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效新書/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首 紀效新書
卷一
卷二 

束伍篇[编辑]

(治眾如治寡,分數是也。分數者,治兵之綱也。束伍者,分數之目也,故以束伍為第一。由此而十萬一法,百陣一化,鹹基於此。)

原選兵[编辑]

兵之貴選,尚矣,而時有不同,選難拘一。若草昧之初,招徠之勢,如春秋戰國用武日久,則自是一樣選法。方今天下承平,編民忘戰,車書混同,卒然之變,自是一樣選法。大端創立之選,勢在廣攬、分揀,等率均有所用。天下一家,邊腹之變,將有章程,兵有額數,餉有限給,其法惟在精。第一切忌不可用城市遊滑之人,但看面目光白、形動伶便者是也。奸巧之人,神色不定,見官府藐然無忌者是也。第一可用,只是鄉野老實之人。所謂鄉野老實之人者,黑大粗壯,能耐辛苦,手面皮肉堅實,有土作之色,此為第一。然有一等司選人之柄者,或專取於豐偉,或專取於武藝,或專取於力大,或專取於伶俐,此不可以為準。何則?豐大而膽不充,則緩急之際,脂重不能疾趨,反為肉累,此豐偉不可恃也;藝精而膽不充,則臨事怕死,手足倉卒,至有倒執矢戈,盡乃失其故態,常先眾而走,此藝精不可恃也;伶俐而膽不充,則未遇之先愛擇便宜,未陣之際預思自全之路,臨事之際,除已欲先奔猶之可也,又復以利害恐人,使詐他輩為己避罪之地,此伶俐不可恃也;力大而膽不充,則臨時足軟眼花,呼之不聞,推之不動,是力大不可恃也。興言至此,則吾人選士之術荒矣。夫然則廢四者而別圖之,亦不可也,蓋四者不可廢,而但不可必耳。諺曰:藝高人膽大。是藝高止可添壯有膽之人,非懦弱膽小之人茍熟一技而即膽大也。惟素負有膽之氣,使其再加力大、豐偉、伶俐,而複習以武藝,此為錦上添花,又求之不可得者也。然此輩不可易得,思其次,則武藝尚可以教習,必精神、力、貌兼收。三者兼收,又不若憑各親識鄉裏哨隊長舉首,蓋渠皆生長同輩,觀其所忽也久矣,此又不可以憑選者之目也。所奈此數者,皆選兵之一籌,而必膽為主。膽之包在人心腹中,不可見,何以選為?殊不知人之精神露於外,第一選人以精神為主,而當兼用相法,亦忌兇死之形、重福氣之相,此盡選人之妙矣。最勿使伶俐油滑,寧用鄉野愚鈍之人,畏官府,畏法度,不測我之顛倒之術,誠信易於感孚,愾氣易於振作。先以異出常情之威壓之,使就我彀中,而即繼之以重恩收其心,結之以至誠,作其威,則為我用命無疑,此萬試萬效之方也。若愛先玩於前,而後繼之以威,則怨叢而恩不感矣。是故遵令奉法,臨事用命,所以成天下之功,辦天下之事,雖小而家人父子邑裏之細畢竟克濟者,威嚴而已。但威不能自行永守,保無阻壞,而所以使威嚴之永行無阻壞者,恩與信也。彼天下之至親、至情,莫慈父之於孝子若也,子之聽命於父者,以其生我也、育我也,設使父必於殺子,雖孝子且不能無私言,況烏合之眾、行伍之兵耶?是以必須恩以佐使其威嚴,庶威嚴為之畏為有濟,不然,則威之反為怨,嚴之反為敵矣。如載人者舟之功,而所以使之載者,則舵也,威嚴其舟乎,恩信其舵乎?此予數年之獨秘,雖後日名將之出,必不易予言也。

原授器[编辑]

選兵既得其道矣,其法不過相貌精健,而四十上下皆健也,二十以上皆健也,所用之器,必長短相雜,刺衛兼合。而我之選士,若無分辯,一概給之,則如籐牌宜於少壯便健,狼筅長牌宜於健大雄偉,長槍短兵宜於精敏有殺氣之人,皆當因其材力而授習不同。茍一概給之,則年近四旬,筋力已成,豈能以圓徑二尺之牌、而跪伏委曲、蛇行龜息、以蔽堂堂七尺之軀;伸縮進退出沒、以縱橫於鋒鏑耶?若狼筅長牌等,授之以少年健兒,則筋力未成,豈能負大執重,若老成之立於前行,以為三軍之領袖翼蔽也哉?今將編選授器之法開條於後:

