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海圖編 (四庫全書本)/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六 籌海圖編 巻七 巻八

  欽定四庫全書
  籌海圖編巻七
  明 胡宗憲 撰
  山東沿海總圖
  登州府圖
  萊州府圖
  山東兵防官考
  山東倭變紀
  山東事宜
  遼陽圖
  遼陽兵防官考
  遼陽事宜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山東兵防官考
  提督軍務巡撫都御史
  巡察海道副使
  管領民兵叅將
  總督登萊沿海兵馬備倭都指揮
  登州營把總
  文登營把總
  即墨營把總
  沿海衛所
  安東衛京操軍一千五百七十 六城守軍餘三百五十八人人屯軍三百九  十一人捕倭軍二百石舊所六十九人城守軍餘
  靈山衛四十八人京操軍一  千二百十三城守軍餘一百十六人人屯  軍二百八十七人捕夏河所倭軍一百九十一人
  鰲山衛守城軍餘六十七人  京操軍一千六百三十城守軍餘一百  七人一人屯軍二百浮山所九十人捕倭軍三百
  雄崖所八十五人守城軍  餘五十六人京操軍五百七十一城   守軍餘九十七人
  大嵩衛京操軍一千四百九十 一城守軍餘三百五十八人人屯軍四百二  十八人捕倭軍二百大山所四十六人守城軍餘
  靖海衛二十六人京操軍一千 五百九十三城守軍餘一百五十人人屯  軍二百一十一人海陽所捕倭軍三百十三  人京操軍四百九十六城守軍餘一百   二十六人屯軍六寧津所十六人人捕倭軍  一百二人京操軍五百二十九城守   軍餘一百六人人
  成山衛屯軍六十八人捕倭  軍六十八人京操軍一千二百五十城守軍  餘二百六十一人六尋山所人屯軍二百四十人
  寧海衛捕倭軍二百三十四 人守城軍餘九十四人京操軍一千六百十五 城守軍餘一千一百
  竒山所一十人人屯軍三  百九十一人捕倭軍三百五十四人    京操軍四百九十
  威海衛八城守軍餘一百一十 二人屯軍六十人人捕倭軍七十五人  京操軍一千三百六百尺所十八城守軍餘七十
  金山所五人人屯軍二百二十
  登州衛四人捕倭軍二百    八十五人守城軍餘三十五人守城軍   餘一百十四人京操福山所軍二千九人城守軍餘
  萊州衛二百五十人屯軍一  百一十四人捕倭軍八百二十八人守城 軍餘一百十四人王徐寨所京操軍一千七百二
  膠州所京操軍四百六 人城守軍餘九十四人屯軍七  十七人捕倭軍
  青州左衛四十四人京操軍  三千六百二城守軍餘七人屯軍 四百五十
  沿海巡檢司三人百二
  青州府
  夾倉鎮十人弓兵  數附在日照  信陽鎮縣弓兵一十八人同
  南龍灣前弓    兵一十八人  髙家港同前弓兵二十一人在樂
  登州府
  赤山寨安縣弓兵  二十四人在  辛汪寨文登縣弓兵二十七
  温泉鎮人同    前弓兵二十 東良海口七人同前弓兵二十四人乳山在招逺縣  弓兵二十四  髙山人在寧海縣弓兵二十
  楊家店三人    在蓬萊縣弓 馬停鎮
  孫夼鎮兵二十四  人同前弓兵 行村寨二十一人在福山縣弓
  萊州府
  魚兒鋪兵二十一  人在萊陽縣 古鎮弓兵二十二人在昌
  逢猛邑縣    弓兵一十五  栲栳島人在膠州弓兵二十一海倉人同前  弓兵二十一   柴葫人在即墨縣弓兵
  沿海墪堡守軍數附
  安東衛守墪堡軍餘三十九人
  墪九蘭頭山 鴨髙山 大河口 黒漆子泊峰  張落  滔洛  小皁兒堡八三橋鋪 虎山  烽火山 闗山昧溝  木寨  孤嘴  董家
  石舊寨所守墪堡軍餘四十人
  墪十温桑溝 南石舊 北石舊 清泥 董家口 釣魚 湘子泊 金線 石河 湖水堡三古城 滕家嶺滔洛
  夾倉鎮巡檢司守墪弓兵一十二人
  墪四蔡家  焦家三乂口 相家
  信陽鎮巡檢司守墪弓兵一十二人
  墪四西大嶺 南黄東沙嶺 黄石檻
  南龍灣海口巡檢司守墪弓兵九人
  墪三陳家臺 胡家瑯琊臺
  髙家港巡檢司守墪弓兵六人
  墪二石牌司西
  靈山衛守墪堡軍餘八十人
  墪二十   㡌子峰 將軍臺 沙溝黄埠  李家島 唐島
  安嶺  風火山 黄山  野山埠長城嶺 臧家疃 捉馬山 張家庄劉家溝 孫家巷 胡藍嘴敲堯山 酉子埠 沙嘴

