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義考 (四庫全書本)/卷16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一百六十五 經義考 巻一百六十六 巻一百六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經義考巻一百六十六
  翰林院檢討朱彝尊撰
  通禮
  石渠禮論
  隋志四巻
  
  漢書戴聖以博士聞人通漢以太子舎人論石渠隋書戴聖撰
  王應麟曰論石渠者戴聖韋𤣥成聞人通漢
  漢石渠議奏
  三十八篇
  
  陳普曰石渠虎觀皆一人臨决豈一人之見獨髙於天下乎
  按孔氏詩禮正義及後漢書志注每引石渠禮議然多係節文惟杜氏通典差具本末今載於後一曰鄉射請告主人樂不告者何也戴聖曰請射告主人者賓主俱當射也夫樂主所以樂賓也故不告於主人也一曰宣帝甘露三年三月黄門侍郎臨失其姓奏經曰鄉射合樂大射不何也戴聖曰鄉射至而合樂者質也大射人君之禮儀多故不合樂也聞人通漢曰鄉射合樂者人禮也所以合和百姓也大射不合樂者諸侯之禮也韋𤣥成曰鄉射禮所以合樂者鄉人本無樂故合樂嵗時所以合和百姓以同其意也至諸侯當有樂𫝊曰諸侯不釋懸明用無時也君臣朝廷固當有之矣必須合樂而後合故不云合樂也時公卿以𤣥成議是一曰宗子孤為殤言孤何也聞人通漢曰孤者師𫝊曰因殤而見孤也男二十冠而不為殤亦不為孤故因殤而見之戴聖曰凡為宗子者無父乃得為宗子然為人後者父雖在得為宗子故稱孤聖又問通漢曰因殤而見孤冠則不為孤者曲禮曰孤子當室冠衣不純采此孤而言冠何也對曰孝子未曾忘親有父母無父母衣服輙異記曰父母在冠衣不純素父母殁冠衣不純采故言孤言孤者别衣服也聖又曰則子無父母年且百嵗猶稱孤不斷可乎通漢對曰二十冠而不為孤父母之喪年雖老猶稱孤一曰諸侯之大夫為天子大夫之臣為國君服何戴聖對曰諸侯之大夫為天子當繐縗既𦵏除之以時接見於天子故既𦵏除之大夫之臣無接見之義不當為國君也聞人通漢對曰大夫之臣陪臣也未聞其為國君也又問庶人尚有服大夫臣食禄反無服何也聞人通漢對曰記云仕於家出鄉不與士齒是庶人在官也當從庶人之為國君三月服制曰從庶人服是也又問曰諸侯大夫以時接見天子故服今諸侯大夫臣亦有時接見於諸侯不聖對曰諸侯大夫臣無接見諸侯義諸侯有時使臣奉賀乃非常也不得為接見至於大夫有年獻於君君不見亦非接見也侍郎臣臨待詔聞人通漢等皆以為有接見義一曰聞人通漢問云記曰君赴於他國之君曰不禄夫人曰寡小君不禄大夫士或言卒死皆不能明戴聖對曰君死未𦵏曰不禄既𦵏曰薨又問尸服卒者之上服士曰不禄言卒何也聖又曰夫尸者所以象神也其言卒而不言不禄者通貴尸之義也通漢對曰尸象神也故服其服士曰不禄者諱辭也孝子諱死曰卒一曰經云大夫之子為姑姊妹女子子無主没者為大夫命婦者惟cq=20子不報何戴聖云惟子不報者言命婦不得降故以大夫之子為文惟子不報者言猶斷周不得申其服也宣帝制曰為父母周是也一曰問父卒母嫁為之何服蕭太傅云當服周為父後則不服韋𤣥成以為父殁則母無出義王者不為無義制禮若服周則是子貶母也故不制服也宣帝詔曰婦人不養舅姑不奉祭祀下不慈子是自絶也故聖人不為制服明子無出母之義𤣥成議是也一曰問夫死妻稚子幼與之適人子後何服韋𤣥成對曰與出妻子同服周或議以為子無絶母應三年一曰大夫在外者三諫不從而去君不絶其禄位使其嫡子奉其宗廟言長子者重長子也承宗廟宜以長子為文蕭太傅曰長子者先祖之遺體也大夫在外不得親祭故以重者為文宣帝制曰以父在故言長子一曰大宗無後族無庶子已有一嫡子當絶父祀以後大宗不戴聖云大宗不可絶言嫡子不為後者不得先庶耳族無庶子則當絶父以後大宗聞人通漢云大宗有絶子不絶其父宣帝制曰聖議是也一曰君子子為庶母慈已者君子子者貴人之子也為庶母小功以慈已加也戴聖對曰君子子為庶母慈已者大夫之嫡妻之子養於貴妾大夫不服賤妾慈已則緦服也其不言大夫之子而稱君子子者君子猶大夫也一曰喪服小記曰久而不𦵏者唯主喪者不除其餘以麻終月數者除喪則已蕭太傅云以麻終月數者以其未𦵏除無文節故不變其服為稍輕也已除喪服未𦵏者皆至𦵏反服庶人為國君亦如之宣帝制曰會𦵏服喪衣是也或問蕭太傅久而不𦵏唯主喪者不除今則或十年不𦵏主喪者除不答云所謂主喪者獨謂子耳雖過期不𦵏子義不可以除一曰為乳母緦以名服也大夫之子有食母問曰大夫降乳母耶聞人通漢對曰乳母所以不降者報義之服故不降也則始封之君及大夫皆降乳母以上諸條當日羣臣議奏帝臨親决漢制具存
  景氏禮略
  隋志二巻不著姓名
  
