紺珠集 (四庫全書本)/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紺珠集 卷三 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紺珠集卷三     宋 朱勝非 撰
  抱朴子葛洪
  肉芝
  萬嵗蟾蜍頭上有角頷下有丹書重八字名曰肉芝以五月五日取隂乾以其足畫地即流水帶之于身能辟兵若遇人射已得此則矢自還
  吹龍
  秦甘宗所奏西域事云有方士能神咒臨川禹歩則浮出初長十餘丈又作法吹之毎吹輒縮至數寸及取著瓶中聞有旱處則賫龍以往厚歛金帛則投龍於淵復吹之須㬰大雨四集矣
  讁鋤芝草
  蔡誕好道棄家入山不堪苦而還欺其家人曰吾為地仙位卑為老君牧龍因羣仙博戲輸一五色斑龍縁此被謫崑崙山下芸鋤芝草
  蟻磨
  天圓如盖地方如棊局天左行日月右行如蟻之行磨上磨左旋蟻右行磨行速蟻不得已隨磨行回
  甘谷菊水
  酉陽酈縣山中有甘谷谷中皆菊花墮水中居人飲之多夀有及一百五十有餘嵗者
  卻雞犀
  通犀中一白理如線者置米其上以飼雞雞見驚却者為真亦名駭雞犀刻以魚形持入水水輒自開
  飲丹井
  葛稚川祖為臨沅令縣民有世年百嵗者因徙居子孫多夭它人居其宅亦世夀云井水色赤葛疑有丹藥濬井求之果得丹砂數斛自後水色不復赤
  千嵗龜
  千嵗龜五色額上骨起如角解今古巢於蓮葉或在松叢之下
  魚魯之訛
  寫字以魚為魯以帝為虎
  紫㣲降光
  仲尼春秋成紫㣲降光
  赤靈符
  以五月五日作赤靈符著心前以辟五兵
  流霞一杯
  項曼都脩道山中因逰紫府飲流霞一杯忽思家為上帝所斥河東呼為斥仙人
  仙茆
  帝軒𠉀鳯鳴以調律唐堯觀蓂葉以知月注云堯時有草夾堦而生隨月開落名蓂莢又曰厯莢又仙茆
  天鼓
  雷曰天鼔
  雷公
  雷神曰雷公
  潤兵
  出陣雨作霑衣其名潤兵
  菊甘薏苦
  論物性不同
  仲能
  鼠三百嵗名仲能
  玉𥹋
  銷玉為𥹋潰金為漿故曰玉𥹋
  七明九光芝
  七孔者名七明九孔者為九光
  芝名
  七明九光者石芝名也威喜樊桃木之名也獨搖牛角龍仙皆草芝也
  無腸公子
  蟹
  氷丸霜散
  立夏日服六壬癸符或𤣥氷丸飛霜散暑不能侵也
  謫守天厨
  劉安昇仙見上帝誤稱寡人謫守天厨
  朝野僉載張鷟
  駝李
  後魏時定四姓隴西李氏上姓也恐不得預乘明駝星夜入洛而事已定人謂之駝李
  緑珠怨
  武后時補闕喬知之有美妾名碧玉而善歌舞武承嗣借教舞僮納之不還知之作緑珠怨寄之其末四句云辭君去君終不忍徒勞掩淚傷鉛粉百年離恨在髙樓一旦容華為君盡碧玉得詩飲泣而卒承嗣聞之遂殺知之
  獬豸
  武后時侍御史侯思止本賣餅人以羅告授五品官乞作御史后曰卿不識字思止曰獬豸不識字但能為國觸奸人而已后悦遂授之
  訊囚名状
  李嵩武后時為御史鞠獄備諸慘酷其訊皆有名號如仙人獻果玉女登梯犢子懸駒驢兒㧞橛鳯皇曬翅猿猴鑚火上麥索下攔單之類
  𤣥衣素衿人報赦