一、編立隊伍、籍記年貌貫址之法,必在選時一日內了當,若待次日,則我所選中之人又更換一半矣。何則?新集鄉民,不知法度,惟聽熟人之言,倏起投兵之思,則一時恨不入選;威嚴之臨,或有人恐以禍福,倏生畏悔之念,便就又要回家。渠蓋此時既未受約束,又未食錢糧,不惟無所繫,抑且無所畏,日選日更,無時可定矣。其法:一面用白牌上書一號編營伍在此,二號記縣分都圖在此,三號記年貌疤記在此,四號記尺寸筋力在此,五號記居住地名、填年月在此,六號登錄文冊在此;又在空地別立一旗標,以待後項選過者。

一、將此六號白牌分為六處,挨號順擺在於丹墀兩邊,務每牌下留空地可容一二隊人,以便編記。每一號牌下,用桌一張、凳二條,與官生坐書手一二名,俱分立停當,然後坐堂照前法選兵。約足勾一哨官所管之數,又照後開條,編次一哨官畢,又選一哨官者。

一、將選中兵,先盡哨官自定部下,哨長幾名,就將幾名內定。第一哨哨長當前立訖,餘幾名且在坐後,不許行動。又聽前立第一哨長於兵內自舉抽出隊長幾名,又於隊長內定出第一隊長,前立,餘亦在坐後立。將第一隊長令在選中兵中帶願入隊兵十二名,在公座前面橫一字立,先將隊長用束伍內腰牌紙一張,於習藝空內填領隊二字,照束伍篇內給與方色隊旗一面,連人先送至填營伍處。其填營處先給定成營伍無姓名行伍冊一本遇送人,到將腰牌紙內照營伍填畢,又連人牌送與填縣分都圖處,照腰牌紙內空處填畢,又連人牌送至填年貌疤記處,照腰牌紙內空處填畢,又連人送至填尺寸筋力處,照腰牌紙內空處填畢,又送至的當鄉土之官管填所住地名處,照腰牌紙內空處填住處地名畢,乃將本隊長帶過十二名兵。內先擇年力老大一人,付以長牌,長牌無甚花法,只欲有膽有力,賴之遮蔽其後兵前進耳。

次將年少便捷、手足未硬一名為籐牌,籐牌如前說之謂也。

次將年力健大老成二人為狼筅,狼筅枝茂繁重,足以蔽身而壯膽,故用法明直易習,便於老成手足已硬之人。

次將有殺氣、有精神、三十上下、長健好漢四人為長槍手;又長槍之次者二人為短兵。長槍用法多習學,非身手眼俱活者不可用。此器又專主於刺,故選授又貴於精中取精。

次老實有力、能肩負、甘為人下者一人,充為火兵,欲負鍋裹之重,性下肯為同類所役。

一、每定完一人為某器,即填於腰牌內習藝空內,連人一照先編記隊長之法,挨次挨送各所立挨記牌下。處處填完,一隊畢通,令隊長帶赴又一處,抄錄腰牌紙內所填格限在冊,即將一隊兵送於空地立標之所坐聽。

一、第二隊照第一隊法編給挨填完畢,又坐如此。一哨內各隊皆畢,將哨長亦照隊長挨填,照束伍篇內給與該方色大旗一面,即執於先編過本哨該管幾隊頭坐定。又如此喚過先已發放在坐後立著的第二個哨長來編出隊長,又照一哨之法,挨隊如前選編。俟一哨官的完了,授以約束,責令哨長管隊長,隊長管兵,每隊互相識認。亦照束伍篇內腰牌陰面之式刷來,將全隊姓名填於式內,每名給一張,粘在腰牌陰面。

一、自此為始,凡行動立止,俱照式內鴛鴦次序前後左右,恁是如何,不許時刻錯亂行立。如有一人更換,俱連坐治罪,換了兵,責隊長;換了隊長,責哨長。約在某日闔營可以選完發放,到日前來對讀腰牌。如此選兵,選中即成行伍,即有統束,雖生兵烏合,今日入彀,今日即可鈐束,即成軍容,即不能更換,而制馭分散即在我矣。選中一名,就得一名實人在行伍中操練。若再至通完,仍照選兵法分立牌所,總對讀腰牌一遍,差者、換者即便以重法連坐其一二人,便要立重信。此時重信一立,如古人徙木雲者,以後順手牽羊,惟我號令是聽,而方可言練也。此一節,已於練兵有五分工夫矣。心之精微,盡於此說,識者詳之。此一篇乃治兵之始,初下手工夫,百萬之綱領也,節目由茲而寓,幸勿略焉,敢告同誌。

原束伍[编辑]