  堡十三   青石山 崇石山 東石山交差澗 焦家村 石𠻳差麂角河 大河口 花山  本寨東門丁家庄 白塔夼 沙嶺
  夏河寨所守墪堡軍餘三十九人
  墪七徐家埠 紫良庄 海王庄 車疊山沙嶺  黄埠  大盤堡六趙家營 走馬嶺 封家嶺北顯溝 小灘  王家庄
  古鎮巡檢司守墪弓兵九人
  墪三西庄  古積北青
  逢猛巡檢司守墪弓兵九人
  墪三互埠  彭家港島兒河
  膠州所守墪堡軍餘八十一
  墪九人汪家 庄杜家 港沙  埠洋河石  河塔  埠孤  埠沙
  嶺大

  堡七埠辛  庄鹿  村石  河八里庄陳  村欒  村柘溝
  鰲山衛守墪堡軍餘六十九人
  墪十七   汾水嶺 小勞山 石嶺横擔  栲栳島 羊山龍口  石老人 峰山  走馬嶺黄谷  俞家嶺 髙山  蕭旺庄狼家嘴 劈石山捉馬嘴
  堡十八   桑園  營前  馬山大村  監望  中村那城  桃林  雙山  錯破嶺孫仝  塔兒  東城  轉頭山狗塔埠 瓮窑頭萬口爐 石張口
  浮山寨所守墪堡軍餘四十五人
  墪九麥島  程陽  女姑  程家庄樓山  姑山  紅石  張家庄
  斬山

  栲栳島巡檢司守墪堡軍餘九人
  墪三丈二山 金錢山望梅
  雄崖所守墪堡軍餘三十人
  墪八王家山 公平  望山  米粟山北塹  朱臯  陷牛山 白馬島堡三段村  王騫青山
  大嵩衛守墪堡軍餘四十二人
  墪七楊家嘴 劉家嶺 新安寨 草島嘴擒虎山 望石山 麥島堡五青山  管村  界河小山  黄山
  行村寨巡檢司守墪弓兵九人
  墪三髙山  田村靈山
  大山所守墪堡軍餘十人
  墪二大山虎巢山
  堡二雙山黄陽
  乳山寨巡檢司守墪堡弓兵七人
  墪三裏口  長角嶺髙家庄
  靖海衛守墪堡軍餘七十二人
  墪二十   大灣口 頭姚山 青島嘴長會口 石崗山 浪浪苽蔞寨 標杵頂 唐浪頂 鐸木山郭家口 赤石  紅土崖 黑夫厰石脚山 柘島  峰窩明光山 狗脚山 路家馬頭
  堡八店山  望將山 起雨頂 蒸餅山憨山  孤西山 望將山 墳臺頂
  赤山寨巡檢司守墪弓兵三人
  墪一田家嶺
  寧津所守墪堡軍餘四十二人
  墪八孟家山 青埠山 柴家山 芝蔴灘慢埠  龍山  萬口  羊家島堡九㡌子山 大頂山 髙樓山 拖地岡王家舖 上現口 龍虎山 崮山寨
  固山

  海陽所守墪堡軍餘四十一人
  墪七㡌子山 乳山  驢山  賊子港白沙  峰子山 小龍山堡十窄山  孤山  猪港  黄河利湯山  扒山  桃村  孔家庄
  老埠港撇雪山