  貞觀中黎景逸居空青山有鵲巢其庭每以餘食飼之甚馴熟後景逸出仕被誣下獄一日有鵲於獄屋氣樓中下視景逸喜噪其日傳有赦官司詰其来云逢𤣥衣素衿人説之三日而赦果至乃悟鵲所傳也
  斵𥦗舍人
  唐陽滔為中書舍人時促命草制而吏持門鑰他適無舊本檢視乃斵𥦗取之時號斵𥦗舍人
  則天喜偽瑞
  則天好祥瑞臣下竟作偽有以紫石末填于白石中文曰聖母臨人永昌帝業則置永昌縣又填曰武興即置武興縣刑寺苦囚衆於獄外牆作大人脚跡亦云有金人見即赦囚改元曰大足
  題目人
  魏光乘好題品人姚元之長大行且速號趂蛇鸛雀王旭長而黒醜號煙薰木棖楊仲嗣躁急號熱𨫼上猢猻
  志射
  督君謨善射閉目而射志目則中目志口則中口有王靈智者學其妙乆之曲盡其妙欲射君謨殺之君謨時無弓矢執一短刀矢來輒擊折末後一矢以口承之遂齧其鏑謂靈智曰學射三年但未教汝齧鏑法爾
  繫錢靴帶
  唐鄭愔為吏部侍郎掌選貪贓不法引銓日有選人以百錢繫靴帶行步有聲愔見問之對曰當今之選非錢不行
  金牛御史
  武后時嚴昇期攝御史巡按江南嗜牛肉而多受人金故號金牛御史
  鶴鳴雞樹
  鳯閣侍郎杜景儉文章知識並髙遠時號鶴鳴雞樹
  鳩集鳳池
  王及善才行庸猥為内史號為鳩集鳯也
  驅驢宰相
  及善後為右相無甚施設惟不許吏輩将驢入堂終日驅逐號為驅驢宰相
  霜鷹凍蠅
  蘇味道髙爽王方慶魯鈍同為鳳閣侍郎或問張元一曰蘇王孰賢曰蘇如九月得霜鷹王如十月被凍蠅
  賜麻
  唐滕王嬰蔣王暉皆貪汚帝聞每賜諸王珍物二王獨以麻數車令為索
  八搨將軍
  滕王為隆州刺史多不法叅軍裴聿諫之止王怒令左右摑搨他日聿入計具訴于帝問聿曽被㡬搨聿曰前後八搨即令遷階聿歸嘆曰何其命薄若言九搨當入五品矣聞者哂之號八搨將軍
  鳴靴鼻
  張說諂事王毛仲其拜相王有力焉說往謝之把手而舞鳴其靴鼻
  孟青
  侯思止謂决囚大捧為孟青
  金剛舞夜义歌
  隋諸葛昻髙瓉争為豪侈昻屈瓉串長八尺餅闊丈餘餤麤如柱酒行自為金剛舞以送之瓉復屈昻以車行酒馬行肉碓斬膾碾蒜虀自唱夜义歌以送之
  烹奴蒸婢
  瓉復屈昻烹一小奴子為饌食訖呈其頭顱昻復屈瓉以美妾行酒怒而叱去須臾盤中蒸此妾頭粉黛如其故
  酒濯足
  馬周微時入都至新豐逆旅遇貴公子飲酒不顧周周即市斗酒獨飲之餘以濯足
  刺史不守鞋
  鄭仁凱至鄙猥常為密州刺史家奴告以鞋弊仁凱即呼公吏鞋新者令上樹探巢俾奴竊其人鞋而去吏下訴之則曰刺史不是守鞋人
  澁體
  唐徐彦伯為文多變易求新以鳯閣為鶠閣以龍門為虬戸以金谷為銑溪以玉山為瓊岳以芻狗為卉犬以竹馬為篠驂以月兔為魄兔以風牛為飈犢後進效之謂之澁體
  白蠟明經
  張鷟號青錢學士謂之萬選萬中時有明經董方舉九上不第號白蠟明經與鷟為對
  補闕連車載
  武后時官濫謡曰補闕連車載拾遺平斗量把椎侍御史托椀校書郎
  白版侯
  武后時封侯者衆鑄印不供至有白版侯者焉
  烏金
  唐拱州有畜猪而致富因號猪為烏金
  衞靈公
  婁師徳長大而貌異於衆又病蹇張元一目為失轍方相又曰衞靈公言護衞靈柩亦方相也
  鶴樽
  唐韓王元嘉有一銅鶴樽背上注酒則一足倚滿則正立不滿則傾側
