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義考 (四庫全書本)/卷17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七十一 經義考 卷一百七十二 卷一百七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經義考卷一百七十二
  翰林院檢討朱彛尊撰
  春秋
  北海王劉春秋㫖義終始論
  
  後漢書北海敬王睦少好學博通書傳光武愛之顯宗在東宫尤見幸待入侍諷誦出則執轡中興初禁網尚濶而睦性謙㳟好士千里交結自名儒宿德莫不造門由是聲價益廣永平中法憲頗峻睦乃謝絶賓客放心音樂然性好讀書常為愛玩能屬文作春秋㫖義終始論
  陳氏春秋訓詁
  
  後漢書陳元字長孫蒼梧廣信人少傳父業為之訓詁鋭精覃思至不與鄉里通建武初與桓譚杜林鄭興俱為學者所宗帝立左氏學太常選博士四人元為第一
  陸德明曰司空南閣祭酒陳元作左氏同異
  鍾氏春秋章句
  
  後漢書鍾興字次女汝南汝陽人少從少府丁㳟受嚴氏春秋恭廌興學行髙明光武召見拜郎中稍遷左中郎將詔令定春秋章句去其復重以授皇太子又使宗室諸侯從興受章句
  孔氏春秋左氏刪一名左氏傳義詁
  三十一卷
  佚
  後漢書孔奮字君魚扶風茂陵人少從劉歆受春秋左氏傳歆稱之弟竒博通經典作春秋左氏刪連叢子序曰先生名竒字子異其先魯人褒成君之後也兄君魚王莽末避地大河之西以論道為事是時先生年二十一矣每與其兄論學其兄謝服焉及世祖即阼君魚乃仕官至武都太守關内侯以清儉聞海内先生雅好儒術淡忽榮禄不願從政遂刪撮左氏傳之難者集為義詁發伏闡幽讚明聖祖之道以祛學者之蔽著書未畢而早世不永宗人子通痛其不遂惜兹大訓不行於世乃挍其篇目各如本第並序答問凡三十一卷將來君子儻肯游息幸詳録之焉
  孔氏左氏説
  
  後漢書孔奮晚有子嘉官至城門校尉作左氏説陸德明曰侍中孔嘉字山甫扶風人
  鄭氏春秋條例章句訓詁
  
  後漢書興少學公羊春秋晚善左氏傳遂積精深思通達其㫖同學者皆師之天鳯中將門人從劉歆講正大義歆羙興才使撰條例章句訓詁興好古學尤明左氏周官長於歴數自杜林桓譚衛宏之屬莫不斟酌焉世言左氏者多祖於興而賈逵自傳其父業故有鄭賈之學
  東觀漢記興從博士金子嚴為左氏春秋
  鄭氏春秋難記條例
  七録九卷
  佚
  春秋刪
  本傳十九篇
  
  後漢書衆從父受左氏春秋作春秋難記條例其後受詔作春秋刪十九篇
  徐彦曰鄭衆作長義十九條十七事專論公羊之短左氏之長
  牒例章句
  唐志九卷
  
  賈氏左氏條例
  二十一篇
  佚
  後漢書賈逵父徽從劉歆受左氏春秋兼習國語周官又受古文尚書於塗惲學毛詩於謝曼卿作左氏條例二十一篇
  陸德明曰徽字元伯後漢潁陰令
  賈氏左氏傳解詁
  隋志三十卷
  佚
  後漢書逵弱冠能誦五經兼通五家榖梁之説尹更始劉向周慶丁姓王彦尤明左氏傳國語為之解詁五十一篇注左氏三十篇國語二十一篇永平中上疏獻之顯宗重其書寫藏秘館建初元年詔逵入講北宫白虎觀
  南宫雲臺帝善逵説使發出左氏傳大義長於二傳者逵於是摘出左氏三十事帝嘉之令逵自選公羊嚴顔諸生髙才者二十人教以左氏與簡紙經傳各一通
  春秋左氏長經
  隋志二十卷
  
  徐彦曰賈逵作長義四十一條云公羊理短左氏理長
  春秋釋訓
  隋志一卷
  
  春秋三家經本訓詁
  隋志十二卷
  佚
  樊氏刪定嚴氏春秋章句
  
  後漢書儵字長魚南陽湖陽人就侍中丁㳟受公羊嚴氏春秋永平元年拜長水校尉二年封燕侯初儵刪定公羊嚴氏春秋章句世號樊侯學教授門徒前後三十餘人弟子潁川李修九江夏勤皆為三公
  張氏減定嚴氏春秋章句
  