  成山衛守墪堡軍餘四十一人
  墪十狼家頂 裏島  馬山  髙□山北峰頭 仲山  崮嘴  太平頂
  俞鎮大姑山

  堡九神前  堆前  祭天嶺 報信口石础  洛口  歇馬神 北留村
  張家

  尋山所守墪堡軍餘三十八人
  墪八張家嘴 古老石 黄連嘴 小勞山楊家嶺 馬山  青魚島 葛樓山堡七曲家埠 青山  大水泊 勝佛口老翅  紀子埠 蒸餅山
  温泉鎮巡檢司守墪弓兵六人
  墪二可山半月山
  威海衛守墪堡軍餘三十八人
  墪八陳家庄 焦子埠 遶達  麻子斜山  磨兒山 古陌頭 廟後峰堡四曹家庄 豹虎峰山  天都
  百尺崖所守墪堡軍餘二十四人
  墪六曹家島 百尺崖 老姑頂蒲䑓頂 嵩里  望天嶺
  堡三轉山  闕竇家崖
  辛汪寨所守墪弓兵三人
  墪一辛汪
  寧海衛守墪堡軍餘四十二人
  墪六後至山 戲山  小峰山馬山  草埠  貉子巢
  堡十二   宋家  曲水  管山湯西  修福  石子現
  辛安  杏林  蕪蔞板橋  修福  栲栳

  金山所守墪堡軍餘一十七人
  墪五廟山  鳯凰  金山駱駝  小峰山
  堡四鄒山  清泉石溝  朱家
  清泉所守城軍餘一十五人守墪軍餘八人
  墪二清泉石溝
  竒山所守墪堡軍餘一十八人
  墪四現頂  埠東熨斗  木柞
  堡二黄務西牟
  孫夼鎮巡檢司守墪弓兵九人
  墪三崗崙  塔山旗掌
  登州衛守墪軍餘一十八人
  墪六抹直口 教塲  林家庄西庄  蓬萊閣 田横寨
  福山所守墪軍餘二十五人
  墪三單山  三山皁河
  柴葫寨巡檢司守墪弓兵一十八人
  墪六小皁兒 武庄庄 上司諸黄  諸髙  大原
  馬埠寨所守城軍餘四十人守墪軍餘九人
  墪三海廟  扒埠馬埠
  海倉巡檢司守墪弓兵一十五人
  墪五海鄭  白堂  上山後竈  東闗
  魚兒巡檢司守墪弓兵十五人
  墪四黑山  河口韓城  烟火
  塘頭寨所守城軍餘七十六人守墪軍餘三十人
  墪九𡩋家墳 荆埠  宅科  官臺田水河 八面  公母堂 上司
  黄種河










  山東倭變紀
  永樂六年倭賊襲破寧海衛
  殺掠甚惨指揮趙銘以失機被刑
  冦成山衛
  白峯頭寨羅山寨及大嵩草島嘴鰲山羊山寨隂島張家庄以次被掠
  入于家庄寨百戸王黼死之
  入桃花閘寨百戸周盤死之
  嘉靖三十四年五月賊登犯日照縣
  三十五年四月賊登靈山衛養馬島官兵討平之犯海陽所官兵討平之