  鵲尾杓
  陳思王有鵲尾杓直而長置之酒樽凢王欲勸者呼之尾則指其人
  舞胡子
  北齊蘭陵王有巧思為舞胡子王意所欲勸胡子則捧盞揖之
  手重五斤
  陛餘慶為洛州長史善論事而謬於判决時嘲之曰説事則喙長三寸判事則手重五斤信有之矣
  狐蹲雉伏
  鄭愔狐蹲貴介雉伏權門
  賢聖不過五人
  殷安常謂人曰自古聖賢不過五人伏羲以八卦窮天地之㫖一也乃屈一指神農植百榖濟萬民二也乃屈二指周公制禮作樂百代常行三也乃屈三指孔子前知無窮却知無極抜乎其萃出乎其類四也乃屈四指自是之後無屈得安指者良乆曰并安五也不遜如此
  虎筮
  有神巫能結壇召虎人有疑罪令登壇有罪者虎傷無罪者不顧名虎筮
  兔魚龜符
  唐初為兔符以兔為瑞也又為銅魚符以鯉魚為瑞也武后以𤣥武為姓瑞乃以銅為龜符
  麒麐楦
  唐楊烱每呼朝士為麒麟楦或問之曰今假弄麒麟者必修飾其形覆之驢上宛然異物及去其皮還是驢耳無徳而朱紫何以異是
  手摸床稜
  蘇味道為相或問其燮和之道無言但以手摸床稜時謂摸稜宰相
  方相姪
  唐有士人姓方好矜門地但姓方貴人必認為親或戲之曰豐邑公相何親遽曰再從伯父戲者笑曰既是方相姪只堪嚇鬼豐邑坊造凶器出賣之所也
  耳冷不知有卿
  唐孟𢎞㣲對宣宗曰陛下何以不知有臣不以文字召用帝怒曰朕耳冷不知有卿翼日諭輔臣此人躁妄欲求内相黜之
  琵琶多於飯甑
  江陵在唐號衣冠藪澤人言琵琶多於飯甑措大多於鯽魚
  不伏致仕
  武后時夏官侍郎侯知一以年老勑令致仕知一乃詣朝堂跳躍馳走以示輕健時謂知一不伏致仕
  舅得詹事
  張説女嫁盧氏嘗為舅求官説不語他日復問説但指支床龜女欣然告其夫曰舅得詹事後果然
  熊枕宜男
  韋庶人妹以豹頭枕辟邪白澤枕辟魅熊枕宜男
  禾頭生耳
  俚語云春雨甲子赤地千里夏雨甲子乘舟入市秋雨甲子禾頭生耳冬雨甲子飛雪千里
  壁龍
  柴紹弟有力能越百尺樓謂之壁龍
  雞肆
  富人羅會以剔糞致富人謂之雞肆言跑糞有所得
  夸父支鼎石
  辰州東有二山髙數十丈古語云昔夸父與日争至此煑食此支鼎石也
  初月出雲長虹飲澗
  趙州石橋望之如初月出雲長虹飲澗天后時黙啜欲南過至橋忽馬不進見龍卧橋上乃去
  魏丞烏
  唐魏伶為西市丞養一赤烏每於衆中乞錢銜歸號魏丞烏
  飛坡
  永昌中秦州敷水店南西坡白日飛四五里直塞赤水波上桑畦麥壠依然不動
  葬壓龍角其棺必斲
  唐郝處俊為侍中既𦵏有書生過其墓曰𦵏壓龍角其棺必斲
  縮䓗侍郎
  侯思止食籠餅必令縮䓗加肉因號縮葱侍郎籠餅即饅頭也
  翹闗負乘之譏
  崔湜為吏部侍郎掌銓有選人白湜曰某能翹闗負乘湜笑曰若壮何不求選兵部答云外議謂崔侍郎下有氣力者即選
  祝蝹
  祝欽明頑滯多疑人目謂蝹盖蝹者肉多塊無七竅秦穆公時野人得之
  改忌日
  權龍褒不識忌日何名私忌吏對父母亡日請假至日出牒改到明日好作忌
  疾從指入
  崔渾至孝父母不康祈神嘗請以身代覺疾從指入俄而徧身不安
  騎豬
