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全書/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紫微斗數全書
卷一
卷二 

紫微斗数全书卷一[编辑]

太微赋[编辑]

斗数至玄至微,理旨难明,虽设问于各篇之中,犹有言而未尽,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属,寿夭贤愚,富贵贫贱,不可一概论议。
其星分布一十二垣,数定乎三十六位,入庙为奇,失度为虚,大抵以身命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为穷通之资。
星有同躔,数有分定,须明其生克之要,必详乎得垣失度之分。
观乎紫微舍躔,司一天仪之象,率列宿而成垣,土星茍居其垣,若可移动,金星专司财库,最怕空亡。
帝星动则列宿奔驰,贪守空而财源不聚。
各司其职,不可参差。
茍或不察其机,更忘其变,则数之造化远矣。

例曰

禄逢冲破,吉处藏凶。马遇空亡,终身奔走。
生逢败地,发也虚花。绝处逢生,生花不败。
星临庙旺,再观生克之机。命坐强宫,细察制化之理。
日月最嫌反背,禄马最喜交驰。
倘居空亡,得失最为要紧。若逢败地,扶持大有奇功。
紫微天府全依辅弼之功,七杀破军专依羊铃之虐。
诸星吉,逢凶也吉。诸星凶,逢凶也凶。
辅弼夹帝为上品,桃花犯主为至淫。
君臣庆会,材善经邦。
魁钺同行,位居台辅。
禄文拱命,贵而且贤。
日月夹财,不权则富。
马头带剑,镇卫边疆。
刑囚夹印,刑杖惟司。
善荫朝纲,仁慈之长。
贵入贵乡,逢之富贵。
财居财位,遇者富奢。
太阳居午,谓之日丽中天,有专权之贵,敌国之富。
太阴居子,号曰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职,忠谏之材。
紫微辅弼同宫,一呼百诺居上品。文耗居寅卯,谓之众水朝东。
日月守不如照合,荫福聚不怕凶危。
贪居亥子,名为犯水桃花。刑遇贪狼,号曰风流彩杖。
七杀廉贞同位,路上埋尸。破军暗曜同乡,水中作冢。
禄居奴仆纵有官也奔驰,帝遇凶徒虽获吉而无道。
帝坐金车则曰金轝捧栉,福安文曜谓之玉袖天香。
太阳会文昌于官禄,皇殿朝班,富贵全美。
太阴会文曲于妻宫,蟾宫折桂,文章全盛。
禄存守于田财,堆金积玉。财荫坐于迁移,巨商高贾。
耗居禄位,沿途乞食。贪会旺宫,终身鼠窃。
杀居绝地,天年夭似颜回。贪坐生乡,寿考永如彭祖。
忌暗同居身命疾厄,沉困尪赢,凶星会于父母迁移,刑伤破祖。
刑杀同廉贞于官禄,枷扭难逃,官符加刑杀于迁移,离乡遭配。
善福居空位,天竺生涯。辅弼单守命宫,离宗庶出。
七杀临于身命加恶杀,必定死亡。铃羊合于命宫遇白虎,须当刑戮。
官府发于吉曜,流杀怕逢破军。羊陀凭太岁以引行,病符官符皆作祸。
奏书博士与流禄,尽作吉祥。力士将军同青龙,显其权势。
童子限如水上泡沤,老人限似风中燃烛。遇杀无制乃流年最忌,
人生荣辱限元必有休咎,处世孤贫数中逢乎驳杂,学至此诚玄微矣。

形性赋[编辑]

原夫紫微帝座,生为厚重之容。天府尊星,也作纯和之体。
金乌圆满,玉兔清奇。
天机为不长不短之姿,情怀好善。武曲乃至要至紧之操,心性果决。
天同肥满,目秀清奇。廉贞眉宽,口阔面横,为人性暴,好忿好争。
贪狼为善恶之星,入庙必应长耸,出垣必定顽嚣。
巨门乃是非之曜,在庙敦厚温良。天相精神,天梁稳重,心事玉洁冰清。
七杀如子路暴虎冯河,火铃似豫让吞炭装哑。
暴虎冯河兮目太凶狠,吞炭装哑兮暗狼声沉。
俊雅文昌眉清目秀,磊落文曲口舌便佞,在庙定生异痣,失陷必有班痕。
左辅右弼温良规模,端庄高士。天魁天钺具足威仪,重合三台则十全模范。
擎羊陀罗,形丑貌粗,有矫诈体态。
破军不仁,背重眉宽,行坐腰斜奸诈好行惊险。
性貌如春和蔼,乃是禄存之情德。情怀似火锋冲,此诚破耗之威权。
星论庙旺最怕空亡,杀落空亡竟无威力。
权禄乃九窍之奇,耗积散平生之福。
禄逢梁荫抱私财益与他人,耗遇贪狼浽淫情于井底。
贪星入于马垣易善易恶,恶曜扶同善曜禀性不常。
财居空亡巴三览四,文曲旺宫闻一知十。暗合廉贞为贪滥之曹吏。
身命司数实奸盗之技儿,猪屠之流。善禄定是奇高之艺细巧,伶俐之人。
男居生旺最要得地,女居死绝专看福德。
命最嫌立于败位,财源却怕逢空亡。
机刑杀荫孤星论嗣续之宫加恶星忌耗,不为奇特。
陀耗囚之星守父母之缠,决然破祖刑伤。
兼之童格宜相,根基要察。
紫微肥满,天府精神。禄存禄主,也应厚重。
日月曲相同梁机昌皆为美俊之姿,乃是清奇之格,上长下短目秀眉清。
贪狼同武曲形小声高而量大,天同如陀忌肥满而目渺。
擎羊身体遭伤,若遇火铃巨暗必生异痣。又值耗杀定主形丑貌粗。
若居死绝之限,童子乳哺徒劳其力,老者亦然寿终。
此数中之纲领,乃为星纬之机关。玩味专精,以参玄妙。
限有高低星寻喜怒,假如运限驳杂终有浮沉。
如逢杀地更要推详倘,遇空亡必须细察。精研于此不患不神。

星垣论[编辑]

紫微帝座以辅弼为佐贰,作数中之主星乃有用之源流。是以南北二斗集而成数,为万物之灵。
盖以水淘溶,则阴阳既济,水盛阳伤,火盛阴灭,二者不可偏废,故知其中者,斯为美矣。
寅乃木之垣,乃三阳交泰之时,草木萌芽之所,至于卯位,其木至旺矣。贪狼天机是庙乐,故得天相水到寅为之旺相、巨门水得卯为之疏通,木乃土栽培,加以水之浇灌,三方更得文曲水破军水相会尤妙,又加禄存土极美矣。
巨门水到丑,天梁土到未,陀罗金到于四墓之所,苟或得擎羊金相会,以土为金墓,则金通不凝。加以天府土天同金以生之,是为金趁土肥,顺其德以生成。
已午乃火位,巳为水土所绝之地,更午垣之火,余气流于巳,水则倒流,火气逆焰,必归于巳。午属火德,能生于已绝之土,所以廉贞火居焉。至于午火,旺照离明洞彻表里,而文曲水入庙。若会紫府,则魁星拱斗,加以天机木贪狼木,谓之变景,愈加奇特。
申酉金乃西方太白之气,武曲居申而好生,擎羊在酉而用杀,加以巨门禄存陀罗而助之愈急,须得逆行逢善化恶是为妙用。
亥水属文曲破军之要地,乃文明清高之士,万里派源之洁,如大川之泽不为焦枯。居于亥位将入天河,是故为妙。破军水于子旺之乡,如巨海之浪淜汹涌,可远观而不可近倚,破军是以居焉,若四墓之克,充其弥漫,必得武曲之金使其源流不绝方为妙矣。
其余诸星以身命推之,无施不可至玄至妙者矣。

斗数准绳[编辑]

命居生旺定富贵,各有所宜。身坐空亡论荣枯,专求其要。
紫微帝座在南极不能施功,天府令星在南地专能为福。
天机七杀同宫也善三分,太阴火铃同位反成十恶。
贪狼为善宿入庙不凶,巨门为恶曜得垣尤美。
诸凶在紧要之乡最宜制克,若在身命之位却受孤单。
若见杀星倒限最凶,福荫临之庶几可解。
大抵在人之机变,更加作意之推详。
辨生克制化以定穷通,看好恶正偏以言祸福。
官星居于福地近贵荣财,福星居于官宫却成无用。
身命得星为要,限度遇吉为荣。
若言子媳有无,专在擎羊耗杀。逢之则害妻妾亦然。
相貌逢凶必带破相,疾厄逢忌定有尪赢。
须言定数以求玄,更在同年之相合,总为纲领用作准绳。

斗数发微论[编辑]