  後漢書張霸字伯饒蜀郡成都人就長水校尉樊儵受嚴氏公羊春秋永元中為㑹稽太守霸以儵刪嚴氏春秋猶多繁辭廼減定為二十萬餘言更名張氏學
  楊氏春秋外傳
  十二篇
  佚
  後漢書楊終字子山蜀郡成都人年十三為郡小吏太守竒其才遣詣京師受業習春秋顯宗時徴詣蘭臺拜挍書郎著春秋外傳十二篇改定章句十五萬言
  李氏難左氏義
  
  後漢書李育字元春扶風漆人少習公羊春秋嘗讀左氏傳雖樂文采然謂不得聖人深意以為前世陳元范升之徒更相非折而多引圖讖不據理體於是作難左氏義四十一事建初元年舉方正為議郎後拜博士詔與諸儒論五經於白虎觀遷尚書令侍中
  馬氏三傳異同説
  
  後漢書融嘗欲訓左氏春秋及見賈逵鄭衆注乃曰賈君精而不博鄭君博而不精既精既博吾何加焉但著三傳異同説
  戴氏解疑論
  
  徐彦曰何氏恨先師觀聽不決多隨二創先師戴宏等也戴宏作解疑論以難左氏不得左氏之理不能以正義決之故云觀聽不決多隨二創者背經任意反傳違戾與公羊為一創援引他經失其句讀又與公羊為一創也
  何氏春秋公羊解詁
  隋志十一卷唐志十三卷
  
  後漢書何休字邵公任城樊人父豹少府休以列卿子詔拜郎中辭病去陳蕃辟之蕃敗休坐廢錮廼作公羊解詁覃思不窺門十有七年又以春秋駮漢事六百餘條妙得公羊本意休善歴算與其師博士羊弼追述李育意以難二傳作公羊墨守左氏膏肓榖梁廢疾黨禁解拜議郎再遷諫議大夫
  休自序曰昔者孔子有云吾志在春秋行在孝經此二學者聖人之極致治世之要務也傳春秋者非一本據亂而作其中多非常異義可怪之論説者疑惑至有倍經任意反傳違戾者其勢雖問不得不廣是以講誦師言至於百萬猶有不解時加譲嘲辭援引他經失其句讀以無為有甚可憫笑者不可勝計也是以治古學貴文章者謂之俗儒至使賈逵縁隙奮筆以為公羊可奪左氏可興恨先師觀聽不決多隨二創此世之餘事斯豈非守文持論敗績失據之過哉余竊悲之乆矣徃者略依胡母生條例多得其正故遂隱括使就繩墨焉
  張華曰休註公羊傳云何氏學或云休謙辭受學於師乃宣此不義於已
  王嘉曰何休木訥多智三墳五典陰陽算術河洛讖緯及遠年古諺歴代圖籍莫不成誦門徒有高者則為注記而口不能説作左氏膏肓公羊墨守榖梁廢疾謂之三闕言理幽微非知幾藏徃不可通焉京師謂之學海
  蘇軾曰三傳迂誕竒怪之説公羊為多而何休又從而附成之
  晁説之曰何休特負於公羊之學五始三科九㫖七等六輔二類七缺之設何其紛紛邪既曰據百二十國寳書而又謂三世異辭何耶
  陳振孫曰其書多引讖緯所謂黜周王魯變周文從殷質之類公羊皆無明文蓋為其學者相承有此説也
  家鉉翁曰何休公羊傳外多生支節失公羊之本㫖吕大圭曰春秋三傳何范杜三家各自為説而説之謬者莫如何休如元年春王正月公羊不過曰君之始年爾何休則曰春秋紀新王受命於魯滕侯卒不名不過曰滕㣲國而侯不嫌也而休則曰春秋王魯託隱公以為始黜周王魯公羊未有明文也而休乃倡之其誣聖人也甚矣公羊曰母弟稱弟母兄稱兄此其言已有失矣而休又從為之説曰春秋變周之文從商之質質家親親明當親厚於羣公子也使後世有親厚於同母弟兄而薄於父之枝葉者未必不由斯言啟之公羊曰立適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以長此言固有據而何休乃為之説曰嫡子有孫而死質家親親先立弟文家尊尊先立孫使後世有惑於質文之異而嫡庶互争者未必非斯語禍之其釋㑹戎之文則曰王者不治夷狄錄戎者來者勿拒去者勿追也春秋之作本以正夫夷夏之分乃謂之不治可乎其釋天王使來歸賵之義則曰王者據土與諸侯分職俱南靣而治有不純臣之義春秋之作本以正君臣之分乃謂有不純臣之義可乎隱三年春二月己巳日有食之公羊不過曰記異也而何休則曰是後衛州吁弑其君諸侯初僭桓元年秋大水公羊不過曰記灾也而休則曰先是桓簒隱與專易朝宿之地陰逆與怨氣所致而凡地震山崩星雹雨雪螽螟彗孛之類莫不推尋其致變之由考驗其為異之應其不合者必强為之説春秋紀灾異而不説其應曽若是之𤨏碎磔裂乎若此之類不一而足凡皆休之妄也愚觀三子之釋傳惟范寗差少過其於榖梁之義有未安者輒曰寗未詳蓋譏之也而何休則曲為之説適以增公羊之過爾故曰范寗榖梁之忠臣何休公羊之罪人也
  黄澤曰近世説春秋謂孔子用夏正考之三傳未嘗有夏正之説何休最好異論如黜周王魯之類甚多若果用夏正則何氏自應張大其事今其釋公羊傳亦止用周正如冬十一月有星孛於東方何氏云周十一月夏九月日在房心是也程子以後學者始有用夏正之説然三傳皆用周正若用夏時則三傳皆當廢矣
  春秋公羊墨守
  隋志十四卷唐志一卷髙麗史十五卷
  