  武懿宗遇敵棄械而走張元一嘲曰長弓度短箭蜀馬臨階騙去賊七百里偎牆獨自戰甲仗縂抛却騎豬正南竄后曰何不乘馬曰騎豬夾豕也
  㸃鬼簿
  楊烱文好用古人姓名名㸃鬼簿
  筭博士
  駱賔王文好以數對名筭博士
  神仙童子
  唐元嘉聰敏年少號神仙童子
  草裏刺史
  權懷恩荆州刺史令參軍脫鞾僕射劉仁軌曰公草裏刺史至神州不可參軍豈可脫鞾
  白雞盞
  栁亨飲未嘗醉有白雞盞取其迅速
  牙筆
  歐陽通自重書以犀牙為筆管貍毛心秋毫覆松煙為墨和以麝
  方丈鏡
  王幼臨造並照人馬
  百寶爐
  安樂公主百寶香爐
  辰車
  十二辰車如正南則午門開人馬出之類
  國史補李肇
  鼠虎俱為相屬
  陸長源以舊德為宣武行軍司馬韓愈巡官同事或譏年輩相逺愈曰大蟲老鼠俱為十二相屬何怪之有
  婦翁與婿
  張垍尚主在翰林獨賜珎玩常誇於同列張淑曰婦翁與婿非天子賜學士者也
  裴旻遇真虎
  裴旻守北平地多虎旻善射一日斃三十餘虎意氣自若有老父至眎其死虎曰此彪也而非虎若遇真虎無能為也旻曰真虎安在父曰此北去徃徃有之旻躍馬而去藂薄問有虎躍出状小而鷙猛據地一吼山石震動旻人馬皆為之辟易弓矢偕墜幾不自免自是不復射
  王維竊句
  王維好佛故號摩詰性致髙遠得宋之問輞川别業山水絶勝今清涼寺是也維有詩名然好竊取人句如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英華集中詩也漠漠水田飛白鷺隂隂夏木囀黄鸝李嘉祐所作也
  碧落碑
  絳州有碑篆字與古文不同頗為怪異李陽氷見而愛之驗其文是唐初而不載書人姓名止有碧落二字因謂之碧落碑
  錦靿致富
  明皇至馬嵬坡驛令髙力士瘞貴妃於梨樹下店媪拾得錦靿一隻過客借一觀玩必湏百錢媪由此遂致富
  光弼號令精彩皆變
  郭汾陽自河陽入李太尉代領其兵舊營壘也舊旗幟也舊将士也光弼至鎮號令而精彩皆變
  出家是大丈夫事
  崔趙公問徑山曰弟子出家得否荅曰出家是大丈夫事非将相所為
  爵位不如族望
  李𬓲酒泉公義琰之後門戸第一而有清名嘗謂爵位不如族望官至司封郎懐州刺史與人書惟云隴西李𬓲
  釋伽周孔設教同
  李周與妹書曰釋伽生中國設教如周孔周孔生西方設教如釋伽天堂無則已有則君子登地獄無則巳有則小人入時以為名談
  喜鵲
  竇參之敗給事中竇申擬配流徳宗曰吾聞申欲至人家謂之喜鵲遂賜死
  佛汗
  劉元佐守汴或言相國寺佛有汗元佐遽往持金帛以施繼遣其家屬往禮之翌日復起齋場由此士庶競集輸施甚衆乃令将吏籍其物十日乃閉寺曰佛汗止矣所得數十萬盡贍軍
  麻姑送酒
  李相泌以虚誕自任嘗對客曰令家人速洒掃今夜洪崖先生来有人遺羙酒一榼會客至乃曰麻姑送酒来與君同傾傾畢門者乃云某侍郎取榼泌命倒還略無愧色
  蛇酒
  李舟之弟病風或説烏蛇可治乃求蛇置之瓮中釀之蛇聲數日不絶比及其熟香氣酷烈異於常酒飲之須㬰為水惟毛骨存焉
  論代槐
  貞元中度支欲取兩京道槐為薪别植小者牒南尉張造造曰召伯所憩尚勿剪除先皇舊遊豈宜著伐乃止
  光寺錢