白玉蟾先生曰观天斗数与五星不同,按此星辰与诸术大异。
四正吉星定为贵,三方杀拱少为奇。
对照兮详凶详吉,合照兮观贱观荣。
吉星入垣则为吉,凶星失地则为凶。
命逢紫微非特寿而且荣,身遇杀星不但贫而且贱。
左右会于紫府极品之尊,科权陷于凶乡功名蹭蹬。
行限逢乎弱地未必为灾,立命会在强宫必能降福。
羊陀七杀限运莫逢,逢之定有刑伤。(劫空伤使在内合断)
天哭丧门流年莫遇,遇之实防破害。
南斗主限必生男,北斗加临先得女。
科星居于陷地,灯火辛勤。昌曲在于凶乡,林泉冷淡。
奸谋频设,紫微愧遇破军。淫奔大行,红鸾差逢贪宿。
命身相克,则心乱而不闲。玄媪三宫,则邪淫而耽酒。(即天姚星)
杀临三位,定然妻子不和。巨到二宫,必是兄弟无义。
刑杀守子宫,子难奉老。诸凶照财帛,聚散无常。
羊陀守疾厄,眼目昏盲。火铃到迁移,长途寂寞。
尊星列贱位,主人多劳。恶星应八宫,奴仆无助。
官禄遇紫府,富而且贵。田宅遇破军,先破后成。
福德遇空劫,奔走无力。相貌加刑杀,刑克难免。
后学者执此推详,万无一失。

重补斗数彀率[编辑]

诸星吉多逢凶也吉,诸星恶多逢吉也凶。
星更缠度,数分定局。
重在看星得垣受制,方可论人祸福穷通。
大概以身命为祸福之柄,以根源为穷通之机。
紫微在命辅弼同垣,其贵必矣,财印夹命日月夹财,其富何疑。
荫福临不怕凶冲,日月会不如合照。
贪狼居子乃为泛水桃花,天刑遭贪必主风流刑杖。
紫微坐命库则曰金轝捧栉辇,临官安文曜号为衣锦惹天香。
太阴合文曲于妻宫翰林清异,太阳会文昌于官禄金殿传胪。
禄合守田财为烂谷堆金,财荫居迁移为高商豪客。
耗居败地沿途丐求,贪会旺宫终身鼠窃。
杀居绝地生成三十二之颜回,日在旺宫可学八百年之彭祖。
巨暗同垣于身命疾厄赢瘦其躯,凶星交会于相貌迁移伤刑其面。
大耗会廉贞于官禄枷杻囚徒,官符会刑杀于迁移离乡远配。
七杀临于陷地流年必见死亡,耗杀忌逢破军火铃嫌逢太岁。
奏书博士并流禄以尽乎吉祥,力士将军与青龙以显其威福。
童子限弱水上浮泡,老人限衰风中燃烛。
遇杀必惊,流年最紧。
人生发达限元最怕浮沉,一世迍邅命限逢乎驳杂。
论而至此允矣玄微。

增补太微赋[编辑]

前后两凶神为两邻,加会尚可撑持,同室与谋最难堤防。
片火焚天马,重羊逐禄存。
劫空亲戚无常,权禄行藏靡定。
君子哉魁钺,小人哉羊铃。
凶不皆凶,吉无纯吉。
主强宾弱可保无虞,主弱宾强凶危立见。
主宾得失两相宜,运限命身当互见。
身命最嫌羊陀七杀,遇之未免为凶。
二限甚忌贪破巨廉,逢之定然作祸。
命运魁昌常得贵,限逢紫府定财多。
凡观女人之命,先观夫子二宫。
若值杀星定三嫁而心不足,或逢羊孛虽啼哭而泪不干。
若观男命始以福财为主,再审迁移何如。
二限相因,吉凶同断。
限逢吉曜平生动用和谐,命坐凶乡一世求谋龃龉。
廉禄临身女得纯阴贞洁之德,同梁守命男得阳纯中正之心。
君子命中亦有羊陀火铃,小人命内岂无科禄权星。
要看得垣失垣,专论入庙失庙。
若论小儿,详推童限。
小儿命坐凶乡,二五岁必然殀折,更有限逢恶杀,五七岁必主灾亡。
文昌文曲天魁秀,不读诗书也可人。
多学少成只为擎羊逢劫杀,为人好讼盖因太岁遇官符。
命之理微熟察星辰之变化,数之理远细详格局之兴衰。
北极加凶杀为道为僧,羊陀遇恶星为奴为仆。
如武破廉贪固深谋而贵显,加羊陀空劫反小志以孤寒。
限辅星旺限虽弱而不弱,命临吉地命虽凶而不凶。
断桥截路大小难行,卯酉二空聪明发福。
命身遇紫府迭积金银,二主逢劫空衣食不足。
谋而不遂,命限遇入擎羊,东作西成,限身遭逢辅相
科权禄拱,定为扳桂之高人,空劫羊铃,作九流之术士。
情怀畅舒昌曲命身,诡诈浮虚羊陀陷地。
天机天梁擎羊会,早有刑而晚见孤。
贪狼武曲廉贞逢,少受贫而后享福。
此皆斗数之奥妙,学者宜熟思之。

诸星问答论[编辑]

问紫微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紫微属土,乃中天之尊星为帝座,主掌造化枢机,人生主宰。仗五行育万物,以人命为之立定数。 安星缠各根所司,处年数常掌爵禄。诸宫降福能消百恶。 须看三台,盖紫微守命是中台,前一位是上台,后一位是下台。俱看在庙旺之乡否,有何吉凶之守照。如庙旺化吉甚妙,陷又化凶甚凶。 吉限不为美,凶限则凶也。 人之身命若值禄存同宫,日月三合相照,贵不可言。 无辅弼同行则为孤君,虽美玉不足。更与诸杀同宫,或诸凶合照,君子在野,小人在位。 主人奸诈假善,平生恶积。与囚同居,无左右相佐,定为胥吏。 如落疾厄、兄弟、奴仆、相貌、四陷宫,主人劳碌作事无成,虽得助亦不为福。更宜详细宫度,应究星缠之论。 若居官禄身命,三宫最要左右守卫。天相禄马交驰,不落空亡,更坐生乡,可为贵论。 如魁钺三台星会吉星。则三台八座矣。帝会文昌拱照,又得美限扶,必文选之职。 帝降七杀为权,有吉同位,则帝相有气。诸吉咸集,作武官之职。 财帛田宅有左右守卫,又与武曲太阴同度,不见恶星,必为财赋之官。更与武曲禄存同宫,身命中尤为奇特。 男女宫得祥佐吉星,主生贵子。若独守无相佐,则子息孤单。 妻宫会吉,得贵美夫妇谐老,亦要无破杀。 迁移虽是强宫,更要相佐,有吉星照命,则因人之贵。福德在男为陷地,女为庙乐,逢吉则吉,逢凶则凶。

希夷先生曰:紫微为帝座,在诸宫能降福消灾,解诸星之恶虚。能制火铃为善,能降七杀为权。 若得府相左右昌曲吉集,无有不贵。不然亦主巨富。纵有四杀冲破亦作中局。 若遇破军辰戌丑未,主为臣不忠,为子不孝之论。女命逢之作贵妇断。加杀冲破,亦作平常不为下贱。

歌曰

紫微原属土,官禄宫主星,有相为有用,无相为孤君,诸宫皆降福,逢凶福自申,
文昌发科甲,文曲受皇恩,僧道有师号,快乐度春秋,吉星皆拱照,为吏协公平,
女人会帝座,遇吉事贵人,若与桃花会,飘荡落风尘,擎羊火铃聚,鼠窃狗偷群,
三方有吉拱,方作贵人评,若还无辅弼,诸恶共饮凌,帝为无道主,考究要知因,
二限若遇帝,喜气自然新。

玉蟾先生曰:紫微乃中天星主,为众星之枢纽,为造化也。大抵为人命之主宰,掌五行育万物,各有所司。 以左辅右弼为相,以天相昌曲为从,以魁钺为传令,以日月为分司,以禄马为掌爵之司,以天府为帑藏之主,身命逢之,不胜其吉。 如遇四杀(羊陀火铃)、劫空冲破,定是僧道。此星在命,为人厚重,面紫色,专作吉断。

问天机所主如何?[编辑]

答曰:天机属木,南斗第三益算之善星也。后化气曰善,又得地合之行事,解诸星之顺逆。定数于人命,逢诸吉咸集,则万事皆善。勤于礼佛,敬乎六亲,利于林泉,宜于僧道。无恶虐不仁之心,有灵机应变之志。渊鱼察见,作事有方。女命遇之为福,逢吉为吉,遇凶为凶。或守于身,更逢天梁,必有高艺随身。习者宜详玩之。 希夷先生曰:天机益寿之星,若守身命,主人异常。与天梁、左右、昌曲交会,文为清显,武为忠良。若居陷地,四杀冲破,是为下局,当为僧道之清闲。凡入二限逢之,兴家创业更改。女人吉星拱照,主旺夫益子。有权禄则为贵妇。落局羊陀火忌冲破,主下贱残疾刑克。