  山東事宜
  登州營
  登萊二郡凸出于海如人吐舌東南北三面受敵故設三營聨絡毎營當一面之寄登州營所以控北海之險也登萊二衛併青州左衛俱𨽻焉其策應地方語所則有竒山福山中前王徐前諸所語寨則有黄河口劉家汪解宋蘆徐馬停皂河馬埠諸寨語巡司則有楊家店髙山孫岕鎮馬亭鎮東良海口柴胡海倉魚兒舖髙家港諸司三營各立把總二員以總轄之其在海外則島嶼環抱自東北崆峒半洋西抵長山蓬萊田横沙門鼉磯三山芙蓉桑島錯落盤踞以為登州北門之䕶過此而北則遼陽矣此天造地設之險也然諸島雖登州而居島中以取魚鹽之利者乃遼陽之編伍非山東之戍卒也呌呶跳梁可畏而不可恃詳見後總論中故北海之濵既有府治而設險者復建備倭城于新河海口以為屏翰且有本營之建焉沿海兵防特重其責非若他省但建水寨于島嶼良有以也夫島嶼既不設險則海口所係匪輕自營城以東若抹直石落灣子劉家汪平暢蘆洋諸處自營城以西若西王莊西山欒家孫家海洋山後八角城後芝罘莒島諸處皆可通畨舶登突嚴外户以綏堂閫其本營典守之責乎
  文登營
  文登乃泰山餘絡突入海中文登縣尤其東之盡處也成山以東若捍門灘九峯赤山白蓬頭諸島縱横沙磧聨絡潮勢至此衝擊騰沸議者謂倭船未敢猝達然考之國初倭冦成山白峯寨羅山寨延大嵩草島嘴等處海側居民重罹其殃倭果畏海奚而有是哉故文登縣東北有文登營之設所以控東海之險也寧海威海成山靖海四衛皆𨽻焉其策應地方語所則有寧峯海陽金山百尺崖尋山諸所語寨則有清泉赤山等寨語巡司則有辛汪温泉鎮赤山寨諸司逶而北則應援乎登州迤而南則應援乎即墨三營鼎建相為犄角形勝調度雄且宻矣有干城之寄者其思國初成山之變而儆戒無虞也哉
  即墨營
  山東與直𨽻連壤即墨縣南望淮安東海所城左右相錯如咽喉闗鎖邇年登萊海警告寧然淮陽屢被登刼自淮達萊片帆可至犯淮者犯萊之漸也故即墨所係較二營似尤為要自大嵩鰲山靈山安東一帶南海之險皆本營控禦之責其策應地方語所則有雄崖膠州大山浮山夏河石洞諸所語巡司則有乳山行村栲栳島逢猛南龍灣古鎮信陽夾倉諸司其海口岩唐家灣大任陳家灣鵝兒栲栳天井灣顔武周瞳松林全家灣青島徐家庄諸處俱為衝要隄防尤難國初倭冦鰲山毒痛甚惨即本營所轄之地也殷鑒不逺封守者其可以弗慎乎
  一倭患之作嶺㠐以北達于淮陽靡不受害而山東獨不之及豈其無意扵此哉亦以山東之民便于鞍馬而不便于舟楫無通畨下海之人為之嚮導接濟焉耳然邇年青齊之兵多為所擄安知其中無識海道而勾引者乎予觀山東諸郡民性强悍樂于戰鬭倭之短兵不足以當其長鎗勁弩倭之步戰不足以當其方軌列騎萬一至此是自䘮其元也所虞者登萊突出海中腹背受敵難于隄備國朝専設備倭都指揮一員巡海副使一員分駐二郡衛所森嚴墪堡周備承平日久不無廢弛申明振厲庶㡬其無患乎
  一予聞宋以前日本入貢自新羅以趨山東今若入冦必由此路但登萊之海危礁暗沙不可勝測非諳練之至則舟且不保何以迎敵而追擊乎故安東以北若勞山赤山竹篙旱門劉公芝界八角沙門三山諸島乃賊之所必泊而我之所當伺焉者也若白蓬頭槐子口橋雞鳴嶼金嘴石倉廟淺灘亂磯乃賊之所必避而我之所當逺焉者也嚴出洋之令勒㑹哨之期交牌信驗習熟有素則他日廟堂或修海運亦大有賴焉獨禦倭云乎哉
  一山東今日之患有二其一曰班兵懐䟦扈之志久矣其一曰登萊島民原係遼陽所徙不受法制地方癰毒宜早治而亟平之不然潰决之虞不能免也
  一山東闗係大要尤在海運予考元時海運故道南自福建梅花所起北自太倉劉家河起迄於直沽迢迢五千餘里永樂以來㑹通河成海運遂廢運者皆由漕河所以避開洋之險也然海險莫甚於成山以東白蓬頭等處危礁亂磯湍流伏沙不可勝紀非熟識水洪則不敢行宗伯席書云海運一失人不復生河運有失尚幸不死以生易死輕重昭然是海運之罷端為山東之海險也以愚觀之漕河自王家閘以北至於徳州千有餘里乃國家咽喉命脈其通其塞所係匪輕况黄河漸徙而南或衝而北易為漕患及今承平修復海運以備不虞豈非國家之大計哉今上初年廟堂嘗議及此或建議欲於膠州鑿山濬土以達海倉以避洋險山東撫巡病其煩難而止惜小害大可慨也夫㑹通河也膠萊新河也登萊海險也皆山東所轄之處今之論山東海患者但知備倭而不知備運愚故及之其法詳見大學衍義補海道經等書