  韓令為宣武軍節度使張元正為邕管經略使王宗為夀州刺史皆自大理評事起拜徵光寺錢相繼而至皆以為榮
  准勑惡詩
  徳宗晚年時詩頗工臣下莫及杜太保在淮南進崔叔清詩百篇帝謂使者曰此惡詩何用進時謂准勑惡詩
  熱風
  鄭雲逵與王彦伯鄰居嘗有客求醫誤謁逵亦為診候曰熱風頗甚客求藥雲逵曰藥即不如東家王供奉客驚慚而去自是京師有乖謁儀者云熱風
  襄樣節度
  襄州為漆噐天下取法謂襄様及于司空頔為帥名暴虐鄭元鎮河中亦横暴故人皆呼為襄樣節度盖謂此也
  上不疑我
  徳宗自復宫闕常恐生事郡鎮有兵處必姑息之惟渾瑊奏事不盡從喜謂人曰上不疑我
  王言不可存於私家
  髙貞公為中書舍人家無制草或問之曰王言不可存於私家悉焚其草
  楊穆兄弟優劣
  貞元中楊氏穆氏弟兄人物俱不相下或云楊氏賔客皆同穆氏賔客各殊以此優劣之
  筆塜
  長沙僧懐素好草書自然得草聖三昧以棄筆積堆因𦵏之號筆塜
  枷有三脱
  王悦為厔盩鎮将軍士犯令杖而枷之百日乃脱不百日而脱者有三我死則脱爾死則脱天子命則脱由是不犯令
  穆氏兄弟
  穆氏兄弟四人賛貟賞質賛俗而有格比為酪質美而多為酥員為醍醐賞為乳腐
  茶治熱
  故老云五十年前多患熱黄坊曲有専以烙黄為業者灞滻諸水中常有晝坐至暮謂之浸黄近代悉病脚腰者乃飲茶所致也
  私謁放還
  李林甫知吏部選寜王私謁十人林甫曰就中乞一人林甫賣之於是榜其人曰據其書判自合得留縁囑寧王且放冬集
  儒釋同否
  或問羅浮生為政難易曰簡則易又問羅儒釋同否對曰直則同
  鈒鏤王家
  四姓滎陽鄭崗頭盧澤底李土門崔皆為鼎甲太原王亦四姓之匹而呼為鈒鏤王家喻銀質而金飾也
  蕭齋
  梁武帝時令蕭子雲飛白大書蕭字至今一字存焉李約見之破産買歸東洛建一小室以玩之號蕭齋
  婦人之貴
  苗夫人其父太師也其舅張嘉貞也其夫延賞也其子𢎞靖也其婿韋臯也近代婦人之貴無如此比也
  沙堤火城
  凡拜相禮絶班行府縣載沙填路自宫城至其第名曰沙堤每元日冬直百官已集而宰相方至珂傘列燭多至數百炬謂之火城至則衆皆滅燭以避之
  花押
  宰相判四方事有堂按處分百司有堂帖不次押名曰花押黄勅既下有所異同曰黄帖
  白袍子紛紛
  或有朝士問宋濟曰近日白袍子何太紛紛曰由緋袍子紫袍化之使然
  文章風尚
  元和之後文章則學竒於韓愈學澁於樊宗師歌行則學流蕩於張籍詩則學矯激於孟郊學淺於白居易大抵天寶之風尚黨大厯之風尚浮貞元之風尚蕩元和之風尚怪因人倡之爾
  第果實名
  李直方嘗第果實名如貢士者以緑李為首楞梨為副櫻桃為三甘子為四蒲萄為五或薦荔枝曰寄舉之首范曄以諸香品時輩侯朱虚撰百官本草皆此類
  蛟龍破笛
  李舟好事嘗得村舍煙竹截以為笛堅如銕石以遺李謩謩吹笛天下第一夜月泛舟吹其聲韻逸發俄有客舟至登岸請笛吹之其聲清壮可以裂石謩甚異之及入破呼吸盤辟笛忽破碎客忽不見疑即蛟龍也
  相府蓮
  于司空以樂府曲有想夫憐其名不雅将易之客曰南朝相府因瑞蓮製曲號相府蓮語轉訛如此
  下馬陵
  董仲舒墓門人過必下馬以故為下馬陵而訛為蝦䗫陵
  西畨論茶