歌曰

天机兄弟主,南斗正曜星,作事有操略,禀性最高明,所为最好尚,亦可作群英
会吉主享福,入格居翰林,巨门同一位,武职压边庭,亦要权逢杀,方可立功名
天梁星同位,定作道与僧,女人若逢此,性巧必淫奔,天同与昌曲,聚拱主华荣
辰戌子午地,入庙有功名,若在寅卯位,四杀并破军,羊陀及火玲,若与诸杀会,
灾患有虚惊,武暗廉破会,两目少光明,二限临此宿,事必有变更。

玉蟾先生曰:天机南斗善星,故化气曰善。佐帝令以行事,解诸凶之逆节。定数于人命之中,若逢吉聚则为富贵,若逢冲杀亦必好善。孝义六亲,勤于礼佛,无不仁不义之为,有灵通变达之志。女命逢之,多主福寿。其在庙旺有力,陷地无力。

问太阳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太阳星属火,日之精也。乃造化之表仪,在数主人有贵气,能为文为武。诸吉集则降祯祥,处黑星则劳心费力。若随身命之中,居于庙乐之地。为数中之至曜,乃官禄之枢机。后化贵化禄,最宜在官禄宫。男作父星,女为夫主。命逢诸吉守照,更得太阴同照,富贵全美。若身居之,逢吉聚,则可在贵人门下客,否则公卿走卒。夫妻亦为强宫,男为诸吉聚,可因妻得贵。陷地加杀,伤妻不吉。男女宫得八座,加吉星在庙旺地,主生贵子,权柄不小。若财帛宫于旺地,会吉相助,不怕巨门缠,其富贵绵远矣!若旺相无空劫,一生主富。居田宅,得祖父荫泽。若左右诸吉星皆至,大小二限俱到,必有骤兴之喜。若限不扶,不可以三合论议,恐应小差。女命逢之,限旺亦可共享。与铃刑忌集限,目下有忧,或生克父母。刑杀聚限,有伤官之忧,常人有官非之挠。与羊陀聚则有疾病,与火铃合其苦楚不少。推而至此,祸福了然。迁移宫其福与身命不同,难招祖业,移根换叶,出祖为家。限步逢之,决要动移。女命逢之不吉,若福德宫有相佐,招贤明之夫。父母宫男子单作父星,有辉则吉,无辉克父。希夷先生曰:太阳星周天历度输转无穷。喜辅弼而佐君象,以禄存而助福。所忌者,巨暗遭逢。所乐者,太阴相旺。诸宫会吉则吉、黑道遇之则劳。守人身命,主人忠鲠,不较是非。若居庙旺,化禄化权,允为贵论。若得左右、昌曲、魁钺三合拱照财官二宫,富贵极品。加四杀,亦主饱暖,僧道有师号。女人庙旺,主旺夫益子,加权禄封赠,加杀主平常。

歌曰

太阳原属火,正主官禄星,若居身命位,禀性最聪明,慈爱量宽大,福寿享遐龄,
若与太阴会,骤发贵无伦,有辉照身命,平步入金门,巨门不相犯,升殿承君恩,
偏垣逢暗度,贫贱不可言,男人必克父,女命夫不全,火铃逢若定,羊陀眼目昏,
二限若值此,必定卖田园。

玉蟾先生曰:太阳司权贵为文,遇天刑为武。在寅卯为初升,在辰巳为升殿。在午为日丽中天,主大富贵。在未申为偏垣,作事先勤后惰。在酉为西没,贵而不显,秀而不实。在戌亥子为失辉,更逢巨暗一生劳碌贫忙。更主眼目有伤,与人寡合招非。女命逢之,夫星不美,遇耗则非礼成婚。若与禄存同宫,虽主财帛,亦辛苦不闲。若与左右同宫则为贵论。又嫌火铃、刑忌,未免先克其父。此星男得之为父星,女得之为夫星。

问武曲星所主为何?[编辑]

答曰:武曲北斗第六星,属金,乃财帛宫主。与天府同宫有寿,其施权于十二宫分,其临地有庙、旺、陷宫。主于人,性刚果决,有喜有怒,可福可灾。若陷囚会于震宫必为破,主淹留之举。与禄马交驰,发财于远郡。若贪狼同度,悭吝之人。破军同财乡,财到手而成空。诸凶聚而作祸,吉集以成祥。希夷先生曰:武曲属金,在天司寿,在数司财。怕受制入陷,喜禄存而同政。与太阴以互权,天府、天相为佐贰之星,财帛田宅为专司之所。恶杀耗囚会于震宫,必见木压雷震。破军贪狼会于坎宫,必主投河溺水。会禄马则发财远郡。贪狼会则少年不利。所谓武曲守命福非轻,贪狼不发少年郎是也。庙乐桃花同宫,利己损人。七杀火星同宫,因财被劫。遇羊陀则孤克,遇破军难显贵。若与破军同位,更临二限之中,定主是非之挠。盖武曲守命,主人刚强果断,甲己生人福厚,出将入相。更得贪火冲破,定为贵格。喜西北生人,东南生人平常,不守祖业。四杀冲破孤贫不一,破相延年。女人吉多为贵妇,加杀冲破孤克。

问天同星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天同星属水,乃南方第四星也,为福德宫之主宰。复云:化福最喜遇吉曜,助福添祥,为人廉洁,貌禀清奇。有机枢无亢激,不怕七杀相侵,不怕诸杀同缠。限若逢之,一生得地,十二宫中皆曰福,无破定为祥。 希夷先生曰:天同南斗益算保生之星,化禄为善,逢吉为祥,身命值之,主为人谦逊,禀性温和。必慈鲠直,文墨精通,有奇志无凶激。不忌七杀相侵,不畏诸凶同度,十二宫中皆为福论。遇左右昌梁贵显,喜壬乙丙生人,巳亥得地。不宜六庚生人居酉地,终身不守。会四杀居巳亥为陷,残疾孤克。女人逢杀冲破,刑夫克子。梁月冲破,合作偏房,僧道宜之,主享福。

问廉贞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廉贞属火,北斗第五星也。在斗司品秩,在数司权令。不临庙旺,更犯官符,故曰化囚为杀。触之不可解其祸,逢之不可测其祥。主人心狠性狂,不习礼义。逢帝座执威权,遇禄存主富贵,遇文昌好礼乐,遇杀曜显武职,在官禄有威权,在身命为次桃花。若居旺宫,则赌博迷花而致讼。限逢巨门于陷地,则是非起于官司。逢财星耗合祖业必破,遇刑忌则脓血不免。遇白虎则刑杖难逃,遇武曲于受制之乡,恐木压蛇伤。同火曜于陷空之地,主投河自缢。破军与日月以济行,目疾而不免。限逢至此,灾不可攘。只宜官禄身命之位,遇吉福映,逢凶则不慈。若在他宫,祸福宜详。

歌曰

廉贪巳亥宫,遇吉福盈丰,应过三旬后,须防不善终。

问天府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天府属土,南斗主令第一星也。为财帛之主宰,在斗司福权之宿,会吉皆为富贵之基,定作文昌之论。 希夷先生曰:天府乃南斗延寿解厄之星,又曰司命。上相镇国之星,在斗司权,在数则职掌财帛、田宅、衣禄之神。为帝之佐贰,能制羊陀为从,能化火铃为福。主人相貌清奇,禀性温良端雅。与昌曲会,必登首选。逢禄存武曲,必有巨万之富。秘云:天府为禄库,命逢终是富是也。不喜四杀冲破,虽无官贵,亦主财田富足。以田宅财帛为庙乐,以奴仆相貌为陷弱。以兄弟为平常,命逢之得相佐,主夫妻子女不缺。若值空亡是为孤立,不可一例而推断,大抵此星多主吉。又曰:此星不论诸宫皆吉,女命得之清正机巧,旺夫益子,虽见冲破,亦以善论,僧道宜之有师号。

歌曰 天府为禄库,入命终是富,万倾置田庄,家资无论数,女命坐香闺,男人食天禄, 此是福吉星,四外无不足。

问太阴星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太阴乃水之精,为田宅主,化富,与日为配。天仪表有上弦下弦之用,黄到黑到分势尚好,亏数定庙乐。其为人也聪明俊秀,其禀性也端雅纯祥。上弦为要之机,下弦减威之论。所值不以所见无妨,若相生坐于太阳,日在卯,月在酉,俱为旺地,为富贵之基。命坐银辉之宫,诸吉咸集,为享福之论。若居陷地,则落弱之名。若上弦下弦,仍以不逢巨门为佳。身若居之,则有随娘继拜,或离祖过房。身命若见恶杀交冲,必作伤残之论。除非僧道,反获祯祥。决祸福最为要紧,不可参差。又或与文曲同居身命,定是九流术士。男为妻宿,又作母星。 希夷先生曰:太阴化禄与日为配,以卯辰巳午未为陷地,以酉戌亥子丑为得垣。酉为西山之门,为东潜之所。嫌巨曜以来缠,怕羊陀以同度,廉囚相犯,七杀相冲,恐非得意之垣,定作伤残之论。此星属水,为田宅宫主,有辉为福,失陷必凶。男女得之,皆为母星,又作妻宿。若在身命庙乐,吉集主富贵。在疾厄遇陀暗为目疾,遇火铃为灾,值贪杀损目。在父母,如陷地失辉,遇流年白虎太岁,主母有灾。此虽纯和之星,但失辉受制则不吉。若逢白虎、丧门、吊客,妻亦慎之。

