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王妙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素王妙論
作者:司馬遷 西漢

    清馬國翰輯

    [范]蠡本南陽人。《史記‧越王句踐世家》集解。

    太史公曰:「富貴不違貧賤,貧賤不違富貴,是謂從富貴為貧賤,從貧賤為富貴也。夫富貴不欲為貧賤,貧賤自至;貧賤不求為富貴,富貴自得也。春夏囚死,秋冬旺相,非能為之也,自朝出而暮入,非求之也,天道自然。」王充《論衡•命錄篇》。

    諸稱富者,非貴其身得志也,乃貴恩覆子孫,而澤及鄉里也。《太平御覽》四百七十二。

    黃帝設五法布之天下,用之無窮,蓋世有能知者,莫不尊親,如范子可謂曉之矣,子貢、呂不韋之徒頗預焉。自是以後無其人,曠絕二百有餘年。管子設輕重九府,行伊尹之術,則桓公以霸,九合諸侯,一匡天下。范蠡為越相,三江五湖之間,民富國強,卒以擒吳,功成而弗居,變易姓名之陶,自謂朱公。行十術之計,二十一年之間,三致千萬,再散於貧。同上。

    計然者,葵丘濮上人,其先晉國公子也。姓辛,字文子,南游越,范蠡師事之。《太平御覽》四百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