  党魯使西畨烹茶帳中畨人問之魯曰滌煩所謂茶也畨人曰我亦有乃出數品曰此夀春者此謂顧渚者此蘄門者
  張顛
  張長史旭書法傳崔邈顔魯公旭自言始聞公主擔夫爭道而得筆法後見公孫大孃舞劍而入妙旭毎醉書益精或揮毫大呌以頭揾墨中號曰張顛
  王積薪遇棊仙
  王積薪棊術甚髙初成自謂天下無敵将遊京師宿於逆旅夜聞一媪呼其婦曰良宵難遣棊一局乎婦曰第幾道下媪曰第幾道各言數十媪曰爾敗矣婦曰伏局積薪空壁窺之並無燈燭翌日覆其局竟皆不及疑其仙也由此碁益精矣
  詩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唐人燕集必賦詩推一人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郭曖尚昇平公主盛集李端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送王相鎮幽朔韓翃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送劉相巡江淮錢起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縁撞歌
  元載乆擅權客有為都盧縁撞歌述其危殆之勢以諷載載覽之不覺泣下
  讀書不如冩書
  張參為國子司業手冩九經每言讀書不如寫書
  窮兵獨舞
  于頔聞韋臯進聖樂亦撰順聖樂以進其曲将半行綴皆伏而一人舞於中将進閲之幕客韋綬在其坐乃曰何用窮兵獨舞以諷頔
  一分筝聲
  于頔嘗令客彈琴其嫂知音聽之曰三分中一分筝聲二分琵琶聲全無琴韻
  烏絲欄
  宋亳間紙有織成界道者謂之烏絲欄
  詼諧等著名
  詼諧賀知章輕薄祖詠諢語賀蘭廣鄭涉詠字蕭昕寓言李紓隱語張著機警李舟張彧歇後姚峴訛語影帶李直方獨孤申叔題目曹著也皆著名者
  博經
  博徒語曰强名爭勝謂之撩零假借分畫謂之嚢家什一而取謂之乞頭貞元中董叔徑進博經一卷
  灔澦如馬
  水行峽路最險以灔澦為則故曰灔澦大如馬瞿塘不可下灔澦大如牛瞿塘不可留灔澦大如襆瞿塘不可觸
  功徳山
  韓晉公始聞徑山以為妖妄既謁之見其形状不覺生敬出妻以拜并乞一號徑山曰功徳山後自杭来凢有婦人来乞號皆以此名之
  埋懷村
  馬燧討李懐光自太原引兵至寶鼎下營問其地名曰埋懷村燧甚喜果敗懷光
  轉逺轉髙轉近轉卑
  陽城居夏縣拜諫議大夫鄭綱居閿鄉拜拾遺李固南居曲江拜校書郎謂轉逺轉髙轉近轉卑
  陸羽筮姓
  竟陵僧於水濵得嬰児育為弟子及長不知姓自筮得蹇之漸繇曰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乃姓陸名羽字鴻漸所作茶經行于世鞏縣造甆偶人號鴻漸置茶竈間
  李載生
  李載生燕代豪士常呼鷹携妓以獵終不肯仕生子栖筠為御史大夫磊落可觀而氣不及其父栖筠生吉甫任相國八年多智柔懦公慚卿卿慚長近之也
  韋山甫
  韋山甫以石硫黄濟人嗜慾其術大行服其藥者多暴死其徒言山甫與陶貞白同壇受籙以神其術長慶二年卒于餘干江西觀察使王仲舒徧告人曰山甫病死死而速朽初無少異於俗人者