  後漢書鸞撰禮内外記號曰禮略
  范氏禮雜問唐志作禮論答問
  隋志十巻唐志九卷
  
  禮問
  唐志九卷
  佚
  吴氏禮難
  七録十二巻
  佚
  禮雜義
  七録十二巻
  
  禮議雜記故事
  七録十三卷
  佚
  隋志晉益夀令吴商撰
  何氏承天禮論
  隋志三百卷
  佚
  王方慶曰晉末禮樂掃地無復舊章軍國所資臨事議定宋何承天纂集其文為禮論
  禮釋疑
  七録二巻
  
  徐氏禮論答問
  隋志八卷又十三卷又二卷殘闕七録十一巻
  阮孝緒曰徐廣撰禮答問五十卷
  任氏禮論條牒
  隋志十卷
  佚
  隋志宋太尉參軍任預撰
  禮論帖
  隋志三巻七録四巻
  
  答問雜儀
  隋志二卷
  佚
  禮論鈔
  唐志六十六巻
  
  傅氏禮議
  七録二巻唐志一卷
  
  隋志宋光禄大夫傅隆議
  周氏續之禮論
  
  宋書續之字道祖鴈門廣武人居豫章建昌縣通五經并緯候閒居讀老易入廬山時與劉遺民陶淵明謂之潯陽三隠終身不娶妻布衣蔬食劉毅鎮姑熟命為撫軍徴太學博士並不就高祖之北討世子居守迎續之館於安樂寺延入講禮月餘復還山高祖北伐還鎮彭城遣使迎之禮賜甚厚稱之曰心無偏吝直髙士也尋復南還髙祖踐阼復召之上為開館東郭外招集生徒乘輿降幸并見諸生問續之禮記傲不可長與我九齡射於矍圃三義辨析精奥稱為該通續之素患風痺不復堪講乃移病鍾山卒通毛詩六義及禮論公羊傳皆傳於世
  庾氏蔚之禮論鈔
  隋志二十卷
  佚
  禮答問
  隋志六巻
  