  附録太倉生員毛希秉云洪武永樂間海運江南粟以給遼東北京從太倉劉家河過崇明三沙放洋至直沽交卸南北貨物往來近海居民甚得其利而無鹽盗之害自海道絶而沙民争魚鹽之利往往仇殺拒捕矣今黄河日徙于南漕運漸有難行之勢莫若講求海運召募沿海魚人竈丁鹽徒畨客尋認海洪以開運道如廣東船能至漳州漳州船能至寧波寧波船能至崇明崇明船能至通泰海州自此以北豈無識認之人故老相𫝊崇明至海州風順無需一日海州至登州六百里轉過登萊環抱千餘里從利津至直沽亦六百里近故嘗考之元史至元三十年千户殷明畧開海運新道自浙西至直沽不過旬日又濬山東膠萊新河直達天津以避迤東海道之險今未通者僅五里耳且漕船大者三四百石海船大者八九千石漕運一年毎三石致一海運一月不兩石而致一其便利較然也所憂者風濤之害耳然聞南洋通畨海舶専在琉球大食諸國往來而海島州縣常年度海未見有覆溺之患宜兼漳船蜈蚣船制度而酌其中冇風則帆無風則楫打造有法處置得宜何憂費人之說嘗觀沙船載蘆山船載竹者如浮筏然故鮮漂弱議倣刳朩為舟之制上留一竅出納米粮悉以油灰黏縫附于海舟兩旁萬一漂失米無沉濕人有搭救庶為萬全之策若夫料淺占風之法定盤望星之規放洋泊舟之處詳載大學衍義補山東通誌海道經採試有效即令崇明各沙大户及沿海巨室自備人船海運許載私貨囬鹽以償其勞連年有功者量授以官則不惟公私兩便而海盗亦可以不作矣或曰海運通則漕河塞京官家室未免舍舟而車孰若安流之為利邪督運者或不得人而應募之夫鮮則將仍舊定派里甲軍餘輪運而泣送悲迎之害興又胡以善其後乎愚曰不然自遷都北平以來東南財力竭矣今復海運則田耗可以量減運卒得以少休江西湖廣江東之粟仍從漕運惟浙東西蘇松常閩廣貢賦則從海運斯固並行而不害矣
  又云客難曰漕運費財海運費人古今以為確論故罷海而漕今且百三十年矣子欲復之豈非知惜財而不惜人者邪子曰不然天下事利多害少者為之害多而利少者弗為也朱子非仁人與何為䟽諸海運閩廣之米于浙東我太祖非仁君與何為詔令海運江南之粟于遼左亦以道近而省民也矧今㑹通河常弗利漕船不行可不為之所乎果曰費人請以耳目之聞見者徴之近如蘇之崇明縣西至太倉二百餘里南至寧波北至海州各千餘里捕魚販鹽賫文應役公私往來者無日庶之又如寧波東南有茶山牛頭山玉環山逋民衣食器用不能不仰于内地彼此往來者無日無之近聞寧波勢家毎至漳州販木顧白船往來海中並無覆溺之患逺如廣之瓊崖儋萬其至省城也風順則半月風阻則一月甚至浮海三月者有之他如南洋西洋諸國其隔閩廣也近則數千里逺則數萬里通畨海舶無日無之使其下海必遭漂沒人亦何苦舍生而求死哉况東洋有山可依有港可泊南北不過三千里往來不過二十日非若南洋西洋一望無際舟行而再不可止也海運何難之有哉客曰海運果不費人何為永樂十三年㑹通河成罷海運萬民歌舞且為開漕河者立生祠其故何哉予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欲人出死力弗與同其利自古未有能濟者也元人海運召募兩浙富户素習海濤者而以沙民朱清張瑄羅壁為之使且禁網踈濶能與同其利自至元二十九年至天厯二年六十餘年間海運不廢總其所失米數盖曽不能以十一我朝遷都北京後議行海運編定里甲矣𨔛年輪差夾帶私鹽者沒入之且置以法焉况造船多不如武督運多不得人故鄉人數逢其害咸以為弗便漕運通而軍七民三之例定宜乎民之歌舞而頌徳也若打造有法處置得宜何憂乎費人邪區區之議非欲驅民于死也亦曰因民之利而利之耳朝廷誠下詔江南有能尋復元人海運故道者當銀萬兩授以某官海道既通復下詔曰有能自備人船海運者毎運米萬石給與耗米月粮四千仍許私貨囘鹽永不抽税仍嚴私自下海之禁毋得浸其利人誰不願運乎但當自募畨