  春秋左氏膏肓
  隋志十卷崇文揔目九卷中興書目第七卷闕
  
  崇文緫目漢司空掾何休始撰答賈逵事因記左氏所短遂頗流布學者稱之後更刪補為定今每事左方輒附鄭康成之學因引鄭説竄何書云今殘缺第七卷亡
  陳振孫曰何休著公羊墨守等三書鄭康成作鍼膏肓起廢疾發墨守以排之今其書多不存惟范寗榖梁集解載休之説而鄭君釋之當是所謂起廢疾者今此書並存二家之言意亦後人所録館閣書目闕第七篇今本亦正闕宣公而於第六卷分文十六年以後為第七卷當并合其十卷止於昭公亦闕定哀固非全書也而錯誤殆未可讀未有他本可正
  春秋榖梁廢疾
  隋志三卷
  
  後漢書鄭𤣥傳時任城何休好公羊學遂著公羊墨守左氏膏肓榖梁廢疾𤣥乃發墨守鍼膏肓起廢疾休見而歎曰康成入我室操我矛以伐我乎
  隋志何休撰鄭𤣥釋張靖箋
  春秋漢議
  隋志十二卷
  
  春秋公羊文謚例
  隋志一卷
  佚
  徐彦曰何氏作文謚例有五始三科九㫖七等六輔二類七缺之義三科九㫖者新周故宋以春秋當新王此一科三㫖也所見異辭所聞異辭所傳聞異辭二科六㫖也内其國而外諸夏内諸夏而外夷是三科九㫖也按宋氏之注春秋説三科者一曰張三世二曰存三統三曰異外内是三科也九㫖者一曰時二曰月三曰日四曰王五曰天王六曰天子七曰譏八曰貶九曰絶時與月日詳畧之㫖也王與天王天子是錄遠近親疎之㫖也譏與貶絶則輕重之㫖也宋氏此説賢者擇之可也五始者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是也七等者州國氏人名字子是也六輔者公輔天子卿輔公大夫輔卿士輔大夫京師輔君諸夏輔京師是也二類者人事與灾異是也七缺者惠公妃匹不正隱桓之禍生是為夫之道缺也文姜淫而害夫為婦之道缺也大夫無罪而致戮為君之道缺也臣而害上為臣之道缺也晉侯殺其世子申生宋公殺其世子痤為父之道缺也楚世子商臣弑其君髠蔡世子般弑其君固為子之道缺也桓八年正月己卯烝桓十四年八月乙亥嘗僖三十一年夏四月四卜郊不從乃免牲猶三望郊祀不修周公之禮缺是為七缺也矣
  春秋公羊傳條例
  七録一卷
  
