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第一奇女/第47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繪圖第一奇女
◀上一卷 第四十七回 山寇烏合劫城池 潑婦鴆毒弒夫主 下一卷▶


卻說郁海棠被伏生買來,明是身入牢籠,人所共知,卻不知禍中隱福,兇裏藏吉,竟躲過了兵荒離亂之災。此時若在仁和縣,也難免苦處。正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玉石俱焚,亦未可定。只因那談知縣十分貪贓,又遇著六房人等一群狗徒,官吏合心,搭上了夥計,猶如作買賣一般,把那些鄉紳富戶良善居民,不管貴賤,一齊發作起來。今日剛發脫了張三,明日又收買李四,一言抄百語,大凡是有碗飯吃的人家,他便千方百計的搜索,借個因由,把人拿到監中,大開著門子要錢,只把人弄的家產盡絕,方才罷手。民不聊生,盜賊蜂起。合郡居民,無不恨入骨髓。有那些被害之人,忍氣不過,勾合了幾百亡命饑民,串通了腰帶山的山寇,許為內應,夜晚獻城,殺卻談知縣與六房人等,報仇雪恨。

那山寇小真龍天不怕,早有不軌之心,逢此機會,正中其意,十分歡喜。當下三大王小臥龍巴道、四大王小白龍衡奐與二大王小蛟龍地不怕、大頭領雷滾,各帶嘍卒一千,分四門而入,搶掠財物,多者便為頭功。那七大王小青龍祝峨、八大王小赤龍從畔因掠寇雲龍被高小姐、青梅所殺,那五大王小蒼龍吳富,六大王小烏龍吳鈞因打劫趙知府也死他主仆之手,如今山中為首的就剩了四個渠魁。當下巴道率眾叛民引路,那日到了仁和縣,在左近藏下,等至半夜,四門大開,一齊聲喊,分四門而入。

嘍兵個個如驍虎,吵聲發喊振人心。先搶倉敖與府庫,挨途放火暗殺人。驚天動地如鼎沸,嚇壞了城中軍共民。夫妻父子難相顧,走投無路亂逃奔。有幾個年輕力壯跑的快,有幾個老邁年殘難動身,有幾個殘疾老病等著死,有幾個嬌娃紅粉被賊淫。睡夢之中不知曉,糊糊悠悠命歸陰。眾強盜殺人放火挨家搶,掠的是金銀財寶與紅裙。哀聲振地如麻亂,血海屍山火又焚。四大王帶領叛民人幾百,一直先奔縣衙門。殺他的家口將仇報,拿住貪官剜了心。可憐公子與小姐,罷了姬妾夫人。丫環使女童仆輩,個個餐刀作鬼魂。六房人等殺了凈,滿城人十停之內死八分。眾強盜裝載金銀共美女,出城順路劫莊村。二更鬧至東方亮,這不就苦壞了遭劫在數人。

且說這城中指揮、守備、千戶、提刑幾員武官,只因太平已久,軍心怠惰,又在半夜三更,出其不意。也有從睡夢中驚醒,只當是那裏失火,扒起來剛要傳人救火,那賊兵已到面前;也有醒了不即起來,在被窩裏躺著聽下回分解的;也有知道的,膽小不敢出頭;也有被殺死在床上的;就有個有膽的出來迎敵,手下兵丁倉猝之間,一時也不齊備,山賊勢重,亂戰胡殺,也就死於非命。及至天明,文武諸官一個未剩,只有些殺不了的男女居民,叫苦哀哉,紛紛逃竄。那富陰縣離仁和縣不遠,那守備戴世傑升了統制,當下聞報大驚,遂與富陰縣知縣同至仁和縣救火安民,察點府庫。一面申文飛報上司,一面戴老爺帶領人馬連夜追趕賊人,救護莊村。

這正是貪官誤國激成禍,平空半夜起刀兵。近方居民遭塗炭,被掠逢殺甚苦情。戴老爺催兵救護將賊趕,趕至半夜兩交鋒。戴公雖然多武芝,怎奈那賊多勢眾寡不勝。天不怕各處分兵動了手,大肆猖獗把州縣攻。老爺恐失了富陰縣,只得回兵保守城。杭州經略忙修本,連夜如飛上帝京。江南民變狼煙起,不料塞北也動了刀兵。耶律通一自那年回本國,手足重逢弟見兄。耶律壽山大太子,一心雪恥要南征。北安王準奏發人馬,挑選了十萬貔貅毛襖兵。不花丞相洪國舅,大都督名叫哇兒青。一千番將隨殿下,暗渡黑河到雁城。一聲觱篥將城困,四面八方不透風。總鎮石爺發人馬,出城對壘兩交鋒。差遣公子石郡馬,殺透重圍取救兵。這一日神宗天子登金殿,早朝方畢要回宮。只見那呂相出班來見主,拜倒階前呼聖明。