客竈丁鹽徒及傍海大户慣習海濤者聽其所欲不可强定腹裏軍民不習水性之人以敗乃事斯可久行而無害矣客曰雖慣下海素習水性者汪洋浩浩舟覆可以得生予曰海洋雖大有洲有島専募下海善沒之人而又多置脚船盡備浮筏雖遭風波亦可以幸免况又變通船制以為萬全之策乎客曰丘文莊欲照例工部造船軍夫運粮而子乃欲召募漳人沙民及沿海大戸自備人船者何居曰從來公事不如私事之勤勞官物不如民物之堅厚嘗間漳船費銀萬兩莫若召工估價而寛給海運大户自造免私貨之税以備修理軍夫不習水性素怯海濤豈可强所不能而驅之以冐險邪行丘之議是陷赤子于湯火也從吾之説是蠻夷水㓂皆將為我用也豈但不為中國良民害哉客曰丘議一如畨舶之制斯亦善矣而子欲兼蜈蚣船者何哉曰海行甚連而遅者守風故也如大食國在漳州東南毎歳通畨者必候冬初西北風盛而去夏初東南風盛而來所謂海舟無風不可動也惟佛郎機國蜈蚣船底尖面濶兩旁列楫數十其行如飛而無傾覆之患故兼二船之長則除𩗗風暴作狂風怒號外有無順逆皆可行矣况海中晝夜兩潮順流鼓楫一日何嘗不數百里哉客曰丘議毎艘運米八百石許載私貨二百石而子乃云海運大者八九千丘議運軍私貨三十税一客商附載者如常例而子乃許税貨囘鹽永不抽税何大小多寡之懸絶邪子曰取海運者載重而行疾也故漳船能容人三千貨倍之盖不止于萬斛也漕運正米四百萬公私費米八百萬今海運止給耗米月粮一百六十萬歳省六百四十萬矣而又欲税其私貨毋乃遺大較細計近而忘逺乎葢聞遼東天井之國百貨難出登萊苦鹽之地物産不多而登遼隔海甚近風順半日可達太祖舊制歳運登萊花布以給遼軍遼陽之貨亦得載于山東彼此軍民交受其利既而捕巡官軍假公濟私報稱官船不許私載之律往往搜捕攘奪故海船不敢入港逺泊大洋潜以小舟私渡數被風濤損失官費脩造咸議其不便遂奏折銀陸運海道既絶遼東生儒大比赴山東非迂過北京以來不啻五千餘里勞費不貲士民俱困此可以為鑒矣客曰通畨海船毎放一艘出年例得二三千兩畨貨進港船戸分其半人猶冐禁為之利多故也今海運既給耗米月粮而又容載私貨囘鹽且不征其税毋乃貊道不可行于中國乎予曰異哉言與計小利則大事不成故沛公間楚趙王備邉宋祖任將與夫劉晏造船虞集墾地皆有得于夫子之計而成功其為國家之利甚大故區區之見不但弗征其税而已海船能載萬石者止運六千許以四分載私貨囘船悉聴帶鹽附載而嚴私自下海之禁盖恐侵其利也將使官民富饒樂于海運自出方畧以備不虞不至漂失萬一有之即如漕船亦間有遇風而連數幇損壊者豈能保其萬無一失之理哉所失之利甚少所得之利甚多後世因占小便宜而失大便宜者衆矣可不戒哉客喜再拜曰不啚海運之利若是也沙民富而海之鹽盗息矣解綱省而農之田耗減矣運卒休而衛之行伍實矣南北貨通而物價不至于湧貴官民船便而漕河不至于擠塞水戰習而足以制東南之夷民力寛而足以備西北之狄若更省漕卒十萬以興北方之地利積餘粟數年以減南方之綱運軍民冨庶上下安樂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籌海圖編,卷七>
  遼東兵防官考
  遼東兵防之設始于永樂己亥廣寧伯劉江至為精宻自望海堝之㨗而倭不敢犯者盖百六十年矣墩堡闗隘日就廢弛一旦有變寧不張皇矣乎安不忘危今日之急務也愚故詳録之以俟當道者修復焉亦愛禮存羊之意云爾
  提督軍務巡撫都御史
  鎮守總兵官
  分巡遼東東寧道僉事
  分守遼海東寧道叅議
  廣寧叅將
  遊擊將軍
  靉陽守備
  備禦都指揮金復一 廣寜前屯一 海蓋一義州一 廣寧右屯一 廣寧城一沿海衛所
  廣寧前屯衛
  中右所
  中前所
  中後所
  廣寧所屯衛
  中左所
  廣寧左屯衛
  廣寧右屯衛
  中左所
  金州衛
  復州衛
  蓋州衛
  義州衛
  沿海闗城墩臺
  廣寧前屯衛
  闗一山海
  墪九覺華島 龍宫島 連海島 泰洋島桃花島 望天島 歡喜嶺 大旺庄
  慶春山