问贪狼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贪狼北斗解厄之神,第一星也。属水,化气为桃花,为标准,乃主祸福之神。受善恶定奸诈瞒人,授学神仙之术。又好高吟浮荡,作巧成拙。入庙乐之宫,可为祥可为祸。会破军迷花恋酒而丧命,同禄存可吉。遇耗因以虚花,遇廉贞也不洁,见七杀或配以遭刑。遇羊陀主痔疾,逢刑忌有斑痕,二限为祸非轻。与七杀同守身命,男有穿窬之体,女有偷香之态。诸吉压不能为福,众凶聚愈藏其奸。以事藏机,虚花无实。与人交厚者薄,而薄者又厚。故云:七杀守身终是夭,贪狼入庙必为娼。若身命与破军同居,更居三合之乡生旺之地,男好饮而赌博游荡,好女无媒而自嫁,淫奔私窃,轻则随客奔驰,重则游于歌妓。喜见空亡,返主端正。若与武曲同度,为人谄佞奸贪,每存肥己之心,并无济人之意。与贞同,公庭必定遭刑。四杀同,定为屠宰。羊陀交并,必作风流之鬼。昌曲同度,必多虚而少实。与七杀同缠,男女淫邪虚花。巨门交战,口舌是非常有。若犯帝座,无制便为无益之人。得辅弼昌曲夹制,则无此论。陷地逢生又生祥瑞,虽家颠也发一时之财。惟会火铃能富贵,美在财帛与武曲太阴同,终非所自发,则为淫佚。在兄弟子息,俱为陷地。在田宅则破荡祖业,先富后贫。奴仆居于庙旺,必因奴仆所破。夫妻宫男女俱不得美,疾厄与羊陀暗杀交并,酒色之病。迁移若坐火乡,破军暗杀并,流年岁杀迭并,则主遭兵火贼盗相侵。总而言之,男女非得地之星,不见尤妙。 希夷先生曰:贪狼为北斗解厄之神,陟明之星,其气属木,体属水,故化气为桃花。乃主祸福之神,在数则乐为放荡之事。遇吉则主富贵,遇凶则主虚浮。主人矮小,性刚猛威,机深谋远,随波逐浪,爱憎难定。居庙旺遇火星武职权贵,戊己生人合局。遇天相延寿,会廉武巧艺,得禄存僧道宜之。破杀相冲,飘蓬度日。女人刑克不洁,遇太阴则主淫佚。

问巨门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巨门属水、金。北斗第二星也,为阴精之星,化气为暗。在身命一生招口舌之非;在兄弟则骨肉参商;在夫妻主于隔角,生离死别,纵夫妻有对,不免污名失节;在子息损后方招,虽有而无;在财帛有争竞之意;在疾厄遇刑忌,眼目之灾,杀临主残疾;在迁移则招是非;在奴仆则多怨逆;在官禄主招刑杖;在田宅则破荡祖业;在福德其祸稍轻;在父母则遭弃掷。 希夷先生曰:巨门在天,司品万物。在数则掌执是非,主于暗昧,疑是多非,欺瞒天地,进退两难。其性则面是背非,六亲寡合,交人初善终恶。十二宫中若无庙乐照临,到处为灾,奔波劳碌。至亥寅巳申,虽富贵亦不耐久。会太阳则吉凶相半,逢七杀则主杀伤。贪耗同行,因好徒配。遇帝座则制其强。逢禄存则解其厄,值羊陀男盗女娼。对宫遇火铃、白虎,无帝压制,决配千里。三合杀凑,必遭火厄,此乃孤独之数,刻剥之神。除为僧道九流,方免劳神偃蹇,限逢凶曜灾难不轻。

问天相星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天相属水,南斗第五星也。为司爵之宿,为福善,化气曰印,是为官禄文星,佐帝之位。若人命逢之,言语诚实,事不虚伪。见人难,有恻隐之心;见人恶,抱不平之气。官禄得之则显荣,帝座合之则争权。佐日月之光,兼化廉贞之恶。身命得之而荣耀;子息得之而嗣续昌,十二宫中皆为祥福,不随恶而变志,不因杀而改移。限步逢之,富不可量。此星若临生旺之乡,虽不逢帝座,若得左右,则职掌威权。或居闲弱之地,也作吉利,二限逢之主富贵。 希夷先生曰:天相南斗司爵之星,化气为印。主人衣食丰足,昌曲左右相会,位至公卿。陷地贪廉武破羊陀杀凑,巧艺安身。火铃冲破残疾,女人主聪明端庄,志过丈夫。三方吉拱封赠论,若昌曲冲破侍妾,在僧道主清高。

歌曰

天相原属水,化印主官禄,身命二宫逢,定主多财福,形体又肥满,语言不轻渎,
出仕主飞腾,居家主财谷,二限若逢之,百事看充足。

问天梁星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天梁属土,南斗第二星也。司寿化气为荫为福寿,乃父母之主命化暴戾为祥和。于人命则性情磊落,于相貌则厚重温谦,循直无私。临事果决,荫于身福及子孙。遇昌曲于财宫,逢太阳于福德三合,乃万全声名。显于王室职位,临于风宪。若逢耗曜,更逢天机及杀,宜僧道,亦受王家制诰。逢贪巨同度而乱礼乱家。居奴仆、疾厄、相貌作丰余之论。见廉贞刑忌,必无灾厄克激之虞;遇火铃刑暗,亦无征战之挠。太岁冲而为福,白虎临而无殃。论而至此,数决穷通之论也。命或对宫有天梁主有寿,乃极吉之星。 希夷先生又曰:天梁南斗司寿之星,化气为荫为寿。佐上帝威权,为父母主,生人清秀温和,形神稳重,性情磊落,善识兵法。得昌曲左右加会,位至台省。在父母宫则厚重威严,会太阳于福德,极品之贵。戊己生人合局,若四杀冲破则苗而不秀,逢天机耗曜,僧道清闲。于贪巨同度,则败伦乱俗。在奴仆疾厄作丰余之论。廉贞刑忌见之,必无克敌之虞。火铃刑暗遇之,亦无征战之挠。太岁冲而为福,白虎会而无灾。奏书会则有意外之荣,青龙动则有文书之喜。小耗大耗交遇所干无成,病符官符相侵不为灾论。女人吉星入庙,旺夫益子,昌曲左右扶持封赠,羊陀火忌冲破,刑克招非不洁,僧道宜之。

歌曰

天梁原属土,南斗最吉星,化荫名延寿,父母宫主星,田宅兄弟内,得之福自生,
形神自持重,心性更和平,生来无灾患,文章有声名,六亲更和睦,仕宦居王庭,
巨门若相会,劳碌历艰辛,若逢天机照,僧道享山林,二星在辰戌,福寿不须论。

问七杀星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七杀南斗第六星也,属火、金。乃斗中之上将,实成败之孤辰。在斗司斗柄,主于风宪。其威作金之灵,其性若清凉之状。主于数则宜僧道,主于身定历艰辛。在命宫若限不扶夭折,在官禄得地,化祸为祥。在子息,而子息孤单;居夫妇而鸳衾半冷。会刑囚于田宅、父母,刑伤父母,产业难留。逢刑忌杀于迁移、疾厄,终身残疾,纵使一身孤独,也应寿年不长。与囚于身命,折肱伤股,又主痨伤。会囚耗于迁移,死于道路。若临陷弱之宫,为残较减。若值正阴之宫,作祸忧深。流年杀曜莫教逢,身杀星辰戌迭并,身杀逢恶曜于要地,命逢杀曜于三方,流杀又迭并,二限之中又逢,主阵亡掠死。合太阳巨门会帝旺之乡则吉,处空亡犯刑杀遭祸不轻。大小二限合身命逢杀,虽帝制也无功。三合对冲,虽禄亦无力。盖世英雄为杀制,此时一梦南柯。此乃倒限之地,所主务要仔细推详,乃数中之恶曜,实非善星也。 希夷先生曰:七杀斗中上将,遇紫微则化权降福,遇火铃则长其杀威。遇凶曜于生乡定为屠宰,会昌曲于要地,情性顽嚣。秘经云:七杀居陷地,沉吟福不生是也。身命二宫逢之定历艰辛,二限逢之遭殃破败。遇帝禄而可解,遭流杀而逢凶。守身命作事进退,喜怒不常。左右昌曲入庙拱照,掌生杀之权,富贵出众。若四杀忌星冲破,巧艺平常之人,陷地残疾。女命旺地,财权服众,志过丈夫。四杀冲破刑克不洁,僧道宜之,若杀凑飘荡,流移还俗。

