隨,唯齎孝經一卷,示不忘孝道。籧篨之外,便以親土。土與地平,還其故草,使生其上,無種樹木、削除,使生迹無處,自求不知。不見可欲,則姦不生心,終始無怵惕,千載不慮患。形骸與后土同體,魂爽與元氣合靈,真篤愛之至也。若亡有前後,不得移祔。祔葬自周公來,非古制也。舜葬蒼梧,二妃不從,以為一定,何必周禮。無問師工,無信卜筮,無拘俗言,無張神坐,無十五日朝夕上食。禮不墓祭,但月朔於家設席以祭,百日而止。臨必昏明,不得以夜。制服常居,不得墓次。夫古不崇墓,智也。今之封樹,愚也。若不從此,是戮尸地下,死而重傷。魂而有靈,則冤悲沒世,長為恨鬼。王孫之子,可以為誡。死誓難違,幸無改焉!《晉書‧皇甫謐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