  何氏佟之禮答問
  隋志十卷
  佚
  禮雜問答
  隋志一卷
  
  王氏禮論要鈔
  隋志十巻七録三卷
  
  禮答問唐志作禮雜答問
  隋志三卷唐志十卷
  
  禮儀答問
  隋志八卷唐志十巻
  
  荀氏萬秋禮論鈔略唐志作禮雜鈔略
  七録二卷
  佚
  隋志齊御史中丞
  丘氏季彬禮論
  七録五十八巻
  佚
  禮議
  七録一百二十巻
  
  禮統
  七録六卷
  佚
  隋志齊尚書儀曹郎
  樓氏幼瑜禮捃遺
  三十巻
  佚
  南齊書東陽樓幼瑜著禮捃遺三十卷官至給事中
  周氏禮疑義
  唐志五十卷
  佚
  賀氏禮論要鈔
  隋志一百卷
  佚
  郭氏禮答問
  七録四卷
  佚
  戚氏雜禮義問答
  唐志四卷
  佚
  褚氏禮疏
  一百巻
  佚
  張㫤曰褚暉字髙明吴郡人隋煬帝時為太學博士
  董氏問禮俗
  隋志十巻
  佚
  董氏子𢎞問禮俗
  隋志九巻
  佚
  王氏禮論
  十卷
  佚
  杜淹曰文中子禮論二十五篇列為十卷
  賀氏禮統
  唐志十二卷
  佚
  王氏方慶禮雜問答
  唐志十卷
  佚
  劉肅曰方慶博通羣書尤精三禮好事者多訪之每所酬答咸有典據時人編次之名曰禮雜問答
  李氏敬𤣥禮論
  唐志六十巻
  佚
  陸氏類禮
  唐志二十卷
  佚
  丁氏公著禮志
  唐志十卷
  佚
  杜氏禮略
  唐志十卷
  佚
  崇文總目唐京兆府櫟陽尉杜肅撰采古經義下逮當世概舉沿革附禮見文以其言約㫖詳故自題禮略云
  張氏禮粹
  唐志二十巻
  佚
  崇文總目唐寧州參軍張頻纂凡一百三十五條直抄崔氏義宗之說無他異聞
  鄭樵曰張頻禮粹出於崔靈恩三禮義宗有三禮義宗則禮粹為不亡矣
  李氏公緒禮質疑
  五卷
  佚
  何氏洵直禮論
  宋志一巻
  佚
  陳氏祥道禮書
  宋志一百五十卷
  存
  鄭氏鼎新禮樂舉要
  