夫營陣之法,全在編派伍什隊哨之際。計算之定,若無預於營陣,然伍什隊哨之法則或為八陣,或九軍、七軍、十二辰,古人各色陣法皆在於編伍時已定,一加旌旗立表,則雖畎畝之夫,十萬之眾一鼓而就列者,人見其教成之易,而知其功出於編伍者,鮮矣!故營陣以伍法隊哨為首,乃以束伍貫諸篇,庶使知次第也。今法:長牌一面、籐牌一面、狼筅二把、長槍四枝、短兵二件、火兵一名為一隊,方而為九,直之為二,伍分而為三才、為五花。四隊為一哨,虛其中,哨長居之。四哨為一官,虛其中,鳥銃、火器、哨官居之。每前後左右四哨為一總,把總居之。設與五方旗一副、高招一副、巡視旗四件、掌號一名、金鼓十二名。初謂銃手自裝自點放,不惟倉卒之際遲延,且火繩照管不及,每將火藥燒發,常致營中自亂;且一手托銃,一手點火,點畢且托之,即不中矣。令炮手另聚為伍,四人給炮四管,或專用一人擎、一人點放,二人專管裝藥、抽換其點火,一人兼傳遞,庶無他失,可以成功。但此法只可施於城守,若臨陣,不無人路錯亂、引軍奪氣,邊銃可用此法,鳥銃還是單人自放又便。

一、器械

長牌手腰刀一口;籐牌手腰刀一口;火頭每名給銅鍋一口、夾槍棍一根,行即負五人預備攻圍乾糧,止即專司炊爨。每短兵叉頭各帶火箭六枝,其挨牌籐牌上各帶蒺藜十串,每串六個,接連式開於後。每小隊輪帶拒馬六副,輪帶布城一堵。銃手每名裝藥筒皮袋一個,布油單一張,錫鱉一個,盛線藥。每隊或掀或橛一把,該添或銃手、或毒弩手、或精健能行,或大刀,收入中軍,專備衝鋒、探報等項之用。前開該用,中軍把總是也,此兵並不帶拒馬、蒺藜等項。每弓一把,長箭一百枝,邊箭一百枝。每弩一張,弩箭一百枝,弩藥一瓶。每哨大銃三門,不用木馬,止用新制極便合口大鉛子;每三門如式送子一根,鐵錘一把。中軍九門。中哨內火箭一百匣,匣如式;箭如新制。又如千里雷等銃,系中軍巧法,相機出奇所用,此不載。以上圖式用法俱開後冊。

一、雜流匠役

每一營,火藥線匠一名,木匠一名,鐵匠一名,大銃手三名,各帶全副器具。每把總,哱囉一名,喇叭一名,號笛一名,鼓四名,鑼手一名,摔鈸一名。中軍臺上下營吹鼓手共三十八名,醫士二名,醫獸一名,精占筮者驗留,裁縫二名,弓匠二名,箭匠五名,火藥匠十名,大銃手一隊三十名。

一、旗幟

每伍小旗一面,各隨方色。每隊中旗一面。每哨官藍旗一面,門旗三面。每總藍旗四面,五方旗五面,高招五方五面,每桿燈一個。

中軍五方旗三副,五方招十面,藍旗一十二面,門旗一十面,背上小招督戰軍令旗十二面,清道旗二面,金鼓二面。賞號官二員,坐纛一面。

一、夜營應備中軍大將旗鼓,上各黃油紙、鐵絲燈一盞,俱粗四寸、長一尺五寸;五方旗十面,十盞。吹鼓手三十八名,三十八盞;角旗八面,八盞;將纛一面,上燈四盞。凡各雜流官生人等每起頭目,各帶燈一盞,粗同,但長止用六寸,低執,隨身。前總哨旗上紅油紙、鐵絲燈一個,高招一個,俱圓一尺五寸;每一隊旗上一個,色同,圓八寸。

左總同前總數,但用藍油紙,長二尺,粗五寸。隊燈長一尺,粗同。

右總同前總數,但用白油紙,方形,一尺二寸。隊燈八寸。

後總同前總數,但用黑油紙,匾形,高一尺二寸,橫二尺,匾四寸。隊燈高八寸,橫一尺六寸,匾四寸。

中總塘報等燈俱圓而黃小,止用八寸。

一、凡各每燈一盞,用黑油布四層罩蓋一個,以備一時遮隱,使寸明不露,或明營暗徙,或暗營倏明,為莫測之巧也。

紀效新書-1.png
紀效新書-2.png
紀效新書-3.png
紀效新書-4.png
紀效新書-5.png
紀效新書-6.png
紀效新書-7.png
紀效新書-8.png
紀效新書-9.png
紀效新書-10.png
紀效新書-11.png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