  王彦伯醫
  王彦伯自言毉道将行列四五釡于庭老幼塞門彦伯指曰熱者飲此寒者飲此翌日各持金帛来相謝云無不効者
  賣藥宋清
  宋清賣藥長安市朝官出入移貶輒賫藥迎送施藥甚廣人有急難傾財濟之嵗計所得之利亦有百餘倍長安人言有義者必稱宋清
  白麥麫
  竇氏子言家方盛時奴歛羣從數宅之資供白麫言白麥性平由是恣食不疑及數嵗後有人告奴妄言所食乃常麥爾諸人暴熱一時皆作
  七貴
  御史故事殿中得立花塼用紫案褥之類為七貴
  烘堂
  御史臺官雖共坐絶言笑有不可忍雜端先笑則合笑謂之烘堂
  𩗗母
  南海有𩗗母四面而吹倒屋抜木每數年一作則多虹蜺虹蜆謂之𩗗母
  雷如彘
  雷州春夏多雷無日無之秋冬則伏也中状如彘人取食之亦有雷斧雷墨可為藥用
  蚊母
  江南有蚊母鳥夏月夜鳴吐蚊於叢葦間又有蚊樹類枇杷樹皮裂蚊紋紛然而出
  流桂泉
  南中有一泉多有桂葉流出因名流桂泉後乃立屋其上為漢祖廟而祀之又有胥廟者其像𠔃其鬚謂之五髭鬚並有靈應也
  江心鏡
  揚州有江心鏡五月五日揚子江心所鑄
  銀鹿
  顔峴家僮名銀鹿後事魯公終其身
  登華山絶峰
  韓退之登華山絶峰不可反乃大慟華隂令令人百計取之始得下
  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草生
  憲宗問趙宗儒曰聞卿在荆州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草生何也對曰雖則草生不妨毬子往來上為大笑
  堂老
  宰相相呼堂老
  省眼比盤
  吏部為省眼比部得廊下食號曰比盤
  四軍紫
  貞元中有四行軍司馬同賜紫登郎署因呼為四軍紫
  雷琴徽
  蜀中雷氏琴上者玉徽次金徽次螺蚌徽
  石花紫筍
  茶名劔南有蒙頂石花湖州有顧渚紫筍峽州有碧澗明月
  石梁春
  酒名滎陽之土窟春富平之石梁春
  麥信風
  江淮舡泝流而上常待東北風謂之信風七八月有上信三月有鳥信五月有麥信
  抛雲車
  暴風之候有抛雲車
  舶鴿
  舶發海路必養白鴿舶沒雖數千里亦能歸其家
  沉祝聲
  董庭蘭善為沈聲祝聲皆琴聲也
  斯翁之後
  李陽氷自言斯翁之後直至小生
  談藪陽松玠
  詩賦常有生氣
  宋袁嘏少有文才常謂人曰我詩賦常有生氣須急捉取不爾便飛去
  一株桃李
  王泠然上裴耀卿書曰拾遺補闕寧有種乎僕不佞亦相公一株桃李也
  丁公藤
  齊解叔謙母病風聞空中人告云得丁公藤當愈果求得飲之其病頓愈
  别後䦨干
  王元景使梁劉孝綽送之泣下元景無淚謝曰卿勿怪我别後當䦨干
  國史纂異闕名
  卿自難記
  唐許敬宗性輕見人多忘之或謂其不聡乃曰卿自難記若遇曹劉沈謝暗中摸索亦可識也
  取謝靈運鬚
  謝靈運羙鬚臨刑施於南海祗洹寺為維摩詰鬚寺人寶惜中宗時安樂公主五日鬭百草欲廣獲其物色遂遣人往取之仍剪棄其餘
  玉樹
