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記/3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釵記
←上一齣 第三十二齣 計局收才 下一齣→


【夜行船】〔盧上〕一品當朝橫玉帶。婣連外戚。勢遊中貴。世事推呆。人情起賽。可嗔那書生無賴。

兵權掌握勢爲尊。奉詔移軍鎭孟門。獨倚文章傲朝貴。賈生空遇聖明君。自家盧太尉。三年前因李益恃才氣高。計遣參軍西塞。聽見李生有詩獻劉鎭帥。感恩知有地。不上望京樓。卽當奏知。怨望朝廷。只是一件。咱方奉命把守河陽孟門山外。召囘劉節鎭暫掌殿前諸軍。咱將計就計。今早奏准聖人。加李君虞祕書郞。改參孟門軍事。不必過家。看他到咱軍中。情意如何。招他爲壻。如再不從。奏他怨望未晚。已遣人請他朋友京兆人韋夏卿商量。早來也。〔韋上〕

【薄倖】暑色初分。秋聲一派。看長安馳道。秋風冠蓋。天涯有客。幾時能會。俺消停處見畫棨朱門橋外。好參謁中朝太尉。

〔見介盧〕好客勞西笑。〔韋〕人雄鎭北軍。〔盧〕折簡求三益。〔韋〕旌旄謁使君。〔盧〕韋先生。你是李君虞好友。俺今移鎭孟門。奏改他參吾軍事。可好麽。〔韋〕李君虞三年在邊。資當內轉。今又參卿軍事。恐非文人所堪。〔盧〕他有詩劉鎭帥怨望朝廷。又何必強他入朝。咱招賢館勝如望京樓也。

【鑼鼓令】他朝中文章後輩。曾喜他相見只尋常到來。知他性兒那些𡰛𡯗。〔韋〕都是些少年情態。怎知的千金賦今人不買。枉了筆生災。題鸚鵡敎誰喝采。〔盧〕咱無文的太尉何禁怪。只可惜賈長沙干死了洛陽才。〔合〕他鄕歲月。遠水樓臺。今朝領旨。知他便囘。相逢到此好佳懷。秋江寂寞也自放花開。

【前腔】〔盧〕當初也浪猜。咱移軍把着孟門去來。參軍事請他優待。〔韋〕文章士自有廟堂除拜。作參軍知幾載。〔盧〕孟門喜非邊塞也。〔韋〕便做道非邊塞。曾如站立在白玉階。〔盧〕咱軍容將禮好不雄哉。早難道古來書記都不是翰林才。

〔合前韋〕旣將軍厚待。李君虞自有國士之報。小生吿行。

【餘文】爲交情一笑來。〔盧〕須知吾意亦憐才。韋先生休道俺少禮數的將軍做不的招賢宰。

〔韋下盧弔場〕可笑可笑。韋生豈知俺計也。候旨官兒怎的不見到來。〔堂候上〕微聞禁漏穿花遠。獨詔邊機出殿遲。稟爺。聖旨已下。李益以祕書郞改參孟門軍事。卽日離鎭。不許過家。〔盧笑介〕書記在吾算中矣。分付諸軍起行。
孟門關外擁羆貅。    打鳳撈龍意不休。
但得他來府門下。    那時誰敢不低頭。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紫釵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