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籌新疆全局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統籌新疆全局疏
作者:左宗棠
选自《左恪靖侯奏稿》

1878年 左宗棠 竊臣於五月二十四日,欽奉諭旨

關外軍情順利,吐魯番等處收復後,南八城門戶洞開,自當乘勝底定回疆,殲除醜類,以竟 全功。惟計貴出於萬全,事必要諸可久。吐魯番固為南路要隘,此外各城如阿克蘇等處,尚有可據之形勢否?回酋報知怕夏縛 送白彥虎繳回南八城之說,是否可恃?伊犁變亂多年,前此未遑兼顧,此次如能通盤籌劃,一氣呵成,於大局方為有裨。該大 臣親總師乾,自以滅此朝食為念,而如何進取?如何佈置?諒早胸有成竹,為朝廷紓西顧之憂。其即統籌全局,直抒所見,以慰厪念,等因欽此。跪誦之餘,具仰我皇上眷顧西服,聖慮深遠,於保大之中,馭邊之略,欽佩何言。 竊惟立國有疆,古今通義,規模存乎建置,而建置因乎形勢。心合時與地通籌之,乃能權其輕重,而建置始得其宜。 伊古以來,中國邊患,西北恆劇於東南。蓋東南以大海為界,形格勢禁,尚易為功;西北則廣莫無垠,專恃兵力為強弱。兵小 固啟戎心,兵多又耗國用。以言防,無天險可限戎馬之足,以言戰,無舟楫可省轉饋之煩,非若東南之險阻可憑,集事較易 也。周秦至今,惟漢唐為得中策;及其衰也,舉邊要而捐之,國勢遂益以不振。往代陳跡,可覆按矣!顧祖禹於地學最稱淹 貫,其論方與形勢,視列朝建都之地為重輕。我朝定鼎燕都,蒙部環衛北方,百數十年無烽燧之警。不特前代所謂九邊,皆成 腹地;即由科布多、烏里雅蘇台以達張家口,亦皆分屯列戍,斥堠遙通,而後畿甸宴然。蓋祖宗朝削平準部,兼定回部,開新 疆、立軍府之所貽也。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衛京師。西北臂指相聯,形勢完整,自無隙可乘。若新疆 不固,則蒙部不安。匪特陝甘山西各邊,時虞侵軼,防不勝防;即直北關山,亦將無晏眠之日。 而況今之與昔,事勢攸殊,俄人拓境日廣,由西而東萬餘里,與我北境相連,僅中段有蒙部為之遮閡。徒薪宜遠,曲突宜先, 尤不可不預為綢繆者也。 高宗平定新疆,拓地周二萬里,一時帷幄諸臣,不能無耗中事西之疑;聖意堅定不搖者,推舊戍之瘠土,置新定之腴區,邊軍 仍舊,餉不外加,疆宇益增鞏固,可為長久計耳。 方今北路已復烏魯木齊全境,只伊犁尚未收回;南路已復吐魯番全境,只白彥虎率其餘黨,偷息開都河西岸,喀什噶爾尚有叛 弁逃軍,終煩兵力。此外各城,則方去虎口,如投慈母之懷,自無更抗顏行者。新秋採運足供,餘糧棲畝,鼓行而西,宣佈朝 廷威德,且剿且撫,無難挈舊有之疆宇,還隸職方。此外如安集延、布魯特諸部落,則等諸邱索之外,聽其翔泳故區可矣。英 人為安集延說者,慮俄之蠶食其地,於英有所不利。俄方爭土耳其,與英相持,我收複舊疆,兵以義動,設有意外爭辯,在我 仗義執言,亦決無所撓屈。 至新疆全境,向稱水草豐饒、牲畜充牣者,北路除伊犁外,奇台、古城、濟木薩至烏魯木齊、昌吉、綏來等處,回亂以來,漢 回死喪流亡,地皆荒蕪。近惟奇台、古城、濟木薩,商民散勇,土著民人,聚集開墾,收穫甚饒,官軍高價收取,足省運腳。 餘如經理得宜,地方始有復元之望。南路各處,以吐魯番為腴區,八城除喀喇沙爾所屬,地多磽瘠,餘雖廣衍不及北路,而饒 沃或過之矣!官軍已復烏魯木齊、吐魯番,雖有駐軍之所,而所得腴地,尚不及三分之一。若全境收復,經劃得人,軍食可就 地採運,餉需可就近取資,不至如前此之拮据煩憂,張皇靡措也。區區愚忱,實因地不可棄,兵不可停,而餉事匱絕,計非速 復腴疆,無從著手。局勢所迫,未敢玩愒相將。 至省費節勞,為新疆劃久安長治之策,紓朝廷西顧之憂,則設行省,改郡縣,事有不容已者。合無仰懇天恩,飾戶兵兩部,速 將咸豐初年陝甘新疆報銷捲冊各全分,及新疆額徵俸薪餉需兵制各卷宗,由驛發交肅州,俾臣得稽考舊章,按照時勢,斟酌損 益,以便從長計議,奏請定奪。茲因欽奉諭旨,統籌全局,直抒所見,謹據愚見所及,披瀝密陳,伏乞聖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