「我主萬歲萬萬歲!今有杭州經略告急本至:仁和縣民變,勾串腰帶山賊寇殺官屠民,大肆猖獗,請主發兵剿滅。」說畢,呈上本章。內侍接來進呈禦覽。天子看畢,龍顏大怒,道:「知縣談德既為民之父母,不知教化黎庶,一味貪贓賣法,以至激成民變,深負國恩,死有餘辜,不足為惜!更可惱者,似此誤國殃民之貪官,有司何故不奏?」天子言還未盡,只見黃門官駕前拜倒:「奏上吾主,今有塞北雁門總鎮石麟差郡馬石懷玉上本告急,現在午門候旨。」天子吃了一驚,即宣石郡馬進朝。參駕已畢,呈上本章。神宗看畢,吩咐回府歇息候旨。石郡馬謝恩出朝。

天子宣汝南王、保國公、聞錦、呂國材文武四臣,共議軍機大事。四人參想多時,朝內諸臣,老少不齊,俱非任重之材。呂相奏道:「目今幹戈俱關緊要,非智勇之才不能克期取勝,朝內雖無,天下盡有,我主何不設立彩山,鑄印招賢,必有奇才應選,掛印剿賊,替主分憂。」汝南王、保國公聞國舅一齊奏道:「丞相所說有理,臣等還有一言上達陛下,乞萬歲格外開恩,降道赦旨,凡那被罪功臣之後,俱許出頭應試,平賊之後,將功折罪,格外升賞。聖上如此降旨,傳諭天下,那些懷才傑士,抱智英雄,莫不感恩盡力,為國報效,即那一能一技之夫,亦必歡呼踴躍而至,庶不至遺失人才。臣等愚意如此,乞我主聖裁。」神宗準奏,即降旨設立彩山,鑄印出榜,諭兵部發火牌,飛報各州縣,添兵緊守,操演人馬,以備調用。

這其間慢言南北刀兵動,再表佳人郁海棠。自從服了金丹後,羅帕包頭掙養傷。每日家香湯美饌人侍奉,無事消閑坐在艙。感念伏生恩義重,十分敬重誦德長。閑與杏花長提念,惟願他福如東海壽天長。一路舟行急似箭,那一日到了臨河上米倉。伏生坐在前艙內,叫過毛顯暗思量。說道是:「趁此天色還尚早,急急快到麒麟莊。套輛車兒早早到,好把郁氏那人裝。拉到家中捆綁起,將他高吊在中梁。剝他個赤條精光一頓打,看他從良不從良。千萬莫到合和堡,替我瞞哄你姑娘。我自然另眼相看親待你,爺兒們彼此合心須望長。」毛顯答應把船下,一邊走著自思量:「我今若到鎮國府,這件事掩耳偷鈴不妥當。難免姑娘不知曉,聞風一定鬧饑荒。他怎肯輕饒將我恕,打罵難逃一大場。每日家我在他跟前很有臉,何苦來為著別人把自己傷?不如先到合和堡,實情相告莫瞞藏。管他兩口子打不打,看個熱鬧有何妨?」毛顯的主意安排定,竟奔東北腳步忙。不多時到了合和堡,且說那毛氏如花在後堂。

世間上欲火情坑,人若一入,最難退步,不是鬧出無可奈何之際,就是鬧出殺身之禍,方才罷手。諸公不信,且看這尤監生就是個不知機的樣子。他與如花自那日起手,遇伏生不在家的時候,便來私會。因他風月情懷尤勝於伏準,所以毛氏把夫妻的恩愛全移在他身上了。起先還是私作,到後來伏生出門之後,只說家內無人,把尤監生請來管帳,借此因由,一來二去,就明做起來。朝陪暮伴,全無避忌。兩個人如膠似漆,竟有不分之勢。