  雲陽縣多漠離宫故地有樹似槐而葉細土人悉謂之玉樹揚子雲甘泉賦云玉樹青葱而左思以為假稱珎怪者實非也似之而已
  二十八宿笑人
  貞觀中度支令坊州貢杜若本州曹官云本州不出杜若應由謝眺詩誤爾華省名郎若如此㫁事豈不畏二十八宿笑人也
  北斗七星飲酒
  唐太宗時李淳風奏北斗七星當化人明目至西市飲酒使人𠉀之有僧七人共飲酒二石太宗遣人召之七人笑曰此必李淳風小児在彼言我也忽不見
  望省樓
  崔日知恨不居八座為太常卿起樓與尚書省對人謂之崔公望省樓
  譚賔録璩子温
  著毛蘿蔔
  唐率府兵曹參軍馮光振入集賢院校文選注蹲鴟云蹲鴟者今之芋子即是著毛蘿蔔
  笑中有刀
  李義甫状貌温恭與人語必嬉怡微笑而褊忌隂賊忤意者必加坑䧟人謂笑中有刀
  屈宋作衙官
  杜審言恃才謇傲蘇味道為天官侍郎審言參選試判謂人曰蘇味道必死人問其故曰見吾判即當羞死矣嘗曰吾文章合得屈宋作衙官書跡羲之當北面
  錢文甲跡
  錢文如甲跡者因文徳皇后也武徳中廢五銖錢行開通元寳錢此四字及書皆歐陽詢所為也初進様后掐一甲痕因鑄之
  蒲帆百尺風
  羅隱下第詩云名慚桂苑一枝緑膾憶松江滿箸紅惟應鮑叔深知我他日蒲帆百尺風
  盡該毫末備得精神
  唐東蠻王入朝顔師古奏昔武王時逺國歸欵周史集為王會篇令卉服鳥章備集蠻邸宜圖其事貽于後命閻立夲畫之莫不盡該毫末備得精神
  醫乃意也
  許裔宗名醫人謂之曰何不著書對曰醫者意也脉者深趣也不可言傳
  鴨渌之險
  元萬頃為遼東管記作檄文譏髙麗文云不知守鴨渌之險莫離支服云敬聞命矣移兵守之萬頃坐事流竄
  尚書故實李綽
  改根為銀
  韓昶愈之子雖教有義方而性頗闇劣嘗為集賢校理史傳有金根車而昶以為誤悉改根為銀後除拾遺坐此言罷
  蘇扛佛
  會昌毁寺分遣使傳錄金佛寶像有監察者盗取一銀佛時號蘇扛佛或問温庭筠何以為對曰無過蜜陀僧
  牛鬭詩
  魏文帝與陳思王植同出遊見兩牛在牆間鬭一牛墜井死詔植賦詩不得言牛不得言鬬不得言井不得言死百歩要成四十言不成即加罪植應口即成曰兩肉齊道行頭上戴横骨行至險上頭崛起相唐突二敵不俱勝一肉卧土窟非是力不如盛氣不得泄歩猶未竟又作自怨詩三十言曰煮豆持豆萁漉䜴取作汁萁在釜下燃豆向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其敏如此
  大書台字
  張景藏詣裴光庭大書一台字裴甚喜數日出為台州刺史
  三百縑易清夜逰覀園圖
  清夜遊西園圖顧愷之畫唐張周封得之一日凌晨有賫三百縑叩門問曰仇中尉欲以此易其圖與之乃詐也
  王書二千六百紙
  太宗有大王書二千六百紙皆以丈二尺為軸獨有蘭亭記玉匣貯之後並藏昭陵
  五院御史
  臺儀自大夫至監察通謂五院國朝徧厯者三人李商隱張延賞温造







  紺珠集卷三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紺珠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