歌曰

七杀寅申子午宫,四夷拱手服英雄,魁钺左右文昌会,权禄名高食万锺,
杀居陷地不堪言,凶祸犹如抱虎眠,若是杀强无制伏,少年恶死到黄泉。

问破军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破军属水,北斗第七星也,司夫妻、子息、奴仆之神。居子午入庙,在天为杀气,在数为耗星,故化气曰耗。主人暴凶狡诈,其性奸猾,与人寡合,动辄损人。不成人之善,善助人之恶。虐视六亲如寇雠,处骨肉无仁义,惟六癸六甲生人合格主富贵。陷地加杀冲破,巧艺残疾,不守祖业,僧道宜之。女人冲破淫荡无耻。此星居紫微则失威权;逢天府则作奸伪;会紫贪则鼠窃狗盗。与廉贞火铃同度则决起官非;与巨门同度则口舌争斗;与刑忌同度,则终身残疾。与武曲入财位则东倾西败;与文星守命一生贫士。遇诸凶结党破败,遇陷地其祸不轻。惟天梁可制其恶,天禄可解其狂。若逢流杀交并,家业荡空。与文曲入于水域,残疾、离乡。遇文昌于震宫,遇吉可贵。若女命逢之,无媒自嫁,丧节飘流。凡坐人身命居子午,贪狼七杀相拱则威震华夷。或与武曲同居巳宫,贪狼拱亦居台阁。但看恶星何如?甲癸生人入格,到老亦不全美也。在身命陷地,弃祖离宗;在兄弟骨肉参商;在夫妻不正,主婚姻进退;在子息先损后成;在财帛如汤浇雪;在疾厄致尪赢之疾;在迁移奔走无力;在奴仆谤怨逃走;在官禄主清贫;在田宅陷度,祖基破荡;在福德多灾;在父母破相刑克。

问文昌星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文昌主科甲,守身命主人幽闲儒雅,清秀魁梧,博文广记,机变异常,一举成名,披绯衣紫,福寿双全。纵四杀冲破不为下贱。女人加吉得地,衣禄充足。四杀冲破,偏房下贱,僧道宜之。加权禄厚重有师号。

歌曰

文昌主科甲,辰巳是旺地,利午嫌卯酉,火生人不利,眉目定分明,相貌极俊丽,
喜于金生人,富贵双全美,先难而后易,中晚有声名,太阳荫福集,传胪第一名。

问文曲星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文曲属水,北斗第四星也,主科甲文车之宿。其象属水,与文昌同协,吉数最为祥,临身命中作科第之客。桃花浪暖,入仕无疑。于官禄面君颜而执政。单居身命,吏逢凶曜,亦作无名舌辩之徒。与廉贞共处必作公吏官。身与太阴同行,定系九流术士。怕逢破军恐临水以生灾;嫌遇贪狼莅政事而颠倒。逢七杀刑忌囚及诸恶曜,诈伪莫逃。逢巨门共其度,和而丧志。女命不宜于逢,水性杨花。忌入土宫,限临蹭蹬。若禄存、化禄来缠,不可以为凶论。 希夷先生曰:文曲守身命,居巳酉丑宫居侯伯。武贪三合同垣,将相之格,文昌遇合亦然。若陷宫 午戌之地,巨门羊陀冲破,丧命夭折,水大惊险。若亥卯未旺地,与天梁天相会主聪明博学,杀冲破只宜僧道。若女命值之清秀聪明主贵,若陷地冲破淫而且贱。

问流年昌曲若何?[编辑]

答曰:命逢流年昌曲,为科名科甲。大小二限逢之,三合拱照太阳,又照流年禄;小限太岁逢魁钺、左右、台座、日月、科权禄马三方拱照,决然高中无疑。然亦此数星俱全方为大吉,但以流年科甲为主。如命限值之,其余吉曜,若得二三拱照,亦必高中。但二星在巳酉得地,不富即贵,只是不能耐久。

歌曰

南北昌曲星,数中推第一,身命最为佳,诸吉恐非吉,得居人命上,桃花浪三汲,
入仕更无虚,从容要辅弼,只恐恶杀临,火铃羊陀激,若还逢陷地,苗而不秀实,
不是公吏辈,九流工数术,无破宰职权,女人多淫佚,乐居亥子宫,空亡官无益。

问左辅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左辅帝极主宰之星,守身命诸宫降福。主人形貌敦厚慷慨风流。紫府禄权若得三合冲照,主文武大贵。火忌冲破,虽富贵不久。僧道清闲,所以温重贤晓,旺地封赠。火忌冲破,以中局断之。

问右弼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右弼帝极主宰之星,守身命文墨精通。紫府吉星同垣,财官双美,文武双全。羊陀火忌冲破,下局断之。女人贤良有志,纵四杀冲破,不为下贱,僧道清闲。

歌曰

左辅原属土,右弼水为根,失君为无用,三合宜见君,若在紫微位,爵禄不须论,
若在夫妻位,主人定二婚,若与廉贞并,恶贱遭钳髡,辅弼为上相,辅佐紫微星,
喜居日月侧,文人遇禹门,倘居闲位上,无爵更无名,妻宫遇此宿,决定两妻成,
若与刑囚处,遭伤作盗贼。

问天魁天钺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魁钺斗中司科之星,入命坐贵向贵,或得左右吉聚无不富贵。况二星又为上界和合之神,若魁临命,钺守身,更迭相守。更遇紫微府、日月、昌曲、左右、权禄相凑,少年必聚美妻。若遇大难,必得贵人成就扶助,小人不一,亦不为凶。限步巡逢必主女子添喜,生男则俊雅,入学功名有成。生女则容貌端庄,出众超群;若四十以后逢墓库,不依此断。有凶不以为灾,居官者贤而威武,声名远播。僧道享福,与人和睦,不为下贱。女人吉多宰辅之妻,命妇之论。若加恶杀亦为富贵,但不免私情淫佚。

歌曰

天乙贵人众所钦,命逢金带福弥深,飞腾名誉人争慕,博雅皆通古与今,
魁钺二星限中强,人人遇此广钱粮,官吏逢之发财福,当年必定见君王。

问禄存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禄存北斗第三星,真人之宿,主人贵爵,掌人寿基。帝相扶之施权,日月得之增辉。天府武曲为厥职,天梁天同共其祥。十二宫中惟身命、田宅、财帛为要,主富。居迁移则佳,与帝星守官禄宜子孙爵秩。若独守命而无吉化,乃看财奴耳。逢吉逞其权,遇恶败其迹。最嫌落于陷空不能为福,更凑火铃空劫,巧艺安身。盖禄爵当得势而享之,守身命主人慈厚信直,通文济楚。女人清淑机巧能干能为,有君子之志。紫府廉同会合,作禄存上局。大抵此星诸宫降福消灾。

歌曰

斗北禄存星,数中为上局,守值身命内,不贵多金玉,此为迪吉星,亦可登仕路,
文人有声名,武人有厚禄,常庶发横财,僧道亦主福,官吏若逢之,断然食天禄。

又曰

夹禄拱贵并化禄,金里重逢金满屋,不惟方丈比诸侯,一食万锺犹未足,
禄存对向守迁移,三合逢之利禄宜,得逢遐迩人钦敬,的然白手起家基。

问天马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诸宫各有制化,如身命临之谓之驿马。喜禄存、紫府、昌曲,守照为吉。如大小二限临之,更遇禄存紫府,流昌必利。如与禄存同宫,谓之禄马交驰,又曰折鞭马;紫府同宫谓之扶轝马;刑杀同宫谓之负尸马;火星同宫谓之战马;日月同宫谓雌雄马;逢空亡谓之死马、亡马;居绝死谓之死马;遇陀罗谓之折足马。以上犯此数者,俱主灾病,流年值之依此断。

问化禄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禄为福德之神。守身命官禄之位,科权相逢必作大臣之职。小限逢之主进财入仕之喜。大限十年吉庆无疑,恶曜来临并羊陀火忌冲照,亦不为害。女人吉凑作命妇,二限逢之,内外威严,杀凑平常。

问化权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权星掌判生杀之神。守身命科禄相逢出将入相。科权相逢必定文章冠世,人皆钦仰。小限相逢,无有不吉。大限十年,必然遂志。如逢羊陀耗使劫空,听谗贻累,官灾贬谪。女人得之内外称志,可作命妇。僧道掌山林有师号。

问化科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科星上界应试,主掌文墨之星。守身命权禄相逢宰臣之贵。如逢恶曜亦为文章秀士,可作群英师范。女命吉拱,主贵封赠。虽四杀冲破,亦为富贵。与科星拱照冲同论。

