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樓/7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粉妝樓
←上一回 第七十七回 明忠奸朝廷執法 報恩讎眾士娛懷 下一回→


  話說沙龍擲杯為號,王越、史忠、金輝、楊春等一齊跳出,竟奔沈謙,大喝:「奸賊休走!」沈謙大驚,情知中計,忙要起身逃走,早被沙龍抓住。王虎、康龍一齊來救,早被史忠、楊春等一齊擁上,將康龍、王虎、米順等一起拿下。喝令捆綁了,打上囚車,復請八位英雄,重新換席飲酒。席終一齊起身。八位好漢擁住囚車,左賢捧了降表,沙龍押著進貢的珊瑚瑪瑙、寶貝珍珠,一同來到馬爺的大營。

  早有小校前來迎接,左賢等進了中軍,拜見了兩位公爺,又與大小眾將見過了禮,呈上表章以及貢獻禮物,隨後是八位英雄押著囚車前來繳令,羅爺吩咐推入後營監禁,中軍帳上擺酒款待左賢、沙龍,沙龍同左賢一齊跪下,說道:「求二位公爺開恩,放了小王,吾王感謝二位公爺的洪恩不盡了!」羅爺說道:「既是如此,令人將耶律福同沙氏弟兄一齊放了,請入中軍。」當下耶律福同沙氏四人出了囚車,換了服色,到了中軍;君臣們一齊跪下拜謝了二位公爺,又與眾人見禮畢,方才坐下,馬爺勸解一番,羅爺傳令中軍擺宴,管待番邦君臣飲酒,三軍都有賞賜。當晚盡歡而散。

  左賢同耶律福等拜謝回朝,見了番王,細細說了二公爺的仁德,次日番王又備了十車金銀珠寶、千口肥羊、千樽美酒,親到營中送行,見了二位公爺,再三致謝。二位公爺收了禮物,別了番王,吩咐放炮,拔寨起營。大小三軍,一路行而回。正是:

    鞭敲金鐙響,人唱凱歌回。

  話說三軍日夜赶行,那日回到邊頭關,盧宣、謝元接進關內,大隊人馬關內住下。二位公爺進了帥府,合郡的文武都來參見。當下寫了本章,差官連夜進京報捷,一面點將守關,立了碑記,以勸後人。眾文武送了筵席,又送禮物下程;二位公爺祇留下筵席,下程禮物一概不收。歇馬一日,次日傳令拔寨起營,路途之間,祇見關內的百姓焚香點燭,扶老攜幼,跪滿街旁,都來瞻仰叩送。二位公爺策馬慢慢而行,眾英雄臉上風光,人人得意。後人有讚馬爺的忠勇,道之:

    忠勇人無敵,懿親義氣高。

    一朝施戰馬,千載仰風標。

又有詩讚羅增的苦節道:

    越國功勞大,幽州世業高。

    若非甘苦節,焉得姓名標!

  話說二位公爺一路行來,已離長安不遠,早有地方官飛奔長安報信去了。

  且言乾德天子自從接了邊報,龍心大悅,遍示諸臣道:「可喜番國平定,羅卿現在還朝,此馬成龍之功也!」又過數日,黃門官啟奏說:「馬、羅二位國公,離長安不遠,請旨定奪!」天子大喜,傳旨著李逢春、秦雙、李全、柏文連,領合朝文武,同去迎接,李逢春領旨,不表。

  且說二位公爺的大隊人馬正行之間,早有軍政官稟道:「啟上二位公爺,今有合朝文武奉旨在十里長亭迎接。」二位公爺聽得,傳令三軍就此安營。二位公爺率領諸將,到了長亭,下馬步行,上亭同眾文武行禮,各相安慰。擺上了皇封御酒,眾人謝恩入席,飲了數杯,李爺說道:「請二位仁兄領眾將到舍下改裝見駕。」馬爺道:「領教。」隨即出了席,回到營中,先令王俊解了囚車前走;然後同男女英雄,押著番邦進貢的珍寶,一齊進城,同到李府。卸甲改裝。到了午門,黃門官啟奏天子,傳宣召見二位公爺。二位公爺領旨入朝,三呼已畢,呈上番王的降表並進貢的禮物。天子大喜,說道:「卿等汗馬功勞,真不愧功臣之後!」馬成龍道:「微臣無功可錄,此皆等皇上之福,羅增之力、眾將之能也。」說罷,將功勞簿,交兵的日期,一同呈上。天子展開一看,說道:「卿有大功,不須謙讓。祇可恨沈謙奸賊,險些害了羅賢卿的性命。今喜羅賢卿有功回朝,方見得你赤心為國!」羅增道:「臣陷番隅,有辜帝命,罪當萬死,豈敢言功!」天子道:「不必過謙,卿等鞍馬勞頓。速往光祿寺赴宴。」眾人謝恩而去。

  天子傳旨:「令柏文連、李逢春將沈謙一干人犯帶至便殿,朕親自一一審問!」李逢春等將一干人犯帶入便殿,見了聖駕,天子喝問沈謙道:「你與羅增何讎,平白的奏他降番,他如今得勝回朝,你今倒降番邦,更有何說?」沈謙無言可答,祇是叩頭求生。天子大怒,令將沈謙、米順、米中砂、錢來、吳法、錦上天、侯登、宗信等,一同斬首示眾,其餘家眷人等都發到邊外充軍。李逢春等領旨,押了一干人犯出朝,一面飛報羅、馬二府,一面點了御林軍、劊子手,將一干人犯押赴法場。

  此時羅爺正在馬爺營中。忽見家將將李爺的來信呈上,羅爺知道了,遂令章琪:「將你母親及眾人的亡靈立起牌位,到法場去祭奠祭奠!」章琪得令,前去備了祭禮。羅爺同二位公子換了素服,令家人抬了祭禮,擺了執事,笙蕭鼓樂,迎奔法場,供下靈位,擺下祭筵,羅爺領著二位公子同章宏、章琪等哭祭一番。祭畢,李爺喝聲:「開刀!」早聽得一聲炮響,劊子手提刀先從沈謙殺起,將一干奸賊一齊斬首。那長安的百姓有的暢快,有的唾罵,都說道:「他當日害人,今日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殺得纔好!」有幾個說道:「他不知害了多少好人,今日祇得一死,倒便宜了他了!」後人有詩嘆沈謙道:

    無故害忠良,欺心謀帝王。

    一朝身首碎,萬載臭名揚。

又有詩罵米順道:

    司馬官非小,緣何意不良?

    冰山卒難倚,笑罵滿雲陽。

  話說法場上斬完了眾犯,一面令人收拾法場,將眾人屍首掩埋;一面將首級拿大木盒盛了,回朝繳旨,羅爺令人收過祭禮,燒化紙錢,毀了眾魂牌位,領著公子、章宏等來謝柏、李二位大人。李爺道:「眾奸已斬,尊府大冤己伸,靜候天子恩封便了。」羅爺道:「全仗二位大人之福。」說罷,正欲回朝繳旨,祇見一騎馬飛也似的衝來,大叫道:「聖旨下!」李、柏二位大人吃了一驚,不知何旨,忙忙前來迎接。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粉妝樓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