  禮樂從宜集
  
  閩書鄭鼎新字中實仙逰人嘉定十六年進士知晉江縣尋通判處州鼎新少受業黄幹之門而與楊復游嘗考究禮書成編名曰禮樂舉要又撰禮樂從宜集
  陳氏禮編
  
  普自序曰自五霸以來至今天下豈無小康之時至於人倫盡廢喪紀掃地若七國爭王之日秦人坑焚之餘東西兩漢知力把持之末魏晉齊梁老佛之餘唐人室弟之妻父之妾子之婦強藩孽䜿恣睢憑陵之極宋王安石廢罷儀禮毁短春秋之後生人之禍皆蚩尤以來所未有者葢自軒轅迄於東遷其間雖有有扈有窮桀受之惡甘野鳴條孟津之戰而未嘗有千里流血空谷無人百年荒草若夫七雄劉項之兵赤眉黄巾黄巢武氏禄山劉聰石勒之毒則以億兆為草菅連數千里朱殷數百年為狐兎之墟葢民不見禮樂不明於君臣父子兄弟之義無事則苟以相與有亂則起而相食而復加以農田不井國土無制有生之類無安土之心而衣冠搢紳之士無椅桐梓漆爰伐琴瑟之謀其末勢之所趨固宜然也桓桓晦翁崛起南夏首發明四書以開人心次取周公殘經諸儒傳記脉尋彚别畝濬川疏志欲開來世之太平决千載之積否天不憗遺未就而殁勉齋黄氏信齋楊氏久在師門熟聞講貫繼志喪祭二篇天叙天秩經曲略備而王安石之烈未熄科舉之士至今百年無有以其書為意者曲臺已隔古今鹿洞復就蕪殁可為天地人倫之嘆夫秉彛之文歴刼不滅而品裁萬物扶植綱常之具無一日不在我知書識字朱方㫁石湘山蘚文不倦購訪而周公遺典尚存有緒又賴先覺開端發明忍復委之榛莽不問普深山狂簡不學寡聞年十五六讀曲禮少儀知愛之而淪於時俗科舉之習三十四十始脫時文而患難屢貧東西奔走頗聞熊去非自少用心禮樂而貧踪賤武合并良難丁酉嵗受平山劉純父之招始見去非於山中書册填坐屢空晏如覽記浩博會欲求輔於朋友備書册闢室堂廣談論取晦翁黄楊之書修補以示方來而未就也顧予雖志求古而未嘗涉晦翁黄楊之藩輙用去非成規更為求要質鬼神告白知友共取十七篇注疏及晦翁所釐三十五巻勉齋信齋喪祭二禮及圖循去非熟路詳加考訂重為比類仍合三君子凡所經歴採摘經傳史籍開元開寳政和通典會要令律諸書上自天子下至庶人家鄉邦國朝廷當行之禮當用之器具列大經小紀溯源循流斟今酌古要之不咈於性命之理不失於先王周公之意不背夫子春秋之㫖不孤晦翁拳拳經世之心使其行之足以位天地育萬物躋盛治致四靈愈千載之痿痞定為天地一常經古今一通義得為者用之於身行之於家不得為者藏之以待用而復以其餘力凡有名數備度分事物若天文地理建國設官井田兵刑等事各加研覈務盡見其本末亦各草為一書以待賔興豈不愈於掇浮詞吟空詩作燕語敝其賦予之厚於有損無益之薄物絶學之繼庶其在此當仁則為無所辭避致思以起之不倦以終之如其有成當獲隂相亦不虚生世間矣
  許氏禮圖
  未見
  吕氏禮問内外篇
  二卷
  未見
  吴氏禮考
  一卷
  存
  洪朝選序曰少宰望湖吴公示余以手編吉凶禮凡五曰士相見禮曰士冠昏喪祭禮引儀禮禮記經文於前附已意訓釋於後合而名之曰禮考葢禮之文多至於三千三百公特取其切於士庶人家日用之近者以為維世導俗之助耳余謂禮者縁人情而為之者也宜人之情所由在禮則所好在禮顧今之人情不喜禮又姍笑行古禮者何歟此無他古禮淡俗禮華古禮繁俗禮簡以其厭淡喜華之心而便於苟簡自恣之習又焉得不以古禮為桎梏以行古禮之人為怪異也雖然使人反求於其心之所不安者即而思之吾知必將以其不喜古禮者而不喜俗禮以其姍笑行古禮之人者而姍笑俗人也天下之事患無有倡而興之者耳有人焉排流俗以倡明古道而無人和者余不信也今少宰公既首倡之矣諸君子有不同然和之者乎爰命刻於藩司用觀古禮之行自齊魯始
  唐氏伯元禮編
  二十八巻
  存
  伯元自序曰禮者何儀禮與大小戴記也編者何上編中編下編也禮一也而上中下者何君臣父子夫婦昆弟朋友古稱五典五典者禮之所自出也故上編冠昬喪祭俗謂四禮四禮者人道之終始也故中編禮者性之徳也道問學所以尊徳性傳不云乎待其人而後行夫禮論者學禮之方而行禮之人也故下編編一也多至十巻少或八卷者何言容服食稱謂餽遺卜筮莫不有動作威儀之則所以身範物先而綱維五典也故以繫之上是謂上編十卷鄉飲酒鄉射投壺覲禮燕禮聘禮猶乎四禮之非時莫行也非力莫舉也故以繫之中是謂中編十卷禮得則樂生故次樂論禮樂備而天下治故次治論治本學學本道也故次學論次道論其煩簡一因乎舊文要之學禮焉耳矣故以繫之下是謂下編八卷夫三編者三才之義也二十八卷者列宿之義也其意則出於偶合而非有意於其間也然此三禮也不有周禮乎何遺之也曰周禮周官也非為禮也且全而無容編焉其采及家語荀子諸書何也大小戴舊所采有醇有疵有詳有略而吾折衷之者也其儀禮或采或否何也所備者士禮所不備者諸侯大夫之禮也備小戴而漏大戴何也子曰吾從周小戴時王之制而今之同文也故不敢以不備也夫儒者於三禮代有訂正其最著者莫如紫陽夫子與近代湛元明氏今所傳儀禮二禮分經分傳亦既詳乎其言矣而子異之何也小戴零星錯落大戴掛一漏百倘非比類而分則次第不可得而考也是故可以經則經可以傳則傳是編與二書同也分節而比其類就類而分其次重復者有刪殘斷者無遺錯亂者就緒則是編也竊取焉而不敢辭其僭妄之罪也編始於壬辰訖於丙申凡五載半屬司封司銓之暇時或破冗為之急在成編而不暇盡詳其歸趣若曰倘其體裁便於覽觀不至開巻而茫然使初學之士可讀好古之君子可考也雖有未盡之編猶可以俟後賢於異時庶幾禮教藉以不墜則是編之大指也
  亡名氏禮論鈔
  隋志六十九巻
  
  禮論要鈔
  隋志十卷
  佚
  禮雜問
  隋志十巻
  
  禮雜答問
  隋志八巻
  佚
  禮雜答問
  隋志六巻
  
  禮樂議
  隋志十卷
  佚
  禮秘義
  隋志三巻
  
  禮類聚
  唐志十卷
  佚
  禮論區分
  唐志十卷
  
  禮論鈔略
  唐志十三卷
  佚
  通禮義纂
  佚
  按通禮義纂不見於隋唐志未詳誰氏所作太平御覽每引之









  經義考巻一百六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