问化忌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忌为多管之神。守身命一生不顺,小限逢之一年不足,大限十年悔吝。二限太岁交临,断然蹭蹬。文人不耐久,武人纵有官灾,口舌不防。虽商贾技艺人,皆不宜利。 如会紫府、昌曲、左右、科权禄,与忌同宫又兼四杀共处,即发财亦不佳,功名亦不成就。如单逢四杀、耗使、劫空,主奔波带疾。僧道流移还俗。处事只求七分。

问擎羊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擎羊北斗之助星。守身命性粗行暴,孤单,视亲为疏,翻恩为怨。入庙性刚果决,机谋好勇,主权贵。北方生人为福,四墓生人不忌。居卯酉作祸兴殃,刑克极甚。六甲六庚生人,必有凶祸。纵富贵不久亦不善终,若九流工艺人辛勤。加火忌劫空冲破,残疾离祖刑克六亲。女人入庙加吉上局,杀耗冲破多主刑克下局。

问陀罗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陀罗北斗之助星。守身命心行不正,暗泪长流,性刚威猛,作事进退。横成横破,飘荡不定。与贪狼同度因酒色以成痨,与火铃同处,疥疫不死。居疾厄,暗疾缠绵。辰戌丑未生人为福,在庙财官论,文人不耐久,武人横发高迁。若陷地加杀刑克招凶,二姓延生,女人刑克下贱。

羊陀二星总论[编辑]

玉蟾先生曰:擎羊陀罗二星属火金,乃北斗浮星,在斗司奏,在数凶厄。羊化气曰刑,陀化气曰忌。怕临兄弟、田宅、父母三宫。忌三合临身命,合昌曲、左右有暗痣、眼痣。见日月女克夫,而夫克妇,为诸宫之凶神。忌同日月则伤亲损目;刑并桃花则风流惹祸;忌贪狼合因花酒以忘身;刑与暗同行招暗疾而坏目;忌与杀暗同度招凌辱而生暗疾;与火铃为凶伴只宜僧道;权刑合杀疾病官厄不免;贪耗流年面上刺痕。二限更遇此,灾害不时而生也。

歌曰

刑与暗同行,暗疾刑六亲,火铃遇凶伴,只宜道与僧,权刑囚合杀,疾病灾厄侵,
贪耗流年聚,面上刺痕新,限运若逢此,横祸血刃生。

羊陀夭寿杀,人遇为扫星,君子防恐惧,小人遭凌刑,遇耗决乞求,只宜林泉人,
二限倘来犯,不时灾祸侵。

问火星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火星乃南斗浮星也。

希夷先生歌曰

火星大杀将,南斗号杀神,若主身命位,诸宫不可临,性气亦沉毒,刚强出众人,
毛发多异类,唇齿有伤痕,更与羊陀会,襁褓必灾迍,过房出外养,二姓可延生,
此星东南利,不利西北生,若得贪狼会,旺地贵无伦,封侯居上将,勋业着边庭,
三方无杀破,中年后始兴,僧道多飘荡,不守规戒心,女人旺地洁,陷地主邪淫,
刑夫又克子,下贱劳碌人。

问铃星所主若何?[编辑]

答曰:铃星乃南斗助星也。

希夷先生歌曰

大杀铃星将,南斗为从神,值人身命者,性格亦沉吟,形貌多异类,威势有声名,
若与贪狼会,指日立边庭,庙地财官贵,陷地主孤贫,羊陀若凑合,其刑大不清,
孤单并弃祖,残伤带疾人,僧道多飘荡,还俗定无疑,女人无吉曜,刑克少六亲,
终身不贞洁,寿夭仍困贫,此星大杀将,其恶不可禁,一生有凶祸,聚实为虚情,
七杀主阵亡,破军财屋倾,廉宿羊刑会,劫空主刀兵,或遇贪狼宿,官禄亦不宁,
若逢居旺地,富贵不可论。

羊陀火铃四星总论[编辑]

玉蟾先生曰

火铃陀罗金,擎羊刑忌诀,一名马扫星,又名短寿杀,君子失其权,小人犯刑法,
孤独克六亲,灾祸常不歇,腰足唇齿伤,劳碌多蹇剥,破相又劳心,乞丐填沟壑,
武曲并贪狼,一世招凶恶,疾厄若逢之,四时不离着,只宜山寺僧,金谷常安乐。

问天空地劫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曰:二星守身命,遇吉则吉,遇凶则凶。如四杀冲照,轻者下贱,重者六畜之命。僧道不正,女子婢妾,刑克孤独。大抵二星俱不宜见,定主破财,二限逢之必凶。

歌曰

劫空为害最愁人,才智英雄误一身,只好为僧并学术,堆金积玉也须贫。

问天伤天使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天伤乃上天虚耗之神,天使乃上天传使之神。太岁二限逢之不问得地否?只要吉多为福其祸稍轻,如无吉,值巨门、羊陀、火铃、忌、天机,其年必主官灾,丧亡破败。

限至大耗号天伤,夫子在陈也绝粮,天使限临人共忌,石崇巨富破家亡。

问天刑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天刑守命身,不为僧道定主孤刑,不夭则贫。父母兄弟不得全,二限逢之主出家,官事牢狱失财,入庙则吉。

歌曰

天刑未必是凶星,入庙名为天喜神,昌曲吉星来凑合,定然献策到王庭,
刑居寅上并酉戌,更临卯位自光明,必遇文星成大业,掌握边疆百万兵,
三不子兮号天刑,为僧为道是孤身,天哭二星皆同到,终是难逃有疾人。

问天姚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天姚守身命,心性阴毒,多疑恐、善颜色、风流多婢、主淫。入庙旺主富贵多奴,居亥有学识。会恶星破家败产,因色犯刑。六合重逢,少年夭折。若临限不用媒妁,招手成婚。或紫微吉星加,刚柔相济,主风骚,加红鸾愈淫,加刑刃主夭。

歌曰

天姚居戌卯酉游,更入双鱼一并求,福厚生成耽酒色,无灾无祸度春秋,
天姚星与败星同,号曰人间扫气嚣,辛苦平生过一世,不曾安迹在客中,
人身偶尔值天姚,恋色贪花性帚凶,此曜若居生旺地,位登极品亦风骚。

问天哭天虚二星所主若何?[编辑]

希夷先生答曰:哭虚为恶曜,临命最非常。加临父母内,破荡卖田庄。若教身命陷,穷独带刑伤。六亲多不足,烦恼过时光。东谋西不就,心事匆忙忙。丑卯申宫吉,遇禄名显扬。二限若逢之,哀哀哭断肠


斗数骨随赋[编辑]