這日正在房中對坐飲酒,只見蝴蝶忙忙走來說:「毛顯回來了。」尤光起身就要躲避,毛氏說:「你不要害怕,走不伶俐,被他撞見,到覺情虛,只管坐著,等他進來問時,我自然有話回答,說咱是姑表兄妹,家裏無人,請你管管帳目,這也不是什麽犯法之事,難道他不幹休,送到官上問誰個殺罪不成?」尤光見說,復又坐下。只見毛顯走進房中,請安問好。毛氏問道:「利益如何,你姑爺怎麽不來?他在哪裏?」毛顯說:「姑爺在上米倉船上呢。」毛氏說:「想是看著貨物呢。」毛顯便道:「貨物可倒沒有,在那裏看著活寶呢。」毛氏道:「什麽活寶?」毛顯便把伏生一路怎樣眠花宿柳,花費銀錢。到了江南賣了貨物,到剩若干的利息。不買綢緞,花了一千二百兩買個妓女,那妓女又不願意,拼頭磕腦,尋死覓活。一路上百般趨哄,剛剛到家,叫我想法瞞著姑奶奶先到麒麟莊去取車接到那裏去。」小人穿珠衣抱紅柱,怎敢不來送信?」毛顯剛說到此,毛如花心頭登時恰似插上一把烈火,雙腮都紫脹了,一聲怪叫:「氣死我也!好一個喪良心的短命鬼兒賊囚根子!作的好買賣!誆了我五六百銀子去買他兩個小媽兒來了,那就絕戶了,你年輕輕的買妾作什麽?奴家那點不如人,你就便買小女人也該與我商量商量,你就公然買了,一花就是一二千銀子,這日子還過不過?虧了我死爹媽還與我留下這點過活,不然單靠著他就有餓死的想頭了。很好,很好!我要叫他舒服了就是娼婦養的!短命鬼,等著我就是了!毛顯你先吃飯去,少時我還和你說話。」毛顯答應而去。毛氏直氣的咬牙切齒,咒罵不絕。

尤光說:「你不必生氣,依我說,他買了人來很好,你就裝個不知道。他在那裏過,咱在這裏過,豈不是好?」毛氏冷笑道:「你休說夢話!咱這勾當比不得他,他是不怕人的,咱自說不出理去的。你在此多半年,料也無人不知,難免他風聲入耳,萬一叫他拿住咱的短處,怎肯幹休?出醜還是小事,只怕還有性命之憂。」尤光說:「似此如之奈何?」毛氏揚著臉想了一會說:「罷了,他既無情,誰還有義?我如今要和你作長久夫妻,你可願意麽?」尤光說:「花子得了夜明珠,那得這個寶貝呢?願意可倒願意,只怕老伏未必肯讓。」毛氏說:「先下手的為強,若等他拿住咱,那時晚了。家中有鶴頂紅數珠,只用一粒研末,托咐毛顯拿到船上與他下在酒飯之中,追了他的狗命,然後一紙狀子,送那兩個粉頭到官,告他個侍妾謀殺親夫,治他個千刀萬剮,方消我恨。事定之後,我將你招贅,終身相守,你道如何?」尤光伸著舌頭說:「我的姐姐,人命關天,事要三思,這不是玩的!」毛氏照臉啐了一口說:「就拉倒,你要害怕,從今就小用來了。」尤光說:「只怕毛顯不肯。」毛氏說:「他也是個心腹小子,再多多賞他幾兩銀子,他無有不效力的。」尤光說:「姐姐既有此美意,學生從命便了。」

當下毛氏命蝴蝶去喚毛顯。蝴蝶來至前邊,把毛顯喚出房來,一面走著一面說話兒。丫環說:「你去了幾個月,可與我帶了點南物?」毛顯說:「好姐姐,我就少喝兩壺酒也要買幾個錢的東西奉送。」蝴蝶說:「都是什麽東西?你說說我聽。」毛顯說:「繡花手帕、織金裙子、月白雙絲腿帶、上好脂粉、玳瑁戒子、五色絨線,都在我屋裏放著呢,你閑時只管拿去。將心愛的挑下,剩下的給你嫂了。」蝴蝶笑了一聲,說「費心。」說話間走至穿堂,見左右無人,蝴蝶拉了毛顯一把,二人站住。蝴蝶說:「他們如今叫你如此這般去作此事,你可去呀?」毛顯說:「哦,且住,怎麽不去?這倒是你我絕好的機會,去,去!」說著,來至上房,說:「姑娘有何吩咐?」毛氏取出兩個元寶,一包鶴頂紅,付與毛顯,把心事吩咐了一遍。毛顯滿口應承,接過銀子,揣起毒物,說:「姑奶奶只管放心,這點小事,小人管保辦的妥當。只要姑娘往後多疼顧小人一二就是了。」毛氏大喜說:「那是自然。」當下毛顯走至自己房中,把銀子遞與謝氏,翻身就走。謝氏連忙喚道:「丈夫且住,我有話講。」不知謝氏有何話講,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