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樓/7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粉妝樓
←上一回 第七十回 沈謙議執眾公爺 米順技窮群爵主 下一回→


  話說米順見馬爺的兵眾將強,十分猛勇,勢不可擋,料難迎敵,回馬往本陣就跑。三軍見主將敗走,誰敢迎敵,喊吶聲不依隊伍,四散走了。後面雞爪山的大隊人馬追趕下來,如天崩地裂,海沸江翻。這些嚇慌了的官軍,那裏當得起,祇殺得叫苦連天,哀聲遍地,丟盔棄甲,拋旗撇鼓。六萬兵丁,傷了一半,中槍者不可勝計,急忙逃進城中,緊閉四門,吊橋高拽。米順吩咐眾將:「小心防守要緊!」這一陣,祇殺得米順膽落魂消,將免戰牌高懸。

  不表米順敗進登州,緊守城門,不敢出戰。且言雞爪山的人馬大獲全勝,馬爺也不追趕,吩咐鳴金收兵。五營四哨將校兵卒,聞得金聲,即歸隊伍,安下原營,立下大寨。馬爺升帳,查點兵將,未損一卒。眾軍得了無數盔甲弓箭、槍刀器械、旗鼓馬匹,上帳請功受賞;馬爺見了功勞簿,重賞三軍,當晚擺宴,慶功飲酒。次日五鼓升帳,眾將飽食了一頓,馬爺傳令搭起雲梯炮架,四面攻城,怎奈登州地界,土硬城高,蔣廣兵多,米順同眾將守護亦嚴。

  一連三日,攻打不下,馬爺向謝元說道:「我們並非爭城奪地,不過是殺賊除奸;若急力攻城,豈不徒傷朝廷士卒!如今怎生設法破城,拿住米賊,免得百姓驚慌?」謝元一想,說道:「大人今晚祇須如此如此,此城立即可下。」馬爺聞計大喜,遂令小溫侯李定、賽元壇胡奎帶領三千人馬,附耳道:「如此如此。」又令裴天雄、王坤、李仲,吩咐道:「你三人帶領三千人馬,祇須如此如此。」三人得令去了。又令羅燦、秦環、程珮、羅焜,說道:「你四人帶領三千人馬,如此這般,不得有誤!」四將得令而去。然後下令眾兵:「竟奔長安,不必攻打此處。」眾兵領令,連夜起行。早有細作飛報迸城,說:「馬成龍見攻打城門三日不下,今捨了登州,領兵竟奔長安去了!探得明白,特來稟報。」米順聽了,大吃一驚,說道:「太師爺命我來退敵拿反叛,誰知他竟奔長安去了,這還了得!」忙忙傳令眾將點齊大隊人馬,出城追趕。眾將領令,點起燈球火把,追出城來,祇見馬爺的人馬己去遠了。

  米順傳令眾將火速倍道追趕。追下五十餘里,忽聽得一聲炮嚮,馬爺紮住了大隊,親自坐馬搖刀,大喝道:「米順少追!你的城池已破,尚然不知,還不早早下馬受綁,省得你公爺費事!」米順大怒,親自提槍,領部下四十員戰將前來交鋒,馬爺陣上早有馬瑤、王俊、洪恩、洪惠、戴仁、戴義、趙勝、孫彪八條好漢,隨定了馬爺,奮勇當先,前來交戰。又是半夜黑暗之中,祇殺得鬼哭神號,天愁地慘。米順抵敵不住,忽聽得連珠炮響,米順心驚膽戰,回馬看時,暗暗叫苦,祇見城中四面火起,喊聲連天,金鼓震地。米順陣上的三軍一齊叫喊:「不好了!城池已破了!」一個個膽落魂消,無心戀戰,回馬就走,四散奔逃。米順見陣已亂,三軍四散,祇得虛按一槍,回馬就走。眾英雄大喝一聲道:「米賊往那裏走!」一齊催兵追趕下來。這一陣祇殺得屍橫遍野,血流成河。馬爺連忙吩咐招降,眾軍齊聲高叫道:「米家眾軍將士聽著!俺公爺不忍殺戮爾等,如降者免死。」那敗殘的人馬,恨不得陡生雙翅,足下騰雲,想逃性命,聽得馬爺招降,如同死去逢生;個個棄甲丟盔,慌忙下馬,跪滿道旁,齊聲應道:「祇求活命,情願歸降!」馬爺見眾軍歸降,吩咐紮下大寨,不表。