太极星缠,乃群宿众星之主,天门运限,即扶身助命之源,在天则运用无常,在人则命有格局。
先明格局,次看众星。或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而生,则有贫贱富贵寿夭之异。
或在恶限,积百万之金银。或在旺乡,遭连年之困苦。祸福不可一途而惟,吉凶不可一例而断。
要知一世之荣枯,定看五行之宫位。立命可知贵贱,安身便晓根基。
第一先看福德,再三细考迁移,分对宫之体用,定三合之源流。
命无正曜,夭折孤贫。吉有凶星,美玉瑕玷。
既得根源坚固,须知合局相生,坚固则富贵延寿,相生则财官昭著。
命好身好限好到老荣昌。命衰身衰限衰终身乞丐。
夹贵夹禄少人知,夹权夹科世所宜。
夹日夹月谁能遇,夹昌夹曲主贵兮。
夹空夹劫主贫贱,夹羊夹陀为乞丐。
廉贞七杀反为积富之人,天梁太阴却作飘蓬之客。
廉贞主下贱孤寒,太阴主一生快乐。
先贫后富武贪同身命之宫,先富后贫只为运限逢劫杀。
出世荣华权禄守财官之位,生来贫贱劫空临财福之乡。
文曲武曲为人多学多能,左辅右弼禀性克宽克厚。
天府天相乃为衣禄之神,为仕为官定主亨通之兆。
苗而不秀科名陷于凶神,发不主财禄主躔于弱地。
七杀朝斗爵禄荣昌,紫府同宫终身福厚。
紫微居午无杀凑位至三公,天府临戌有星扶腰金衣紫。
科权禄拱名誉昭彰,武曲庙垣威名赫奕。
科明禄暗位列三台,日月同临官居侯伯。
巨机同宫公卿之位,贪铃并守将相之名。
天魁天钺盖世文章,天禄天马惊人甲第。
左辅文昌会吉星尊居八座,贪狼火星居庙旺名镇诸邦。
巨日同宫官封三代,紫府朝垣食禄万钟。
科权对拱跃三汲于禹门,日月并明佐九重于尧殿。
府相同来会命宫全家食禄,三合明珠生旺地稳步蟾宫。
七杀破军宜出外,机月同梁作吏人。
紫府日月居旺地断定公侯器,日月科禄丑宫中定是方伯公。
天梁天马陷飘荡无疑,廉贞杀不加声名远播。
日照雷门富贵荣华,月朗天门进爵封侯。
寅逢府相位登一品之荣,墓逢左右尊居八座之贵。
梁居午位官资清显,曲遇梁星位至台纲。
科禄巡逢周勃欣然入相,文星暗拱贾谊允矣登科。
擎羊火星威权出众,贪武同行威镇边夷。
李广不封擎羊逢于力士,颜回夭折文昌陷于天伤。
仲由威猛廉贞入庙遇将军,子羽才能巨宿同梁冲且合。
寅申最喜同梁会,辰戌应嫌陷巨门。
禄倒马倒忌太岁之合劫空,运衰限衰喜紫微之解凶厄。
孤贫多有寿,富贵即夭亡。
吊客丧门绿珠有堕楼之厄,官符太岁公冶有缧绁之忧。
限至天罗地网屈原溺水而身亡,运遇地劫天空阮籍有贫穷之苦。
文昌文曲会廉贞丧命天年,命空限空无吉凑功名蹭蹬。
生逢天空犹如半天折翅,命中遇劫恰如浪里行船。
项羽英雄限至天空而丧国,石崇豪富限行劫地以亡家。
吕后专权两重天禄天马,杨妃好色三合文曲文昌。
天梁遇马女命贱而且淫,昌曲夹墀男命贵而且显。
极居卯酉多为脱俗僧人,贞居卯酉定是公胥吏辈。
左府同宫尊居万乘,廉贞七杀流荡天涯。
邓通饿死运逢大耗之乡,夫子绝粮限到天伤之内。
铃昌罗武限至投河,巨火擎羊终身缢死。
命里逢空不飘流即主疾苦,马头带剑非夭折则主刑伤。
子午破军加官进禄,昌贪居命粉骨碎尸。
朝斗仰斗爵禄荣昌,文桂文华九重贵显。
丹墀桂墀早遂青云之志,合禄拱禄定为巨擘之臣。
阴阳会昌曲出世荣华,辅弼遇财官衣绯着紫。
巨梁相会廉贞并,合禄鸳鸯一世荣。
武曲闲宫多手艺,贪狼陷地作屠人。
天禄朝垣身荣贵显,魁星临命位列三台。
武曲居干戌亥上,最怕太阴逢贪狼。
化禄还为好,休向墓中藏。
子午巨门石中隐玉,明禄暗禄锦上添花。
紫微辰戌遇破军,富而不贵有虚名。
昌曲破军逢刑克多劳碌,贪武墓中居三十才发福。
天同戌宫为反背,丁人化吉主大贵。
巨门辰戌为陷地,辛人化吉禄峥嵘。
机梁酉上化吉者,纵遇财官也不荣。
日月最嫌反背乃为失辉,命身定要精求恐差分数。
阴骘延年增百福,至于陷地不遭伤。
命实运坚稿田得雨,命衰限弱嫩草遭霜。
论命必推星善恶,巨破擎羊性必刚。
府相同梁性必好,火劫空贪性不常。
昌曲禄机清秀巧,阴阳左右最慈祥。
武破贞贪冲合曲全固贵,羊陀七杀相杂互见则伤。
贪狼廉贞破军恶,七杀擎羊陀罗凶。
火星铃星专作祸,劫空伤使祸重重。
巨门忌星皆不吉,运身命限忌相逢。
更兼太岁官符至,官非口舌决不空。
吊客丧门又相遇,管教灾病两相攻。
七杀守身终是夭,贪狼入命必为娼。
心好命微亦主寿,心毒命固亦夭亡。
今人命有千金贵,运去之时岂久长。
数内包藏多少理,学者须当仔细详。

女命骨髓赋[编辑]

府相之星女命躔,必当子贵与夫贤。
廉贞清白能相守,更有天同理亦然。
端正紫微太阳星,早遇贤夫性可凭。
太阳寅到午,遇吉终是福。
左辅天魁为福寿,右弼天相福來临。
禄存厚重多衣食,府相朝垣命必荣。
紫府巳亥相互辅,左右扶持福必生。
巨门天机为破荡。天梁月曜女命贫。
擎羊火星为下贱。文昌文曲福不全。
武曲之宿为寡宿。破军一曜性难明。
贪狼内狠多淫佚。七杀沉吟福不荣。
十干化禄最荣昌,女命逢之大吉昌。
更得禄存相凑合,旺夫益子受恩光。
火铃羊陀及巨门,天空地劫又相临。
贪狼七杀廉贞宿,武曲加临克害侵。
三方四正嫌逢杀,更在夫宫祸患深。
若是本宫无正曜,必主生离克害真。

已前论赋俱系看命要诀,学者宜熟玩之,乃得原委也。


论对面朝斗格 子午宫逢禄存是也

诗曰 禄有对面在迁移,子午逢之利禄宜,德合吉壤人敬重,双全富贵福稀奇。

论科权禄主格

诗曰 禄权周勃命中逢,入相王朝赞圣功,迎合权星兼吉曜,巍巍富贵列三公。

论左右朝垣格

诗曰 天星左右最高明,若在三方禄位兴,武职高登应显佐,文人名誉列公卿。

论兼文武格 文曲武曲在身命是也

诗曰 格名文武少人知,遇此须教百事通,更值命宫无杀破,滔滔荣显是英雄。

论文星朝命格

诗曰 文昌文曲最荣华,值此须生富贵家,更得三方祥曜拱,却如锦上又添花。

论石中隐玉格 命在子午逢巨门是也

诗曰 巨门子午二宫逢,身命逢之必贵荣,更得三方科禄照,石中隐玉是丰隆。

论贪狼遇火名为火贵格 三合照身命是也

诗曰 火遇贪狼照命宫,封侯食禄是英雄,三方倘若无凶杀,到老应知福寿隆。

论人有无商贾之命

如人命有巨日紫府守照,为人安分,有仁德耿直之心,作事无私,不行邪僻,不肯妄求,为士为官主有廉洁:如值月贪同杀忌,心多机关,贪财无厌,暮夜求利之辈。

诗曰 贪月同杀会机梁,因财计利作经商,须知暮夜无眠睡,潮海营营自走忙。

又曰 经商紫府遇擎羊,武曲迁移利市场,杀破廉贞同左右,羊铃火宿远传扬。

论人命有无艺术者

寅申巳亥安命或丑未辰戌遇有贪狼武曲在命化忌、加杀,必作细巧艺术之人也。

诗曰 闲宫贪狼何生业,不是屠人须打铁,诸般巧艺更能精,性好游畋并捕猎。

又曰 破武未宫多巧艺,巳亥安命正相宜,破军廉贞居卯酉,细巧之人定艺奇。

又曰 天机天相命身中,帝令财星入墓中,天府若居迁动位,平生定是作奇工。

论出家僧道之命

紫微居卯酉遇劫空者,看命无正曜又兼羊火劫空化忌者,更看父母妻子三宫有杀者方可断。及寅年申月巳日亥时四正杀凑化忌,男僧道,女尼姑。

诗曰 极居卯酉遇劫空,十人之命九人僧,道释岩泉皆有分,清闲幽静度平生。

又曰 命坐空乡定出家,文星相会实堪夸,若还文曲临身命,受荫清闲福可嘉。

又曰 天机七杀破梁同,羽客僧流命所逢,更若太阳兼帝座,伶仃孤克命方终。

论人命内犯孤克者

如克妻克子克父母内犯一二不为僧道亦作贫贱之人,第一看父母在庙旺地有无吉凶星辰,如在陷地加杀化忌必主刑克,第二又看妻妾宫,三看子女宫庙陷之地,有无吉凶星辰,如在陷加杀化忌必鳏寡孤独论断。

论寿夭淫荡

诗曰 贪狼入庙最高强,南极星同寿命长,北斗帝星无恶杀,绵绵老耋衍祯祥。

诗曰 七杀临身终是夭,贪狼入庙定为娼,前示三合相临照,也学韩君去窃香。

诗曰 身命两宫俱有杀,贪花恋酒祸犹深,平生二限来符会,得意之中却又沈。


论定人残疾

先看命宫星落陷,加羊陀火铃劫空忌宿,又看疾厄宫星庙陷吉凶而断可也。

诗曰 命中羊陀杀守身,火铃坐照祸非轻,平生若不常年卧,也作陀腰曲背人。

论定人破相

诗曰 相貌之中逢杀曜,更加三合又逢刑,疾厄擎羊逢耗使,折伤肢体不和平。

论定人聪明

诗曰 文曲天相破军星,计策偏多性更灵,更若三方昌曲会,一生巧艺有声名。

论定人富足

诗曰 太阴入庙有光辉,财入财乡分外奇,破耗凶星皆不犯,堆金积玉富豪儿。

论定人贫贱

诗曰 命中吉曜不来临,火忌羊陀四正侵,武曲廉贞巨破会,一生暴怒又身贫。

论定人作盗贼

诗曰 命逢破耗与贪廉,七杀三方照及身,武曲更居迁动位,一生面背刺痕新。

论定人一身驳杂

诗曰 吉曜相扶凶曜临,百般巧艺不亨通,若逢身命遇恶曜,只做屠牛宰马人。

定富贵贫贱十等论[编辑]