  堡二十   廣積  樹林  海山永豐  海濵  興安
  古城  泰新  老軍  海泉杏林  三山  錫安  新安長安  城南  積粮慶春  永安  安家

  廣寧中左二屯衛
  墪三望海  孤山岳家
  堡十六   嘉和  樂安  富有順陽  長豐  順寧
  時和  仁和  得安  永豐興穡  廣盈  豐稔  西杏福寧南陽

  廣寧右屯衛
  闗一三岔
  堡五東海  枯菱河 常豐枯樹  女直
  金州衛守墪堡官軍一千七百二十六員名
  城四望海堝 旅順南城伯母山 旅順北城
  墪三十六  石門  蕭家島 老鸛嘴大黑山 海清島 孛蘭店雙廟  鴈島  鐵山  小沙河島石洞山 馬椎島 蓮花島 大沙河島黄谷島 長沙嘴 青山島 鴈練島盧家島 花裏島 杏園島 七蘭山野雞島 沙河島 鶴兒島 磨盤山島圑山島 和尚島 紅崖島 鞍山羅家島 黄家島 太平島兎兒島 鹽塲島 南門島
  臺一三王山
  堡四三淮  新寨黄骨島 劉家寨 紅嘴
  復州衛守墪堡官軍六百四十七員名
  城二魏霸山城得利瀛城
  墪九龍王山 萬灘島 中島  張生島松山  北青海 塔山  石家島
  駱駝山

  堡四富川  臨溪楊官寨 奕古驛
  蓋州衛守墪堡官軍二千四百六十四員名
  墪九韋子島 歸州  兎兒島 象井白狼山 觀家山 神仙山 梁房口
  遼針山

  堡五梁房口 中山  熊岳馹八角湖 五十寨馹
  義州衛
  城一靉陽
  墪四塔兒山 三山擦牙  城西
  堡三石家  八塔山青榆林
  遼陽事宜
  遼地負山阻海屹然為東北雄鎮北隣沙漠而遼海三萬瀋陽鐵嶺之統於開原者足遏其衝南枕滄溟而金復寧蓋旅順諸軍聨屬海濵者足嚴守望京師翰屏可謂固矣然觀今日遼陽邉防頗為有賴而備倭海防視為虚文盖自遼江金線島之㨗而海氛久熄自山東海運之費而墪寨益廢於是旅順諸堡亦無復用識者謂遼東沿邉五路得分守應援之規沿海衛所亦當如其制如旅順而西以金州轄之三岔河而南以盖州轄之三岔河而東以三屯轄之總兵撫按之統其青者秋汛以防邉為重防海為次春汛以防海為重防邉為次則雖島夷窺伺豈能遽犯哉予按遼東倭患較諸省似可緩所虞者地千餘里衛所軍旅將十萬員名止藉山海闗一線饋餉我朝北都燕而逺漕江南粟又自京師達於遼陽飛輓不繼邉卒輒呌呶待哺萬一歳歉宻邇畿輔突騎乘間何以禦之此其患不在兵之不强而在食之不足食足則兵强兵强則守固矣邇者登萊運米達遼甚便惜其不多愚謂國初軍屯商中之制至為精當而大壊極𡚁司國計者深念而亟圖之可也











  籌海圖編巻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