  春秋議
  隋志十卷
  佚
  服氏春秋左氏傳解義
  隋志三十一卷唐志釋文三十卷
  
  春秋左氏膏肓釋痾
  隋志十卷唐志五卷
  
  按劉昭注續漢書禮儀志引春秋釋痾文曰漢家郡守行大夫禮鼎俎籩豆工歌縣
  春秋漢議駮
  七録二卷唐志十一卷
  
  春秋成長説
  隋志九卷唐志七卷
  
  春秋塞難
  隋志三卷
  未見
  春秋音隱
  唐志一卷
  
  漢南紀服䖍字子愼河南滎陽人少行清苦為諸生尤明春秋左氏傳為作訓解舉孝亷為尚書郎九江太守
  後漢書服䖍入太學受業作春秋左氏傳解行之至今又以左傳駮何休之所議漢事十六條中平末拜九江太守
  世説鄭𤣥欲注春秋傳尚未成時行與服子愼遇宿過舍先未相識服在外車上與人説已注傳意𤣥聽之良乆多與已同𤣥就車與語曰吾乆欲注尚未了聽君向言多與吾同今當盡以所注與君遂為服氏注 又曰服䖍既善春秋將為注欲参考同異聞崔列集門生講傳遂匿姓名為烈門人賃作食每當至講時輒竊聽户壁間既知不能踰已稍共諸生叙其短長烈聞不測何人然素聞䖍名意疑之明早徃及未寤便呼子愼子愼䖍不覺驚應遂相與友善隋書諸儒傳左氏者甚衆其後賈逵服䖍並為訓解至魏遂行於世晉杜預又為經傳集解服䖍杜預注俱立國學而後學惟傳服義至隋杜時盛行服義寖㣲今殆無師説
  北史河北諸儒能通春秋者並服子愼所注其河外諸生俱服膺杜氏大抵河北所為章句好尚互有不同江左左傳則杜元凱河洛左傳則服子愼要其㑹歸殊方同致矣
  應氏春秋斷獄
  
  後漢書應劭字仲遠汝南南頓人中平六年拜太山太守撰具律本章句尚書舊事廷尉板令決事比例司徒都目五曹詔書及春秋斷獄凡二百五十篇蠲去復重為之節文又集駮義三十篇以類相從凡八十二事
  劉氏春秋條例
  
  後漢書靈帝詔陶次第春秋條例
  延氏左氏傳注
  
  陸德明曰京兆尹延篤受左氏於賈逵之孫伯升因而注之
  鄭氏𤣥春秋左氏分野
  七錄一卷
  佚
  春秋十二公名
  七録一卷
  
  駮何氏漢議
  隋志二卷
  佚
  駮何氏漢議叙
  隋志一卷
  
  王晢曰鄭康成不為章句特縁何氏興辭曲為二傳解紛不顧聖人大㫖
  荀氏春秋公羊問答
  七録五卷唐志同
  
  隋書荀爽問魏安平太守徐欽答
  春秋條例
  佚
  後漢書爽著春秋條例又作公羊問
  潁氏春秋釋例
  隋志十卷唐志七巻
  
  後漢書潁容字子嚴陳國長平人善春秋左氏師事太尉楊賜郡舉孝亷州辟公車皆不就初平中避亂荆州劉表以為武陵太守不肯起著春秋左氏條例五萬餘言
  孔潁達曰光武中興以後陳元鄭衆賈逵馬融延篤彭仲博許惠卿服䖍潁容之徒皆傳左氏春秋魏世則王肅董遇為之注 又曰潁子嚴比於劉賈之徒學識雖復淺近然注述春秋名為一家
  按初學記引潁氏釋例文云告朔行政謂之明堂又云周公朝諸侯於明堂太廟與明堂一體也
  王氏春秋左氏達義新唐志作達長義
  七録一卷
  佚
  隋書王玢漢司徒掾
  彭氏左氏竒説
  
  陸德明曰汝南彭汪字仲博記先師竒説及舊注
  孔氏春秋雜議難
  七録五卷
  佚
  許氏左氏傳注解
  
  陸德明曰太中大夫許淑字惠卿魏郡人
  謝氏左氏解釋
  
  後漢書謝該字文儀南陽章陵人善明春秋左氏門徒數百千人建安中河東人樂詳條左氏疑滯數十事以問該皆為通解之名為謝氏釋行於世仕為公車司馬令少府孔融薦之拜議郎
  段氏春秋榖梁傳注
  隋志十四巻唐志十三卷
  
  陸德明曰不知何人
  隋書疑漢人
  李氏左氏指歸
  
  華陽國志李譔字仲欽涪人為太子中庶子右中郎將著左氏注解依則賈馬異於鄭𤣥
  陸德明曰梓潼李仲欽著左氏指歸

  經義考巻一百七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