  且言胡奎等破了城,正遇王順,不一合被胡奎所擒。李定一戟刺倒了米良,一齊捉進城中去了,裴天雄一馬衝入重圍,來拿米順,早有康龍、王虎來救,秦環、羅燦二人前來迎敵,四將在亂軍中混戰,秦環見康龍的槍來得切近,將雙鐧並在左手,把康龍的槍掀在半邊,伸過右手,喝聲「過來罷」,抓住勒甲絛提過馬去。王虎見秦環擒去了康龍,著了急,慌得刀法略慢了一慢,腿上早被羅燦一槍挑於馬下,眾軍士上前捉了。

  眾英雄齊奔米順,米順叫聲「不好」,忙忙去了盔甲,扮做小軍的模樣,混入亂軍之中,帶領部下貼身的幾十名戰將,殺開血路;打滅了燈球火把,落荒而走,連夜逃奔長安去了。那些殘兵敗將見主將逃回,一個個倒戈卸甲,情願投降。胡奎大喜,吩咐鳴金,收兵進城。不一時,馬爺大兵已到,一齊入城,安民已畢。查點眾將,個個前來參見。馬爺大喜,都上了功勞薄。一面吩咐治酒與眾將慶功,犒賞三軍;一面將拿來的米良、王順、王虎、王順、康龍並一切大小將官,總打上囚車,送上雞爪山交付柏爺,同前拿的校尉、知府一同囚禁。當晚安歇。

  次日查點受傷的兵丁,都賞了糧餉,打發回家去將息安養,將新降的人馬查點數目,有願為軍者,都收入後隊;有不願為軍的,聽他自去還鄉,並不勉強。馬爺這令一下,那些大小三軍,歡天喜地,個個都願為軍。這個風聲傳將出去,那些遠近的府縣官員都畏馬爺之威,感馬爺之德,誰敢抗違?大兵一到,處處開城納款,所得糧草軍餉,不計其數。馬爺一路撫軍安民,浩浩蕩蕩,直往長安進發,不表。

  且言米順所領五萬人馬,祇剩得四五十騎,殺得喪膽亡魂,一路上馬不停蹄,連夜趕到長安,急忙見了沈謙,哭訴前事,沈謙聞言失色道:「似此大敗,如何是好?目下錢來等又征剿韃靼去了,長安城內將少兵稀,怎能迎敵!」忙取令箭一枝,到鄰近地方調了一萬人馬,到長安境上,以便迎敵。侯登同錦上天在坐,便說道:「馬成龍此來,非為別事,乃是為眾國公興兵造反,太師可奏聞天子,祇說眾國公之後興兵造反,請天子御駕出城,假意招安,復他們官職,誘進長安,散了他的兵權,一並殺之,省得費力。若是他們不從,將眾國公綁上城頭,硬叫他們退兵,他們豈有不念父子骨肉的道理?」沈謙大喜,說道:「此計甚妙!就是如此便了。」

  且言馬成龍催動大隊人馬,那一日趕到長安,吩咐三軍抵城安營,早有報馬進相府說道:「雞爪山的人馬抵城下寨!」沈謙聞報大驚道:「說他如何來得如此神速。」探子稟道:「他自行兵以來,就是在登州同米大人打了一戰,餘處關隘都是望風投順,一路上秋毫無犯,並無阻滯,故此來得火速。」沈謙聽了,心中駭怕。吩咐再去打聽,忙令九門提督同米順帶領眾將守城,一面入朝見了天子,啟奏道:「今有眾國公之子,怨恨皇上殺他父母,勾同雞爪山的賊兵前來報讎,兵馬已臨城下,請聖上親去退敵。」天子大驚,說道:「一向並無報文啟奏,為何一時兵就到了?」沈謙奏道:「老臣已曾幾次發兵前去征剿,無奈不能取勝,連邊頭關,老臣已發兵去了。」天子不悅,說道:「既是老卿自專征伐,今日自去退兵便了,要寡人何用!」沈謙聞言大怒,道:「既是如此說來,聖上可將玉璽送與老夫,自能退敵!」說罷,竟自執劍走上金鑾殿,搶步來到龍案跟前,天子大驚。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粉妝樓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