福寿论 如南人天同天梁坐命庙旺主福寿双全如北人紫微武曲破军贪狼坐命旺宫主福寿
聪明论 如文昌文曲天相天府武曲破军三台八座左辅右弼三合拱照主人极聪明
威勇论 如武曲文昌擎羊七杀坐命宫得权禄三方又得紫微天府左右拱照主人威勇
文职论 如文昌文曲左辅右弼天魁天钺坐命旺宫又得三方四正科权禄拱主为文官
武职论 如武曲七杀坐命庙旺宫又得三台八座加化权禄及天魁天钺并拱主为武职
刑名论 如擎羊陀罗火铃星武曲破军带杀上吉凑合三方四正无凶不陷主刑名
富贵论 如紫微天府天相禄权科太阴太阳文昌文曲左辅右弼天魁天钺守照拱冲主大富贵
贫贱论 如擎羊陀罗廉贞七杀武曲破军天空地劫忌星三方四正守照拱冲诸凶并犯陷地主贫贱
疾殀论 如贪狼廉贞擎羊陀罗天空地劫火铃忌星三方守照主疾殀或疾厄相貌宫亦然
僧道论 如天机天梁七杀破军天空地劫并犯帝座紫微又或耗杀加临主为僧道

十二宫诸星得地合格诀[编辑]

子安命 子宫贪狼杀阴星,机梁相拱福兴隆,庚辛乙癸生人美,一生富贵足丰荣。
丑安命 丑宫立命日月朝,丙戍生人福禄饶,正坐平常中局论,对照富贵祸皆消。
寅安命 寅宫巨日足丰隆,七杀天梁百事通,申巳庚人皆为吉,男子为官女受封。
卯安命 卯宫机巨武曲逢,辛乙生人福气隆,男子为当縻廪禄,女人享福受褒封。
辰安命 辰位机梁坐命宫,天府戍地最盈丰,腰金衣紫真荣显,富华贵辉宜到终。
巳安命 巳位天机天相临,紫府朝垣福更深,戊辛壬丙皆为贵,一生顺遂少灾侵。
午安命 午宫紫府太阳同,机梁破杀喜相逢,甲丁己癸生人福,一世风光廪禄丰。
未安命 未宫紫武廉贞同,日月巨门喜相逢,女人值此全福寿,男子逢之位三公。
申安命 申宫紫帝贞梁同,武曲巨门喜相逢,甲庚癸人如得喜,一生富贵逞英雄。
酉安命 酉宫最喜太阴逢,巨日又逢当面冲,辛乙生人为贵格,一生福禄永亨通。
戍安命 戍宫紫微对冲辰,富而不贵有虚名,更加吉曜多权禄,只利开张贸易人。
亥安命 亥宫最喜太阴逢,若人值此福禄隆,男女逢之皆称意,富贵荣华直到终。

十二宫诸星失陷破格诀[编辑]

子丑安命 子午天机丑巨铃,此星落陷果为真,纵然化吉更为美,任他富贵不清宁。
寅安命 寅上机昌曲月逢,虽然吉拱不丰隆,男为伴仆女娼婢,若非夭折即贫穷。
卯辰安命 卯上太阴擎羊逢,辰宫巨宿紫微同,纵然化吉非全美,若非加杀到头凶。
巳安命 巳宫武月天梁巨,贪宿廉贞共到蛇,三方吉曜皆不贵,下贱贫穷度岁华。
午安命 午宫贪巨月昌从,羊刃三合最嫌冲,虽然化吉居仕路,横破横成到老穷。
未安命 未宫巨宿太阳嫌,纵少灾危有克伤,劳碌奔波官事至,随缘下贱度时光。
申酉安命 申宫机巨为破格,男人浪荡女人贫,二宫若然桃花见,男女逢之总不荣。
戍安命 戍上紫破若相逢,天同太阳皆主凶,若还孤寒更殀折,随缘勤苦免贫穷。
亥安命 亥宫贪火天梁同,飘荡浪子走西东,若还富贵也年促,不然隶仆与贫穷。

十二宫诸星得地富贵论[编辑]

子宫得地太阴星,杀破昌贪文曲明,丑未紫破朝日月,未贞梁丑福非轻,
寅宫最喜逢阳巨,七杀天同梁文清,卯上巨机为贵格,武曲守卯福丰盈,
辰戍机梁非小补,戍宫天府累千金,巳亥天机天相贵,午宫紫府梁俱荣,
申宫贞巨阴杀美,酉戍亥上太阴停,卯辰巳午阳正照,紫府巨宿巳亥兴,
亥宫天府天梁吉,子宫机宿亦中平,七杀子午逢左右,文曲加之格最清,
廉坐中宫逢辅弼,更兼化吉祸尤兴。

武曲巳亥逢,六甲帅边庭,贪狼居卯酉,遇火作公卿,
天机坐卯贵,寅月六丁荣,巨卯逢左右,六乙立边庭,
巨坐寅申位,偏喜甲庚生,二宫逢七杀,左右会昌星,
辰戍遇三宿,必主位公卿。

十二宫诸星失陷贫贱论[编辑]

丑未巨机为值福,失陷此月福须轻,卯酉不喜逢羊刃,辰戌紫破朝罗网,
辰休戌囚贪贞陷,午宫阴巨不堪称,申宫合武为下格,酉逢机巨日无精,
卯辰巳午逢阴宿,戌亥逢阳亦不容,贪杀巳亥居陷地,破军卯酉不为清,
加杀遇劫为奸盗,此是刑邪不必论,贪狼化禄居四墓,纵然遇吉亦中平,
命缠弱地休逢忌,空劫擎羊加火铃,若非夭折主下贱,六畜之命不可平,
旺地发福终远大,陷地峥嵘到底倾,二论不过五百字,富贵贫贱别得明。

定富局[编辑]

财荫夹印 相守命武梁来夹是也,田宅宫亦然。
日月夹财 武守命日月来夹是也,财帛宫亦然。
财禄夹马 马守命武禄来夹是也,逢生旺尤妙。
荫印拱身 身临田宅梁相拱冲是也,勿坐空亡。
日月照璧 日月临田宅宫是也,喜居墓库。
金灿光辉 太阳单守,命在午宫是也。

定贵局[编辑]

日月夹命 不坐空亡遇逢本宫有吉星是也。
日出扶桑 日在卯守命是也,守官禄宫亦然。
月落亥宫 月在亥守命是也,又名月朗天门。
月生沧海 月在子宫守田宅是也。
辅弼拱主 紫微守命二星来拱是也,夹之亦然。
君臣庆会 紫微左右同守命是也,更会相武阴妙上。
财印夹禄 禄守命梁相来夹是也,入财亦然。
禄马佩印 马前有禄印星同宫是也。
坐贵向贵 谓魁钺在命迭相坐拱是也。
马头带剑 谓马有刃是也不是居午格。
七杀朝斗 见前批注
日月并明 见前批注
明珠出海 见前批注
日月同临 见前批注
刑囚夹印 天刑廉贞同临身命主武勇之人。
科权禄拱 见前批注
贪火相逢 谓二星守命同居庙旺是也。
武曲守垣 武守命卯宫是也,余不是。
府相朝垣 见前批注
紫府朝垣 见前批注
文星暗拱 见前批注
权禄生逢 二星守命庙旺是也,陷不是。
羊刃入庙 辰戍丑未守命遇吉是也。
巨机居卯 见前批注
明禄暗禄 见前批注
科明暗禄 见前批注
金舆扶驾 紫微守命前后有日月来夹是也。

定贫贱局[编辑]

生不逢时 命坐空亡逢廉贞是也。
禄逢两杀 禄坐空亡又逢空劫杀星是也。
马落空亡 马既落亡虽禄冲会无用主奔波。
日月藏辉 日月反背又逢巨暗是也。
财与囚仇 武贞同守身命是也。
一生孤贫 谓破守命星陷地是也。
君子在野 谓四杀守身命而言临陷地是也。
两重华盖 谓禄存化禄坐命遇空劫是也。

定杂局[编辑]

风云际会 身命虽弱二限逢禄马是也。
锦上添花 谓限破恶星而行吉地是也。
禄衰马困 限逢七杀禄马空亡是也。
衣锦还乡 少年不遂四十后行墓运是也。
步数无依 前限接后限连绵不分是也。
水上驾星 一年好一年不好是也。
吉凶相伴 命有主星限前则发限衰不发是也。
枯木逢春 谓命衰限好是也。

  ↑返回頂部 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